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山竹毫不犹豫地拒绝了。

    虽然说她在这个任务中完善的角色宋莎莎一点也不缺钱花, 但是和朋友们吃饭请客是一回事……如今朋友们吃饭她没有去,却还要她付账,哪里有这样的道理?

    宋山竹倒不觉得生气, 她和那些朋友本来就没有感情,她只觉得匪夷所思, 世界上为什么会有人可以这么自然坦荡地自己吃饭让朋友付钱。

    宋山竹和黄阿姨说了不允许她们挂账, 片刻之后,黄阿姨又打来了电话,“莎莎啊,你的朋友们没没有吃饭, 直接走了……”

    宋山竹听到之后, 立刻说道, “黄阿姨你是不是已经烧了不少菜?您算算一共多少钱,我把钱给你。”

    黄阿姨说道, “没事没事, 都是老顾客了, 几道菜钱还和阿姨算那么清楚干嘛……再说了,无论如何, 也不该让你掏钱啊。”

    宋山竹说道, “我不白白掏钱,我现在就去叫个跑腿,黄阿姨你帮我把菜打包好, 我让跑腿送到我家里来。”

    虽然说今天的事情, 错在宋山竹的那些“朋友”, 但宋山竹心中也清楚,那些人是不可能为这顿饭付钱的,否则也不会做出得知宋山竹拒绝挂自己的账,立刻转身走了的事情。如果宋山竹不付钱,就只能让黄阿姨吃亏。宋山竹自然毫不犹豫地将钱打给黄阿姨了。

    宋山竹虽然在这个任务世界中不缺钱,但她一直是珍惜食物的,既然付了饭钱,索性就将那些菜拿回来,给章若曼吃。

    花同样的钱,请那些“朋友”吃饭,宋山竹一万个不愿意,但是请章若曼吃好吃的,宋山竹想想就觉得很开心。

    宋山竹有些后悔,已经这么长时间了,章若曼每天都和她吃一样的减肥餐,她怎么就没有早点想到,买些好吃的请章若曼吃呢?

    章若曼看着宋山竹用手机叫跑腿,脸上带着愉悦的笑容,顿时用警惕的目光看着她。

    宋山竹连忙举起双手,“不是我吃!送来给你吃的!我保证一口都不吃!”

    章若曼怀疑地看着宋山竹,半晌之后,问道,“你真的一口都不吃?”

    宋山竹点头如捣蒜,“真的!”

    “那你也不用叫跑腿了,既然是给我吃的,我自己开车去拿吧。”章若曼说道。

    宋山竹点头,“哦哦,那也好。”

    章若曼走到门厅换鞋,换好鞋后回头看宋山竹,看她依旧一动不动地坐在沙发上,完全没有起身的意思。

    章若曼晃着手中的车钥匙,朝着宋山竹挑眉,“还真把我当跑腿了?跟上,指路。”

    章若曼在前面不紧不慢地走着,宋山竹在身后一路紧跟。宋山竹观察了一下,章若曼迈两步的距离,她需要迈三步。她身高162,明明也不算很矮,但在178的章若曼面前,一下子就变成了小矮子加小短腿。

    宋山竹在副驾驶坐下,感觉副驾驶的位置变得宽敞了不少。章若曼轻抬下巴,“给私房菜馆打个电话,不用打包了,我们过去吃。”

    宋山竹愣了一下,“啊?哦……”

    她还有点反应不过来,怎么就从叫跑腿变成自己开车去取,又变成去私房菜馆吃了?

    但宋山竹还是乖乖打了电话,黄阿姨接到电话之后十分高兴,“好好好,我还没有打包呢。还是自己过来吃味道好,我把菜去给你们热上……”

    .

    黄阿姨见到宋山竹的时候,吓了一大跳,“呦呵!怎么瘦了这么多啊?从来没见你这么瘦过!看起来精神多了!”

    紧接着,黄阿姨看到宋山竹身旁的章若曼,脸上略带惊讶,“莎莎,这是你的新朋友啊?”

    宋山竹连忙介绍道,“这就是我减肥的私人顾问。”

    黄阿姨诶呦一声,“私人顾问这么严格的呀?一顿饭都不肯放你出来自己吃,还要跟在旁边紧紧盯着!”

    宋山竹看到章若曼似笑非笑的眼神,想起自己上次来黄阿姨私房菜馆,一顿饭吃胖了七斤的经历,顿时心虚不已,“不是不是,这顿饭是我请章老师来吃的,犒劳章老师的。我自己减肥,不敢乱吃东西,章老师天天陪着我青菜黄瓜的,实在辛苦。”

    黄阿姨听到天天青菜黄瓜,脸上顿时露出心有戚戚的神色,“那今天吃点好吃的吧……”

    “菜都好了,你们喝什么酒?黄酒给你们温上?”

    宋山竹自然是不敢喝酒的,喝酒也很长胖,章若曼开着车,于是宋山竹摆手说不要了,“我不想喝,她开着车呢,她要是喝酒我们就回不去了。”

    黄阿姨再次惊讶,“章老师开车载你来的,还送你回家啊?”

    宋山竹没说章若曼如今就住在自己家里,含糊应道,“嗯。”

    金秋十月,黄阿姨准备的菜色和夏天的时候又不一样。

    宋山竹和章若曼面前,先为一人端上小小一盅桂花糖芋艿,光洁的芋艿削成小巧的圆球,绵甜的汤汁呈酱红色,鲜亮诱人,散发着浓郁的丹桂花香。新鲜的香芋加适量红糖焖熟,上面撒着小朵的金色桂花。

    宋山竹看着直咽下口水,却不敢动勺子,等到黄阿姨上完菜出去的时候,将自己面前的那一盅也推倒了章若曼面前。

    章若曼拿起勺子吃了一口,宋山竹忍不住问道,“好吃吗?”

    章若曼点头,“甜而不腻,口感酥软,不错。”

    宋山竹:qaq

    “醉蟹也好吃,肉质细嫩,酒香浓郁,香中带甜。可惜我开着车,只能尝一口,这道菜要打包回家吃了。”

    “这道栗子烧肉也棒,栗子脆甜,五花肉咸香酥烂……”

    章若曼看到宋山竹眼巴巴看着,却不敢动筷子的样子,忍不住想逗逗她,看她什么时候会破功。

    等到章若曼将所有菜的味道都为宋山竹报了一遍,宋山竹依旧一口没有吃之后,章若曼有点心软了,伸手拿过宋山竹的碗,挑着几样热量不太高的菜,为宋山竹盛了一小碗,又将碗推回宋山竹面前。

    宋山竹眼睛一下子就亮了,不可置信地看向章若曼,“……给我吃的?”

    见到章若曼点头,宋山竹激动地从碗里夹了一块菱角,小心翼翼地放进嘴里……好吃!

    章若曼给她盛了两勺西芹炒菱角,菱角又甜又脆,西芹清爽可口,最重要的是这道菜是用荤油炒的!特别特别香!

    还有两颗栗子,一块红烧肉!虽然瘦肉多、肥肉少、肉皮只有一点点,但这可是猪肉!红烧的猪肉!

    宋山竹十分珍惜地将自己碗里的菜吃完,心满意足地坐在椅子上等着章若曼。

    片刻之后,宋山竹起身去厕所,黄阿姨在宋山竹上完厕所后,伸手拉住她,低声对她说道,“莎莎,以前我劝你你不肯听,现在感觉你有点明白过来了……你之前的那些朋友,哪里是朋友啊?吃饭从来没有出过一分钱,白吃你的白喝你的。那几个人都会开车,只有你不会开,但不管刮风下雨,也没有见谁开车载过你一成,都是让你自己打车的。又不肯出钱,又不肯出力,明摆着占你的便宜嘛!”

    “我看那个章小姐人就不错,开车接送你,刚才我还看见她给你盛菜……这才是朋友应该有的样子嘛。”

    “莎莎你其实哪里都好,只要肯多和人交流,肯定不缺朋友的呀。阿姨觉得,你还是和章小姐这样经济条件不错的人交朋友更自在,也不是说不能交穷朋友,但是要交心思端正的,不能交那些明摆着要吸你的血的呀……”

    宋山竹本就猜出来她的那些“朋友”是什么样的人了,黄阿姨的话只是让宋山竹确定而已。宋山竹能听出来,黄阿姨是真心为她好,认真地谢过黄阿姨。

    上完厕所之后,宋山竹继续等着章若曼吃饭。章若曼看着坐得端端正正的宋山竹,心想这也太乖了。平心而论,宋山竹是她的客户里配合度最高的了。

    章若曼心中叹息一声,心想偶尔让她放松一次也行,于是用勺子盛了一勺桂花糖芋艿,塞进宋山竹嘴里,然后看到宋山竹因为惊讶瞪的溜圆的眼睛,一下子幸福地眯了起来。

    章若曼没忍住笑了。

    宋山竹心中想到,黄阿姨说的对!章若曼真的是个好人!是个对她很好的好人!

    .

    宋山竹和章若曼吃完饭,心满意足地回到家。章若曼是真的吃饱了,宋山竹则是心理上的满足,她竟然吃了荤油炒的菜、吃了猪肉、还吃了甜品!真是开心的一天!

    章若曼的车开进小区的时候,宋山竹的几个朋友正好从小区里出来,看到章若曼的路虎揽胜,还扭头多看了几眼,但因为章若曼的车窗上贴着单向可视膜,几个朋友没不到车里的宋山竹。

    宋山竹的几个朋友,气冲冲地从黄阿姨私房菜馆出来后,径直到宋山竹家,想找宋山竹要个说法,问问宋山竹究竟是什么意思。几人早就习惯了只要口头上捧着宋山竹哄上几句,夸夸宋山竹皮肤好,夸夸宋山竹虽然胖但胖的可爱,不需要有任何行动上的付出,宋山竹就会心甘情愿地吃喝玩乐全都掏钱……宋山竹前几个月都叫不出来,她们已经很不爽了。她们本来想去吃那些新开的最时髦的餐厅的,但因为宋山竹不肯出来,只好凑着着去吃黄阿姨私房菜馆,因为黄阿姨私房菜馆可以挂宋山竹的账。

    万万没想到,一向自卑缺爱、没有朋友,因此在和她们的交往中姿态极低、有求必应的宋山竹,现在竟然给她们挂账都不肯!

    更没想到的是,几人到了宋山竹家门口后,敲门无人应答,几个人在宋山竹家门口等了很久之后,也不见宋山竹回来。

    几个人带着一肚子气过来,没想到带着更多的气回去,还多带了几个在宋山竹家单元门口被蚊子叮出来的又红又痒的大包。

    宋山竹和章若曼则浑然不知她们和那几个“朋友”擦肩而过的事情,心情愉悦地开门进屋,章若曼将打包回来的菜整整齐齐地放在冰箱里。

    宋山竹鼓起勇气,站上体重秤,惊喜地发现她现在的体重竟然和早晨的时候一样——这就意味着,她明天早上的时候还会瘦!

    就在这时,宋山竹的手机响起,她看到来电显示是“妈妈”后,不禁紧张起来,接起电话的声音有点干涩,“喂?”

    宋莎莎妈妈语气强势,“你现在多少斤了?”

    宋山竹回答道,“一百六十多……”

    宋莎莎妈妈似乎对宋山竹的体重不是很满意,“怎么还这么胖!过年的时候,你陆伯伯家的儿子会从国外回来,我和你伯母说好了,到时候让你们两个年轻人见一面。”

    “距离过年还有四个月,你赶紧瘦到一百斤,漂漂亮亮地去见你陆伯伯的儿子,好好争取一下。”

    宋山竹愕然,“四个月瘦六十多斤?我的减肥计划没有这么快啊……”

    宋莎莎的妈妈说道,“没有这么快,那就改得快一点,我会和你的减肥顾问说的,让她重新为你制定计划!反正春节的时候,你一定要瘦到一百斤!”

    还没等宋山竹反应过来,电话就已经挂断了。

    从进入任务至今,一直在尽量避免和宋莎莎的爸爸妈妈接触的宋山竹,此刻也觉出不对劲来。

    已经好几个月的时间了,她没见过宋莎莎的妈妈,也没见过宋莎莎的爸爸,甚至电话也寥寥无几……今天突然一个电话打进来,没有任何关心,只强硬地要求她在四个月内减重六十多斤。

    为了见那个不知道是谁的儿子。

    而这显然是不可能的。

    宋山竹之前减重都没有这么快……倘若真的要这么快减肥,必定会牺牲健康。

    章若曼看到宋山竹接了一个电话之后,就一脸失魂落魄地坐着,她刚想问发生了什么,就接到了宋莎莎妈妈的电话。

    章若曼脸上的表情,由惊诧变成不屑,再变成对宋山竹的心疼。

    她扭头看向宋山竹,眼神柔软,对着电话说出的话却极其强硬,“这不可能,王女士。”

    “我不管是谁付钱,我只知道我的客户是宋莎莎女士,签订的协议上,也只有我和宋莎莎女士的名字。”

    “宋莎莎女士是我唯一的甲方,也是我唯一需要负责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