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看到重复章节说明订阅比例不足,请补订或24小时后阅读

    听到宋山竹的话, 潘毅一副装傻的样子, “啊?你说什么呢?我哪里不尊重你啦?”

    宋山竹年纪小,嘴巴又笨, 见到潘毅这副无赖嘴脸, 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嘴巴抿得紧紧的, 然而胸膛中怒气翻涌,气得一阵阵胸口疼。

    片刻之后, 潘毅转身去后面的小屋里准备奶茶了, 站在宋山竹旁边、负责为顾客点单的女店员周蕊, 凑到宋山竹旁边, 低声对她说道,“你别生气啦,就当耳边狗叫了两声, 气坏自己不值当的。”

    宋山竹心中默默想到,怎么可能不气?怎么能当狗叫?那不是阿q的精神胜利法吗?

    但是如果让她和潘毅吵架, 宋山竹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吵。潘毅每次说的都是似是而非的一句话,潘毅的确可以咬死自己没有调-戏的意思, 是宋山竹自己思想龌龊。潘毅身材高大,宋山竹瘦瘦小小的,在气势上就输了一头。而且宋山竹一向胆小, 她也很需要这份工作, 如果和潘毅起了争执, 以后却还要每天一起上班,到时候宋山竹更不知道应该怎么办……

    想来想去,宋山竹除了自己生气,竟然想不出解决问题的办法。

    女店员周蕊一直在旁边安慰她,让她不要放在心上。虽然周蕊说的话宋山竹不赞同,但是她也知道周蕊是好心,朝着周蕊努力挤出一个笑容。

    周蕊四下看了看,看到店长不在,暂时没有顾客,其他店员也都在后面的小屋子里,偷偷从篮子里拿了一只山竹,啪地一声捏开,将白嫩嫩的山竹肉递到宋山竹嘴边,“喏,甜甜嘴巴,不生气了哈。”

    宋山竹吓了一跳,连忙摇头,“不要不要,怎么能偷吃店里的水果呢?”

    周蕊坚持往宋山竹嘴边递,“就这么一颗小山竹,算什么事儿,也就你胆小。”

    宋山竹不说话,只是摇头,她知道周蕊时不时偷吃两口店里的水果,店里不止她一个店员会这么做,但是宋山竹从来都没有做过这样的事情,她也不想做这样的事情。

    当然,宋山竹也没有过报告店长的打算,就当做自己看不见,彼此之间一直相安无事。

    但是今天,周蕊为了哄她,已经将山竹肉贴在了她的嘴唇上,一边贴着一边说道,“张嘴张嘴,这山竹都碰过你的嘴巴了,我是不会再吃了,你要是不吃,我就只能扔到垃圾桶里了啊!”

    “诶,山竹,你爸妈给你取这个名字,是不是因为他们特别喜欢吃山竹啊?”

    宋山竹听到周蕊的话,顿时愣住了。

    她名字的由来,并不是因为水果山竹,只是老家有一座小山,山上都是青翠的竹子,所以给她取名叫宋山竹。

    她其实……从来没有吃过山竹。

    也从来没有见爸妈吃过山竹。爸妈给她取名的时候,应该是不知道有种水果,名字是叫山竹的。

    宋山竹不知道为什么,心里一酸,她名字叫山竹,但是今年已经十八岁了,竟然连山竹是什么味道都不知道。

    因为家里买不起。

    宋山竹的目光忍不住往下瞟,那样白嫩嫩的果肉,肯定很甜吧?但究竟是哪种甜呢?每种水果的甜味也是不一样的……

    鬼使神差地,宋山竹微微张开了嘴唇。

    周蕊趁机将山竹肉往她嘴里一塞。

    宋山竹将滑滑的果肉含在两片嘴唇之间,依旧没有回过神来,心中思考着是赶紧咽下去还是赶紧吐出去。

    “宋山竹!周蕊!”

    “你们两个干嘛呢!”

    店长的声音猝不及防地在耳边响起。宋山竹本就做贼心虚,猛然间听到店长的喝问,无异于平地惊雷。

    嘴唇间喊着的山竹肉,啪嗒一下,掉在地上。

    宋山竹在周蕊脸上,看到了又惊又恐的神色。

    她不敢回头,但还是慢慢扭过头去,看到店长满是怒意的脸。

    .

    “开除。”

    开除周蕊和宋山竹两个人。店长毫不犹豫地做出了决定。

    店里不少店员都偷吃过很多次水果,但是从来没有被店长撞见过,店长对此浑然不知。

    宋山竹第一次偷吃,甚至还没有吃到嘴里去,却被店长撞了个正着。

    店长第一次撞见这种事,自然怒不可遏,要将宋山竹和周蕊齐齐开除。

    店里其他的店员,看到两人被开除,想起自己也曾经偷吃,生怕店长查出他们以前也做过同样的事,都十分心虚,站在旁边大气也不敢出。

    只有刚刚调-戏过宋山竹的潘毅,抱着双臂,一脸看好戏的神色。他的确从来没有做过偷吃水果的事,完全不必害怕。

    宋山竹从听到“开除”两个字开始,大脑就变成了一滩浆糊,她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虽然这份工作她一直做得很不顺心,但她需要这份工作。

    她需要每个月一万块钱的工资。

    她只是内心不坚定了那么几秒钟……她甚至还在纠结要将山竹吐出去还是咽下去……怎么,怎么就变成这样了呢?

    她知道她有错,她愧疚、后悔,但不可控制的,内心更多的是委屈。凭什么其他人天天偷吃还能安然无事,她第一次张开嘴巴,就被开除了呢?

    宋山竹深吸一口气,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她想将前因后果全都和店长说清楚,然后央求店长再给她一次机会。

    她真的需要这份工作,需要这份工作的工资。

    宋山竹鼓起勇气,张口说道,“店长……”

    “店长!是宋山竹要吃山竹的!我劝过她了!我让她不要这样!她一定要吃,我才不得不把山竹递给她!”

    周蕊的声音很大,语速很快,句子像连珠炮一样地往外蹦,“店长,我担心当场和宋山竹吵架,让顾客看到之后,影响我们奶茶店的形象,所以才将山竹递给她的。我本来就准备等您过来的时候,向您反映宋山竹偷吃这件事!”

    “所以店长,不要开除我啊!”周蕊的声音越来越低,语气中充满了哀求,眼泪扑簌簌地下落,“店长,我真的需要这份工作……”

    宋山竹不可置信地看着周蕊。

    周蕊抢在她前面,说出了求店长不要开除的话。

    宋山竹本来也想说的,但她想说的都是实话,周蕊说的却都是谎话。

    宋山竹感觉从自己意志不坚定,张开嘴唇的那一刻起,后面发生的一切就都像荒唐的梦境。

    她不知道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但央求店长再给自己一次机会的话,宋山竹不想说了。

    这份工作她不想做了!

    之前天天一个屋檐下工作的店员们,她这辈子都不想再见了!

    .

    宋山竹三下两下地将身上印着奶茶店logo的围裙解下来,一下子甩在柜台上。

    从做出这份工作她不要了的决定的那一瞬间起,她心中感到无比的轻松。

    无欲则刚,宋山竹觉得自己什么都不怕了。

    共同工作的同事,无论她喜欢还是厌恶,估计这辈子都见不到几次了。

    “我点一杯荔枝山竹饮。”

    宋山竹从奶茶店的柜台里走出来,站在柜台外面,敲着柜台桌面说道。

    店长和店员们,一时间都没有反应过来,直愣愣地看着宋山竹。

    宋山竹的目光扫过店里的所有人,“我现在已经不是员工了,我是客人。”

    “我要点一杯荔枝山竹饮。”

    “你们奶茶店是想拒单吗?”

    店员们不知道宋山竹为什么这个时候还有心情喝奶茶,纷纷无措地看向店长。店长也不知道宋山竹想干什么,但是看到宋山竹已经将手环里的付款码打开了,还是点头说道,“给她做一杯吧。”

    原本是周蕊负责为顾客点单的,如今周蕊被开除了,另外一个女店员站在周蕊的位置上,手忙脚乱地帮宋山竹下单。

    “荔枝山竹饮……去冰吗?几分甜?”

    宋山竹说道,“不去冰,多加冰,冰越多越好。”

    “几分甜倒无所谓,唔……无糖吧。”

    宋山竹点的饮料口味奇特,昔日的同事觉得莫名其妙,但还是按照宋山竹的要求,为她制作了一杯奶茶。

    没有加糖,半杯的冰块。

    将饮品递给宋山竹后,大家都纳闷地看着她,奇怪她究竟想干什么。难道是被开除后心生怨恨,想要当一次顾客,颐指气使,找他们这些店员的麻烦?

    宋山竹接过饮料,没有插吸管,而是直接将上面的塑封撕开,看准潘毅所站的位置,猛地将饮料泼到他的头上!

    唐霜近距离抱住韩晟的时候,倒是看清楚他几乎看不见毛孔的小麦色的皮肤,他脸上的汗珠,以及出汗之后身上依旧清新的味道。只是唐霜对于韩晟,依旧没有生出任何旖旎的心思,唯一的想法就是,长得倒是有几分颜色,怪不得宋山竹在这么关键的高三,都一头扎进对韩晟的喜欢中,连自己的成绩变成倒数都顾不上了。

    蓝颜祸水。

    唐霜早就为韩晟扣上了戳。

    唐霜找不到宋山竹的影子,心中一沉,顿时后悔起自己刚才的莽撞。

    虽然说她没有想到,韩晟会扑到在她的怀里,但是无论如何,宋山竹看到自己喜欢的男生扑到在自己闺蜜的怀里,心中一定是难受的。

    唐霜急急忙忙地寻找宋山竹,想要赶紧对她解释清楚,只是怎么也找不到宋山竹的身影。

    半天之后,唐霜终于找到宋山竹的时候,却不是她想象中的,宋山竹正在偷偷哭泣,或者正在一个人伤心。

    宋山竹正忙得不可开交。忙着给自己班里参加完比赛的同学,挨个递矿泉水、递纸巾,看到累得坐在地上的同学,就将他们拉起来,扶着他们慢慢走动,以免激烈运动后立刻瘫倒在地上,对身体造成损伤。

    唐霜静静地观察了半天,发现宋山竹脸上真的不见伤心难过的神色,好像完全不在乎刚刚韩晟倒在了她的怀里。而如今的忙碌,还让宋山竹的脸上带上几分笑意,一副乐在其中、十分享受的模样。

    烈日当空,宋山竹虽然没有参加比赛项目,但如今自告奋勇地做了后勤人员,来回跑的路程完全不比运动员少,脸上也挂上了细密的汗珠。

    唐霜看到这样的宋山竹,感觉既熟悉,又陌生。

    唐霜不知道为什么,原本想要上前的脚步,竟然迟疑了,转身走到看台的高处坐下,只不过眼神依旧不停地追随着宋山竹。

    .

    宋山竹其实一开始也没有想到要去当后勤,照顾参加完运动会项目的同学们。班上也只分配了运动会的项目,没有安排学生做递水递纸巾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