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看到重复章节说明订阅比例不足, 请补订或24小时后阅读  韩晟的朋友急匆匆地赶过来, 搀扶住韩晟,唐霜更是没有多看一眼,直接扭头寻找宋山竹。

    唐霜近距离抱住韩晟的时候,倒是看清楚他几乎看不见毛孔的小麦色的皮肤, 他脸上的汗珠,以及出汗之后身上依旧清新的味道。只是唐霜对于韩晟,依旧没有生出任何旖旎的心思,唯一的想法就是,长得倒是有几分颜色, 怪不得宋山竹在这么关键的高三,都一头扎进对韩晟的喜欢中, 连自己的成绩变成倒数都顾不上了。

    蓝颜祸水。

    唐霜早就为韩晟扣上了戳。

    唐霜找不到宋山竹的影子,心中一沉,顿时后悔起自己刚才的莽撞。

    虽然说她没有想到, 韩晟会扑到在她的怀里, 但是无论如何,宋山竹看到自己喜欢的男生扑到在自己闺蜜的怀里,心中一定是难受的。

    唐霜急急忙忙地寻找宋山竹,想要赶紧对她解释清楚,只是怎么也找不到宋山竹的身影。

    半天之后,唐霜终于找到宋山竹的时候, 却不是她想象中的, 宋山竹正在偷偷哭泣, 或者正在一个人伤心。

    宋山竹正忙得不可开交。忙着给自己班里参加完比赛的同学,挨个递矿泉水、递纸巾,看到累得坐在地上的同学,就将他们拉起来,扶着他们慢慢走动,以免激烈运动后立刻瘫倒在地上,对身体造成损伤。

    唐霜静静地观察了半天,发现宋山竹脸上真的不见伤心难过的神色,好像完全不在乎刚刚韩晟倒在了她的怀里。而如今的忙碌,还让宋山竹的脸上带上几分笑意,一副乐在其中、十分享受的模样。

    烈日当空,宋山竹虽然没有参加比赛项目,但如今自告奋勇地做了后勤人员,来回跑的路程完全不比运动员少,脸上也挂上了细密的汗珠。

    唐霜看到这样的宋山竹,感觉既熟悉,又陌生。

    唐霜不知道为什么,原本想要上前的脚步,竟然迟疑了,转身走到看台的高处坐下,只不过眼神依旧不停地追随着宋山竹。

    .

    宋山竹其实一开始也没有想到要去当后勤,照顾参加完运动会项目的同学们。班上也只分配了运动会的项目,没有安排学生做递水递纸巾的事情。

    不过刚刚想要看唐霜进行比赛,但竟然挤不到前面的事情,还是让宋山竹心中有点难过。

    虽然宋山竹在现实生活中,也一直都很平凡,从来没有体会过唐霜这样的校花生活。但即使是平凡的人,对于一次次的被忽略,对于一次次的区别待遇……也不一定会完全习惯完全麻木。

    只是万众瞩目的人永远只是极少数,平凡的人才是最多数。

    宋山竹看到唐霜和韩晟抱在一起之后,心中松了一口气,以为剧情已经回归了正轨,继续思考起如何出色地完成任务。

    如果在毕业多年以后的同学会上,被所有人记住,就是a级,如果在同学会上被所有人期盼,被所有人翘首以待,就是s级。

    宋山竹不知道一个平凡的女生怎么能让所有人记住并且喜欢,但是觉得多做点事,多关心些人,总是不会有错的。

    这次趣味运动会的项目很多,秋季的趣味运动会不像春季的运动会竞技性那么强,而是旨在全民参与,因此参加运动会比赛项目的同学,占据班级人数的百分之六十以上。

    这百分之六十的学生里,有像唐霜这样万众瞩目的校花,但更多也都是平凡普通的学生。

    不是所有人参加比赛的时候,身边都会有很多同学加油喝彩,也不是所有人参加完比赛的时候,都会有人抢着递上矿泉水和纸巾。

    一个操场上同时进行的项目多了,同学们更喜欢看趣味性强的项目,有些“无聊”的项目,根本无人观看。有些运动员在比赛完成之后,等着他们的只有自己的好朋友,但好朋友也未必会细心地带着矿泉水和纸巾。

    甚至有些性格孤僻的运动员,孤零零地完成比赛,比赛之后一个等待的人都没有。

    还有一些得了最后一名的运动员,灰溜溜地结束比赛,没有一个人会对他们说你们已经尽力了,已经很棒了。

    宋山竹无论是人设,还是本身的自己,都是一个平凡的女生,做不出多么轰轰烈烈的事情,但她可以为身边平凡的同学们递水擦汗,加油鼓劲。

    在宋山竹做这些事情的时候,有的同学累得什么都顾不上,根本没注意到身边递水擦汗的人是谁;有些同学小心翼翼地接过宋山竹递来的水,心中十分震惊,心想自己和宋山竹以往没什么交情,甚至不曾注意过宋山竹,纳闷宋山竹为什么这么贴心……

    不过最多的同学,在接过宋山竹递来的水,听到宋山竹真心实意的鼓励的时候,还是惊喜又高兴的。

    宋山竹一天收到的感谢和笑脸,比她之前一个月收到的都多。

    宋山竹一开始是为了让同学们记住她,为了让同学们喜欢她,但是片刻之后就将一开始的目的抛在了脑后,全心投入地开始做这些事情,因为收到这些年轻小男生小女生的笑容的感觉,真的太好了!

    整整两天的运动会,宋山竹在操场上不知道跑了多少个来回。两天的运动会结束之后,宋山竹明显地感受到,班里不少同学对她的态度变得亲近了。

    宋山竹心中激动不已,这些年轻小屁孩的好感度,真得太好刷啦\\(≧▽≦)/

    宋山竹试着动了动,摇头,“没有。”

    韩晟从小到大,打架经验丰富,被打经验当然也不少,估摸着宋山竹不像是有大事的样子,向唐霜建议道,“要不然我们扶着她到附近的社区诊所包扎一下?救护车就算了吧。要是叫了救护车来,肯定得闹大,家长肯定要知道,估计到时候学校也就知道了。”

    宋山竹:!!!

    她刚刚拿起砖头往上冲的时候,完全没想到会被家长知道这回事!

    现在她这一身伤,她该怎么回家啊!怎么和爸妈交代啊!

    宋山竹刚想说的确不用叫救护车,就感受到唐霜轻轻地握住自己的手,“珊珊你不用担心,你是为了保护我,才被那些流氓打伤的,我会和叔叔阿姨说清楚,让他们不要太生气,不要太担心的。”

    “叫不叫救护车,你只需要考虑自己的身体情况,至于学校会怎么样,家里会怎么样,都不是需要你考虑的事情……身体最要紧!”

    宋山竹心中一阵感动,心想她闺蜜不愧是小说女主角,真是漂亮又贴心!

    不过她的身体状况自己心中清楚,叫救护车确实太夸张了,于是缓缓地自己站起来,说道,“真的不用,你们陪我去社区诊所就行。”

    唐霜再一次向宋山竹确认,“真的没事儿?珊珊你不要因为……”唐霜看了一眼韩晟,意识到自己不知道他的名字,刚才好像听宋山竹喊了一声他的名字,但是她根本没记住。

    于是说道,“珊珊你不要因为这位同学的话,心里有顾虑。只要你不说,我不说,这位同学不说,你爸妈和学校老师们,一定都会认为是你被一群小混混打了,而不是……”

    而不是宋珊珊一个人和一群小混混们互殴,还是宋珊珊先冲上去动的手。

    唐霜说道这里,没有将后半句话说完,但三个人都明白了唐霜的意思。

    宋山竹又美滋滋地想到,她闺蜜不愧是小说女主,不但漂亮贴心还聪明!

    她刚刚怎么就没有想到这个主意呢!

    对啊,在老师家长眼里,她肯定是被打成这样的无辜女生!毕竟她不可能有一个人和一群小混混互殴的胆量!

    唐霜今天看到宋珊珊拿着砖头冲上去的样子,也吓了一大跳,如今惊吓缓缓平静,心中剩下的都是感动和心疼。

    唐霜和宋珊珊又是同桌又是闺蜜,自然是了解宋珊珊的,她明明胆子那么小,从来不会做一点出格的事情……今天却为了保护她,毫不犹豫地朝着一群小混混冲上去了。

    唐霜心中酸酸涩涩的,父母早亡的她,心中第一次生出了被人牢牢保护在身后的安全感,虽然宋珊珊的肩膀很单薄,个头还比自己矮一些,但今天宋珊珊那份毫不犹豫、毫无畏惧地保护她的样子,唐霜觉得自己能够记一辈子。

    宋山竹正在唐霜的搀扶下,一瘸一拐地往社区诊所的方向走,心中美滋滋的,当然完全不知道唐霜的心理活动。

    如果宋山竹知道唐霜此时正在想什么的话,一定会吓一大跳。

    唐霜如今本应该的心理活动,小说里的句子是这样写的,“唐霜心中酸酸涩涩的,父母早亡的她,心中第一次生出了被人牢牢保护在身后的安全感,韩晟的肩膀宽阔,身高足足高出她将近一头,尤其是那份毫不犹豫、毫无畏惧地保护她的样子,唐霜觉得自己能够记一辈子。”

    宋山竹对于唐霜的内心活动的对象已经从韩晟换成了自己的事情,浑然不知。

    江江飞在宋山竹斜前方,大眼睛看了唐霜一眼,又看了宋山竹一眼,最终还是什么都没有说。

    它不能主动给任务者提示!

    诶呀真是急死了!

    江江的小翅膀急的越扇越快,怎么回事!宋山竹竟然没有发现小说里描写的,唐霜的那些感激的、感动的、崇拜的眼神,全都没有给韩晟,而是一股脑地朝着她来了吗?

    还有唐霜和韩晟初遇之时,两人对视,噼噼啪啪的火花,也完全没有燃烧起来啊!

    如今唐霜的目光全都落在宋珊珊身上,韩晟的目光也全都落在宋珊珊身上,算是怎么回事儿嘛!

    .

    宋山竹在社区诊所里坐下,护士帮她清洗了一番伤口,上药、包扎。

    宋山竹打架的时候厉害,处理伤口却特别怂,护士碰她一下她就要哼唧一声,眼睛里满是泪花。

    韩晟在一旁看得好笑,忍不住传授了宋山竹两句,“打架的时候要是以一对多,很多人打你,你却不能同时打很多人。你要死死抓住那个头目来打,抓着他一个人来打。护住要害部位,其他人打你就忍着,加倍打在那个头目身上。等到那个头目撑不住的时候,你就打赢了。”

    宋山竹觉得韩晟的话很有道理,她怎么就没有想到呢?刚才就是谁打她,她就去打谁,其实砖头落在每个小混混身上的,都没有一两下,根本没有多厉害。

    按着一个人打,确实是好主意哈!

    宋山竹连忙点头,表示受教了。

    唐霜却眉头紧皱,“珊珊,你以后千万不要再打架了,你保护我,我很感动,但是你不要再让自己受伤了。遇到事情,我们尽量想其他的解决办法,好不好?”

    宋山竹被唐霜温柔的目光专注地看着,感觉有种醉陶陶的幸福感,晕晕乎乎地点头答应,“好的,都听你的。”

    片刻之后,宋山竹原本以为伤口已经包扎完毕了,然而就在要走的时候,唐霜看到宋山竹鬓角头发掩盖着的头皮,好像还在慢慢渗血,立刻让护士帮宋山竹检查一下。

    护士剥开头发,看到宋山竹的伤口,诶呀一声,“小姑娘,你这里得缝针!你等着,我给你叫医生去!”

    唐霜顿时一脸紧张,“缝针?珊珊,要不然我们换个大医院去缝针吧?在这里缝针可以吗?”

    宋山竹无所谓地摆了摆手,“没事,缝针而已,又不是什么大手术,在哪里缝都一样。”

    反正她做完任务就走了,缝针缝的好看一点,难看一点,都没有什么关系。再说有头发挡着,谁能看见啊。

    不过很快,宋山竹就发现自己想错了。

    为了缝针,她的头发被剃光了一大块!

    宋山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有点不能接受,“诶,怎么剃这么多啊?你这左边再剃光,都成清朝阿哥头了!”

    宋山竹仔细看了看自己的伤口,缝了四针,根本不长,怎么看也用不着将那么一大块头发剃光啊!

    社区诊所的护士一脸抱歉,“不好意思啊小姑娘,是我不小心,手一抖就剃光了。”

    宋山竹可怜巴巴地看了唐霜一眼,她后悔没有听女主角的话,她应该去大医院缝针的!

    “这可怎么去学校啊……”宋山竹发愁了。

    唐霜说道,“要不然你请假吧,我每天放学后到你家来帮你补习功课。”

    宋山竹本来觉得是个好主意,但是转念想到唐霜每天除了课业,还有很繁重的家务要做,顿时觉得不可行,那样唐霜也太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