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直播的时候, 宋山竹试穿的衣服都嗖嗖地卖,让宋山竹心中生出一些希望。

    她试着注册了一个微博号,每天发发自拍,发发日常, 微博名和她直播的时候写在身后小黑板上的名字一样,都是“莎莎”。不过莎莎这个名字已经被注册了,宋山竹就随手注册了一个“莎莎xxxl”。

    可惜微博粉丝在宋山竹开通微博的几天后, 依旧是个位数,会看淘宝直播的粉丝们, 即使会随手打字夸一句“新来的主播莎莎很漂亮”,也并不会特地去微博上搜索她关注她。

    宋山竹很快就接受了自己没有做网红的潜质这个事实。宋山竹也想明白了,现在的网红竞争非常激烈, 一个比一个美,一百五十多斤的她完全没有竞争力。而且想当网红,最重要的能有内容传递给粉丝们,擅长化妆的网红可以教粉丝化妆,让粉丝变美,擅长穿搭的网红可以教粉丝穿搭,也可以让粉丝变美。

    至于她自己, 没有任何可以教给粉丝们的,她只是店主拿给她什么衣服,她就试穿什么衣服, 每天不过是机械的劳动。她的生活也并不值得粉丝们向往, 自然就没有粉丝。

    宋山竹知道自己是没办法在几个月内修炼成网红, 并且赚大钱了,于是就放弃了在自己的微博号上发自拍,但是每天还会发一些心情和日常。她发现微博和朋友圈不同,在微博上没有人认识她,也没有人关注她,她发微博的时候可以十分轻松自在。

    宋山竹每天已经没空去游泳了,晚上结束工作后,累得回家躺倒在床上之后就不想爬起来,完全没有胃口吃饭。她尽管增加了早饭和午饭的量,但体重总体上还是呈下降趋势,直播没有几天,体重就从155下降到148。

    女老板看到宋山竹的体重,十分紧张,天天叮嘱,“你可不能再瘦了啊!最瘦最瘦140斤,你要是比140斤还瘦,可就要没工作了啊!每天赚钱这么多的工作,你舍得吗?”

    女老板甚至三天两头地叫外卖请宋山竹吃,都是能量很高的奶茶、蛋糕和炸鸡之类。

    在女老板的力挽狂澜之下,宋山竹的体重终于稳定在145斤,维持平稳,不升也不降,女老板终于松了一口气。

    可惜宋山竹直播带来的销量暴涨,仅仅维持了几天,在一周之后就失去了神奇的效果。尽管宋山竹试穿的衣服,销量依旧比其他主播好,但也不如最开始的几天了。如今差不多是其他主播每天卖一百多件,宋山竹卖两百多件,再也卖不出三百多件的业绩了。

    究其原因,是因为淘宝店里大批的老客户和老粉丝们都发现,衣服穿在自己身上之后,和穿在宋山竹身上的时候,还是有不小的差距的,因此不再那么冲动地买买买了。

    当然,老顾客们还是有忍不住冲动的时候,而且还有不明真相的新客户们,这就是宋山竹的销量依旧比其他主播们更好的缘故。

    一天卖两百件衣服,依旧有一千块钱的提成,一个月就是三万块,也是难得的高薪。

    但是对于宋山竹来说,这样的收入是远远不够的,她必须要赚的更多,才能在半年赚够和章若曼续约的钱。

    这份工作看起来没办法升职加薪了,宋山竹琢磨着可以再开发一个什么副业。

    然而副业还没有琢磨出来,就发生了一件事,让宋山竹觉得这份工作也做不下去了。

    一天下午,宋山竹直播结束之后,正好赶上给淘宝店送货的工厂小老板,来送明天要直播的衣服。宋山竹做直播的淘宝店,并没有自己的设计款,同时从几个工厂里挑货,会挑工厂里销量最好的爆款,以及淘宝店老板看中的款式。

    这个来送衣服的工厂小老板,第一次碰见宋山竹,宋山竹自然也是第一次碰见对方。

    宋山竹直播结束,正坐在衣架旁边的椅子上,换上自己系带的运动鞋,工厂小老板则抱着衣服径直走向衣架,要将衣服挂上去。

    小老板刚一走进,宋山竹就忍不住皱了皱眉头,好大的酒味!熏得她简直要喘不过气来。

    小老板看到正坐在椅子上的宋山竹,眯起一双小眼睛,问道,“以前没见过你,是新来的主播?”

    小老板的眼神和语气,都让宋山竹感觉一阵不舒服,让她想起当初在奶茶店打工时,爱耍流氓的男店员潘毅。宋山竹心中一阵警惕,也顾不上系鞋带了,直接踩着运动鞋就站起来。

    然而小老板的手却已经伸了过来,揪起一缕宋山竹的长发,顺着抚摸下来。

    宋山竹的头皮瞬间就炸了,小老板摸的是她的头发,但是她的长发是披散的,两侧的长发从胸前垂下去,小老板的手已经和她的脖子齐平了,再往下,无疑会从她的胸前经过。

    而且小老板的眼睛,现在看得就不是她的头发,而是眼神赤-裸地盯着她的胸部。

    宋山竹气血翻涌,一把将自己的头发从小老板的手中夺了过来,猛地握紧拳头,朝着小老板的面门打过去。

    小老板是喝了不少酒来送货的,酒醉后反应变得迟钝,宋山竹来势汹汹的拳头,差一点没有躲开,被拳头蹭到了脸颊,痛得龇牙咧嘴。

    如此一番之后,小老板的酒清醒了,大码女装店的女老板也听到动静,急忙走了过来。

    小老板恼羞成怒,挥拳要打宋山竹,宋山竹直接将衣架上的钢管卸下来,拎在手里抡了半圈,直直地指着工厂小老板。

    女老板吓得惊声尖叫,“这是怎么了?你赶紧把钢管放下,有话都好好说,好好说……”

    工厂小老板看到宋山竹不要命的架势,顿时也怂了,将拳头收回来,后退两步,半个身子躲在女老板的身后。

    工厂小老板也顾不上将带来的衣服一件一件地挂在衣架上了,何况其中一条杆子还被宋山竹拆了下来。他将衣服往椅子上一堆,转过头对着女老板说道,“你这新招来的主播不行啊。”‘

    女老板心中咯噔一声,工厂小老板是她一直合作地很好的一家工厂,这家厂子里的衣服物美价廉,经常出爆款,宋山竹也是能带动销量的主播,无论丢掉哪一个,损失钱财的都是她。女老板连忙打圆场,“都是误会,都是误会。”

    然而女老板最担心的话,工厂小老板还是说出口了,“杨姐,要么你现在就把她给辞了,要么以后就别从我们家拿衣服了。”

    女老板急得脑门上直冒汗,“小王,不,王老板,我代替莎莎给你赔不是了……”

    宋山竹制止住女老板的话,“别,您别代替我道歉,我也不会道歉,是他想骚-扰我,应该道歉的人是他。”

    工厂小老板破口大骂,不敢对手中拎着钢管的宋山竹如何,就逼迫着女老板二选一。女老板最终没有办法,还是选择了工厂小老板,毕竟如果终止和工厂小老板的合作,她损失的钱会比解雇宋山竹还要多。

    宋山竹有些意外又并不意外的,失去了自己刚刚找到的高薪工作。

    工厂小老板看着宋山竹,神情得意万分,不过发现宋山竹丢掉工作之后,并没有任何崩溃的表情,眼中又有点失落,摇摇晃晃地离开了。

    宋山竹也背起包,对女老板说道,“杨姐,那我就走了。之前的工资,三天之内打到我的账上,没问题吧?”

    女老板一脸愣怔,没有回答,宋山竹就当她是默认了,朝着她点头致意,然后加快两步,紧跟上刚走出去的工厂小老板。

    宋山竹看到工厂小老板坐进停在路边的宝马的驾驶座,砰地一声关上车门,踩下油门扬长而去,宋山竹忍不住撇了撇嘴角,拿出手机,对着宝马车的车屁股咔嚓一下,将车牌号码拍了下来。

    下一秒,宋山竹拨通110,“我要举报,有人酒后驾驶。”

    “宝马车,车牌号浙a88****,刚刚从解放东路和凯旋路交叉口开出,正沿着凯旋路一路向北开……”

    .

    宋山竹和往常一样回到家,唯一不同的是到家的时间晚了一点。

    家里亮着灯,章若曼正坐在沙发上读书,看到宋山竹回来,眼疾手快地将茶几上的一盘荔枝壳和荔枝核丢进垃圾桶,然后又扔了两张餐巾纸盖住。

    宋山竹之前对章若曼的这些小把戏一无所觉,但自从她发现一次之后,就不由自主地留心了,然后每天都能发现。不过宋山竹知道章若曼也是好心,所以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罢了。

    宋山竹虽然丢了工作,但并不沮丧,也不难过。她之前在现实世界里丢了奶茶店的工作,心中滋味复杂,不过是因为她那时候觉得自己丢了那份工作之后,就找不到同样的高薪工作了。

    但是现在,宋山竹有着十足的信心,她立刻就能找到另外一份同样薪水,甚至更高薪水的工作!

    大码女装淘宝店不止杨老板一家,优秀的大码直播模特的需求,更是十分大的。

    宋山竹在手机里随意翻看着她之前做直播时的录屏,屏幕左上角蹭蹭上涨的粉丝数,以及顾客们夸赞“莎莎身上这件衣服好看”的评论,还有杨老板淘宝店女装的销量,杨老板和她签订的每件提成五块的合同,以及杨老板之前给她开工资的转账记录……

    这些东西,都是她实力的证明,她相信自己马上就可以找到另外一份挣钱一样多的工作。

    不过今天的事情,还是让宋山竹心里十分厌恶,一而再地遇见骚-扰,宋山竹感到十分无奈,尤其是她没想到的是,任务世界里竟然也会有这样的事情……

    宋山竹打开微博,将今天遇到的事情,以及心中的想法,全都一吐为快。她先是原原本本地描述了事情的经过,然后写道,“减肥55斤,从200斤到145斤之后,我发现自己看世界的角度变得完全不一样了。”

    “曾经二百斤的我,从来没有担心过骚-扰这件事,当然二百斤的女性遇到骚-扰的概率会低一些,更重要的是,我将近二百斤又每天游泳锻炼的时候,感觉自己打得过大部分男性。毕竟生物间的打斗,在技巧差不多的情况下,妥妥的都是体型大的赢……当然,体重相近的男性的肌肉截面比女性更大,所以男性比女性力气更大,但是二百斤的我站在一百三四十斤的男性旁边,感受到压迫感的,都是他们。”

    “我还记得第一次见到我的游泳教练的时候,他站在泳池角落,我朝着角落里的他走过去,他吓得一头扎进水里落荒而逃。大概大部分的男性都不曾体会到这种女性带给自己的压迫感,大部分的女性都曾经体会到过这种由男性带来的压迫感。最起码就我观察,封闭的电梯空间里,站在门口的按键旁的女性远远多于男性,女性单独乘坐电梯的时候,看到男性进来,基本上都会移动位置,但是男性单独乘坐电梯的时候,看到女性进来,经常玩儿着手机眼皮都不会抬一下……”

    宋山竹在现实世界的时候,也经常体会到这种压迫感和紧张感。她的居住环境和曾经的工作环境,虽然算不上社会底层,但也只是中下等,遇见流氓,遇见没素质的人的概率不算低,因此宋山竹一直十分小心。

    但是自从她进入《美丽大师》这个任务世界,成为二百斤的宋莎莎之后,真的感觉安全感爆棚,尤其是她的体重还没有下降多少,但因为每天锻炼,体能已经提高,肌肉已经长出来的时候。

    直到再次遇到有人对她耍流氓这种事,宋山竹才猛然间发现,原来只是体重不同,感受到的世界就如此不同。

    “虽然说我现在依旧是一个胖子,但是从大胖子变成小胖子之后,拎着大袋重物的时候,会有男人来询问我要不要帮忙,在我是大胖子的时候从来没有遇到过,明明我现在的力气比最胖的时候还要大……如今路上也会有人回头看我,当然有些眼神是令人愉悦的,而有些会从我的胸上掠过的眼神令人作呕……”

    “过度肥胖当然不是好的经历,遇到骚-扰更不是,但是这些经历让我发现站在不同的角度看到的世界完全不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