若看到重复章节说明订阅比例不足,请补订或24小时后阅读

    宋山竹一向胆小怕事, 刚才点饮料的时候, 从店长到店员, 全都没想到她竟然会来这么一出。. .如今看到她用冰饮泼潘毅,眼中都是不敢置信的神色。

    潘毅连忙抓起厚厚一沓纸巾,一边狼狈地擦干身上的冰饮,一边破口大骂,“宋山竹你疯了吧!”

    宋山竹冷冷地看了他一眼,“你调-戏了我几个月, 我才泼了你一杯饮料。”

    “还是亏了。我刚才应该一口气点上三四杯的。”

    现在再点, 肯定不会有人再为她做了。

    宋山竹将泼过潘毅的奶茶杯, 重重地放在柜台上。杯底的饮料溅上来, 恰巧有一小滴溅在周蕊的脸上。

    饮料很冰,周蕊一个颤抖, 害怕地看向宋山竹。

    然而宋山竹最终什么也没有说。

    .

    决定不要奶茶店的工作, 将冰饮泼在潘毅的头上, 和讨厌的同事们再也不见的那一刻,宋山竹是真的痛快。

    随后, 宋山竹的手环震动了一下,看到打款信息,银行卡里打入了五千块钱,是她这半个月的工资。

    宋山竹一头扎进路边的水果店, “我要一斤山竹!”

    刚才周蕊往她嘴里塞的山竹, 她还没来得及尝到味道, 然后买了一杯荔枝山竹饮,更是一滴都没有喝到,全都泼在了潘毅头上。

    她因为一时意志不坚定,想知道山竹究竟是什么味道,丢了工作,但可笑的是,她竟然还没尝到山竹的味道。

    水果店里没有店主,也没有营业员,除了顾客就是为顾客服务的人工智能机器人。

    从宋山竹冲进来的时候,就有一个人工智能机器人朝着她滑过来。大大的脑袋、长长的手臂、灵活的仿真手,下身却没有腿,而是滑动的履带——

    是路边的水果店、便利店、饭店里最常见的服务型机器人。

    机器人大大的脑袋里面是一些核心部件,宋山竹中学的时候学过,如今已经记不清了,大概和语言处理、运动和控制什么的相关……长长的手臂和灵活的仿真手,都是为了更好地为顾客服务,下半身不是腿而是履带,自然是为了行动时更稳、制造更简单。

    机器人听到宋山竹要买一斤山竹的话,带着她走到山竹旁边,伸手拿了一个塑料袋,一颗一颗地为她挑拣山竹,每拿起一颗,都会在宋山竹眼前晃一下,等她看清,再放进塑料袋里。

    挑了六颗之后,机器人将塑料袋勾在手指上,手臂侧面的显示屏上,显示出重量和价格——0.506kg,43.01元。

    宋山竹看着机器人挑选山竹的时候,一时冲动的头脑,已经慢慢冷静下来。

    看到一斤山竹只有六颗,就要四十多块钱,心头像是被泼了一杯冰饮一样,彻底冷静下来了。

    她家里还欠着债。

    她刚刚丢了工作。

    现在像她这样没学历也没特长的人,想要找工作,不是一般的难。

    如今不仅水果店、便利店用的都是人工智能机器人,其实绝大部分奶茶店,用的也都是机器人了。点单、收银、制作奶茶……这些工作对于如今的人工智能机器人来说,没有任何难度。

    宋山竹之前打工的那家奶茶店,不使用机器人,而是雇佣工人的原因,是那家奶茶店叫“掌心的温度”,一个挺有情怀的富几代在本市开的连锁店,主打的就是每一杯奶茶都由人工调制,都带着掌心的温度,和机器人按照程序制作出来的冷冰冰的奶茶不一样。

    宋山竹难以理解这份情怀。在她看来,那帮讨人厌的同事,调制出来的奶茶即使带着温度,带着的也是讨厌的温度,还不如机器人调配出来的。

    不过宋山竹当初找到这份工作的时候,也是心怀感恩的。

    如今人工很贵,法律规定的最低时薪很高,她在奶茶店打工一个月可以挣到一万块钱,虽说和做着高技术含量工作的白领蓝领无法比,但这份工资,让宋山竹和妈妈每个月吃饱穿暖之余,还能还上当初爸爸欠下的债。

    人工智能对人类的最大威胁,是让宋山竹这样没什么知识也没有一技之长的人,变得彻底没用。

    大部分的底层工作,都不再需要人来做,人工智能通通可以解决。

    因此很多人都没有了工作。

    不过人工智能的广泛应用,作为第四次工业革命,彻底提高了产能,也算是初步实现了共同富裕。

    在2038年,没有工作,对于大部分人而言,不再是一件十分可怕的事情。最低额度的社会保障,依旧可以保证让人吃饱穿暖,有一处麻雀虽小五脏俱全的住所,也涵盖了义务教育和基础医疗。

    换言之,以前没什么知识也没什么特长的人,靠体力养活自己。如今体力活都让人工智能机器人做了,但又不需要给人工智能机器人发工资,因此这一部分钱,就进入了社会保障系统。不少对事业没什么追求的人,干脆不去工作,领着低保,发展几个不烧钱的小爱好,日子过得也很开心。

    宋山竹如果家里没有欠着债,原本也可以过这种最惨也不会太惨的生活,但她家里欠着债。

    所以她不能靠低保过日子,她必须要赚钱。

    如今,宋山竹已经彻彻底底地后悔了,她怎么就把工作弄丢了?

    她当时怎么就那么冲动呢?有什么忍不下去的呢?她怎么就没有揭穿周蕊的谎言,好好地和店长说明真实情况,央求店长给她一次机会呢?

    至于潘毅的调-戏,不过是言语性骚-扰,又没有动手动脚,真应该像周蕊说的那样,当成耳边的狗叫,她已经忍了将近一年了,怎么今天就忍不住了呢……

    宋山竹想着想着,眼圈就红了。

    面前的人工智能机器人拎着塑料袋,耐心等待宋山竹付款。然而等待许久之后,都不见宋山竹打开手环里的付款码,反而蹲在地上,呜呜哭了起来。

    人工智能机器人可以辨别出“哭”这个行为,但却不知道怎么处理,直接将这个情况上报给店长,等待店长前来处理。

    店里其他的顾客,也朝着宋山竹看过来,宋山竹听到人工智能机器人发送消息的声音,知道店长一会儿就会来了,不想在这里久待,站起身来,擦干脸上的眼泪,对人工智能机器人说道,“对不起,这个山竹我不买了。”

    新的工作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找到,她的账户里如今只有五千块钱,一分钱都不敢乱花。

    宋山竹夺门而出,走到门口的时候,回头看了一眼机器人手里的山竹,大大的、圆溜溜的,看起来就很好吃的样子。

    ——不要着急,以后总有机会能吃到的。

    宋山竹默默地对自己说。

    .

    宋山竹在家门口晃悠到晚上十点半才敢回家,以往她上下午班的时候,就是这个时间回家。

    客厅的灯亮着,是宋山竹的妈妈李佳雨特意为她留的,妈妈卧室的灯已经黑了。宋山竹的妈妈李佳雨白天也在打工,在一所游乐场里负责为过山车上的每一位游客检查安全带有没有系好。虽然这份工作人工智能机器人也能做,但是鉴于这几年人工智能机器人还是出过一些事故,在这样关乎人命的情况下,法律不允许由人工智能机器人单独操作。

    因此游乐场里的安全检查,都是人工智能做一遍,再由工作人员做一遍。

    妈妈李佳雨工作的游乐场,离家很远,单程就有一个半小时,每天早上都要起个大早去上班,晚上回家之后也很晚了,工作的时候更要不停地走动检查。所以李佳雨回家之后,快速地吃饭洗澡,然后就上床躺下,尽管妈妈李佳雨在宋山竹轮到下午班的时候,会尽量不让自己睡着,等着女儿回家说几句话,但因为白天的工作太过劳累,有时候女儿回家她还醒着,但大部分的时候,女儿回家,李佳雨都已经睡着了。

    宋山竹轻手轻脚地打开妈妈的卧室门,手环投影播放着一个吵吵闹闹的综艺节目,妈妈看这样的节目,显然是为了不让自己睡着。但宋山竹的妈妈如今还是呼吸均匀,已经睡得很沉了。

    宋山竹小心翼翼地妈妈综艺关掉,然后又蹑手蹑脚地退出妈妈的卧室,关好房门,浓重的愧疚几乎让她无法呼吸。

    妈妈每天如此辛苦地赚钱还债,她却将工作弄丢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找到下一份工作。

    宋山竹去浴室洗澡,在水声的遮掩下,又哭了一场。

    不过她也知道,哭是无法解决问题的。哭完之后,宋山竹登录招聘网站,上传自己的简历,又搜索了一番她可以做的工作,然而一无所获。

    她的学历只有高中,义务教育到高中毕业就结束了,之后的大学学费高昂。

    宋山竹可以贷款,但是因为家里还有债务没有偿还清,只能在偿还完毕之后,她的贷款才能被批准。

    宋山竹曾经算过,按照她和妈妈如今还债的速度,完全还清还需要五六年。

    顺利的话,五六年后,她可以去参加高考,贷款读大学。

    现在她一天找不到工作,未来债务还清的日子就会更晚一天。

    虽然她中学的成绩一直都不错,但离开校园五六年后,她已经二十三四岁……到时候,还能不能考得上大学呢?

    等到她大学毕业,都是十多年后的事情了。谁又知道那时候,人工智能机器人会不会覆盖更多的行业,让大学生也找不到工作呢?

    沉甸甸的现实,压得宋山竹喘不过气来。

    她深吸一口气,强迫自己不去想那些困难,打开桌上老旧的笔记本电脑。幽暗的屏幕上银光闪烁,足足过了40多秒,才完成开机。

    宋山竹打开晋江文学城的网站后台,她发表的新小说依旧冷冷清清。小说已经十几万字了,收藏才三个,留言一条都没有。

    人工智能机器人将人类从工作中解放出来,人们或主动的,或被迫的,拥有了有更多的时间发展自己的爱好,因此娱乐业飞速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