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看到重复章节说明订阅比例不足, 请补订或24小时后阅读  第一次模拟考试, 宋山竹考了全班第25名,年级第385名。这个成绩在老师和家长眼中, 不过是宋山竹终于恢复了成绩下滑前的名次。但是宋山竹心中清楚,自己已经竭尽全力了,恐怕高考的时候成绩也很难更好了。

    而韩晟, 这次考试已经进入了年级前100名, 和宋山竹已经不再是一个梯队中的学生了。

    四人的学习小组,已经从二帮二, 变成了三帮一……

    如今宋山竹每天都要花费大量的时间温习已经背过的内容, 否则间隔时间稍微长一点, 背过的内容就会忘记。她还发现, 自己在做题的时候, 很难举一反三, 考试的题目只有以前做过十分相近的题型,才能做出来, 否则多半是做不出来的。宋山竹没有办法, 只能采用题海战术, 尽量多见识一些题目。

    宋山竹一边苦哈哈地学习,一边纳闷,她高中的时候虽然成绩也不好, 但她记得自己学习也没有这么吃力。

    大概她离开学校两年, 脑子真的变笨了, 不如当年读书的时候好用了。

    但是尽管读书对于宋山竹而言是一件十分吃力的事情, 但她依旧十分享受这样刻苦读书的时光。她在奶茶店打工的时候,就一直想着家里还清债务之后,她就去考大学。那时候想去考大学,只是想要通过读书改变命运,但是现在,宋山竹在这个任务中,第一次体会到认真学习知识的乐趣——她现在想考大学,不仅仅是为了毕业后能赚更多的钱,还是为了能够进入优秀的学府,能接触到优秀的老师和同学,能学习到更深更多的知识。

    因此,在第一次模拟考试之后,唐霜提议学习小组在寒假也不要中断的时候,宋山竹立刻欣喜地答应了。

    韩晟也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宋山竹心中想到,这样光明正大的约会方式,韩晟当然高兴还来不及。唯一让宋山竹有些意外的是,她发现洪斌斌也一脸高兴地答应了。

    宋山竹看向洪斌斌的时候,洪斌斌正朝着韩晟的方向看去,宋山竹清楚地看到洪斌斌的眼角眉梢都是藏也藏不住的笑意。

    奇怪的感觉在宋山竹心中一闪而过,但宋山竹也没有仔细想。

    毕竟班长洪斌斌从高一就喜欢唐霜的事情,整个班人尽皆知,对于洪斌斌而言,寒假能够见到唐霜,自然也是值得高兴的。

    .

    寒假的补课场所,定在了韩晟家里。

    韩晟从初中开始就独居,一个人住在市中心的大平层里,只有小时工每周来几次,因此韩晟家是十分方便的补课地点。

    第一次去韩晟家补课,宋山竹的爸妈十分不放心,爸爸一定要跟着去看看。如果宋山竹真的是从小被娇宠大的女孩,大概会因为在朋友面前难为情而拒绝爸爸的要求,但是宋山竹从小到大,几乎没有感受过父爱,对于爸爸的关心,感受到的只有甜蜜,没有负担。

    宋山竹十分爽快地答应了,“好啊,那就辛苦爸爸了。”

    宋山竹的爸爸和妈妈对视一眼,都从彼此的眼中看到了惊讶,心中觉得女儿长大懂事了,可以理解家长的苦心了。

    去韩晟家补课的第一天,宋山竹的妈妈准备了很多吃的东西,洗好切好的水果、各种口味的寿司,还有炸牛奶、炸藕合、炸肉串……用盒子装好后,满满两大袋子。宋山竹的爸爸开车将宋山竹送到韩晟家楼下,然后一手拎一个袋子,一边说着“你们拎不动,还是我来拎”,一边拎着袋子走进了韩晟家里。

    韩晟、唐霜和洪斌斌都已经到了,宋山竹爸爸的目光从三人身上扫过,发现都是目光清正的学生。宋山竹爸爸的目光在唐霜和自家女儿的脸上滑过,对比了一下唐霜的比明星还要漂亮的长相,和自家女儿有点圆的脸、有点塌的鼻子和几颗红彤彤的小痘痘……

    宋山竹的爸爸彻底放心了,看来自家的女儿没有什么早恋的风险。

    .

    寒假,宋山竹依旧过着每天早上出门,晚上回家,除了吃饭睡觉就是学习的规律生活。

    宋山竹妈妈之前做的吃的,得到了唐霜、韩晟和洪斌斌的盛赞。宋山竹从唐霜的眼中,看到了掩饰不住的羡慕。而韩晟脸上虽然没有表现出羡慕的神色,宋山竹还是敏锐地感觉到,韩晟在吃东西的时候,比以往都要沉默。

    唐霜和韩晟两人,无论是外貌还是智商,都是宋山竹难以企及的。宋山竹一直以为自己只能仰视他们,没想到两人也在羡慕她,羡慕她幸福的家庭。

    于是宋山竹拜托妈妈经常做点好吃的,拿去给三人吃。宋山竹的妈妈也知道女儿是四个人中成绩最差的,得到了朋友们不少的帮助,因此准备食物的时候格外用心。

    四人一起吃饭一起学习,一来二去,关系亲密了很多,就连之前宋山竹完全不熟悉的班长洪斌斌,如今也成为了朋友。

    春节前最后的一次补课结束,洪斌斌绕路送宋山竹回家,一路上都欲言又止,眼看就要走到宋山竹家门口了,终于一咬牙,问出了心底的问题,“珊珊,你……我一直想问,你是怎么接受自己、悦纳自己的?”

    洪斌斌问的模糊,宋山竹以为他在问自己这么平凡,是怎么在校花闺蜜身旁保持心态平衡的,于是回答道,“还能怎么接受……时间长了就接受了呗,自己就是这样的,变也变不了。”

    洪斌斌长叹一口气,“你心态真好……”

    然后又低声问道,“那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发现自己是这样的?”

    洪斌斌的这个问题,宋山竹听得茫然,“发现自己哪样?不漂亮也不聪明吗?从小就发现了啊……”

    洪斌斌诧异地看了宋山竹一眼,“啊?我不是说这个……我是说……”

    洪斌斌有些不确定地问道,“我听韩晟说,你和唐霜……”

    宋山竹噗嗤一声,没想到洪斌斌也误会了,“什么乱七八糟的,韩晟不会和你说,我和唐霜是一对儿吧?”

    “这你都信?明明他和唐霜才是一对儿好吧!”

    “拿我做挡箭牌还做上瘾了……”宋山竹低声道。

    洪斌斌愣住了,整个人站在原地,忘记了迈步子,“韩晟……和唐霜?”

    “韩晟喜欢唐霜吗?”

    洪斌斌的声音有点颤抖,宋山竹诧异地回头看他,发现洪斌斌眼圈微微泛红。

    宋山竹想起来,洪斌斌也是喜欢唐霜的,而且好像从高一开始,他就大大方方地承认自己喜欢唐霜了。只是一起补课的这段日子,大家关系都不错,宋山竹也没有看到洪斌斌格外关注唐霜的举动,于是就忘记了这回事。

    宋山竹同情地拍拍洪斌斌的肩膀,安慰道,“好好学习吧,上了大学,漂亮姑娘多的是。”

    至于唐霜,洪斌斌肯定是完全没希望了。

    洪斌斌含糊地嗯了一声,没有再说什么。

    .

    寒假结束,高三的最后一个学期来临。

    经过一个寒假的朝夕相处,学习小组中四人已经成了很好的朋友,每天一起去食堂吃饭。

    唐霜家境拮据,习惯点最便宜的素材,宋山竹也习惯将自己的肉菜分她一半,宋山竹也因此养成了注意别人餐盘中是什么菜的习惯。

    细心的宋山竹发现,突然有一天开始,洪斌斌的餐盘里,每天也只能见到最便宜的素菜了。明明洪斌斌家庭条件不差的。

    宋山竹私下询问洪斌斌,是不是遇到了什么困难,如果需要帮忙尽管开口。

    洪斌斌立刻摇头否认,但之后继续吃最便宜的素菜。宋山竹作为生活委员,收班里矿泉水的水钱的时候,洪斌斌甚至连水钱也拿不出来,拜托宋山竹先借给他。

    学习小组共同学习的时候,洪斌斌也经常走神,不仅仅是宋山竹,唐霜和韩晟也发现了他的不对劲。

    眼看就要高考,洪斌斌这种吃不好又无心学习的状态,宋山竹看着都为他心焦,忍不住对唐霜和韩晟说,“虽然洪斌斌不肯说,但我们也不能不管他。”

    “他不肯说,我们就自己弄明白,洪斌斌究竟遇到什么困难了。”

    三人很快就有了发现。放学回家的路上,宋山竹提议远远跟着洪斌斌,没想到只跟了几趟,就看见几个小混混拦住了洪斌斌,然后洪斌斌将口袋里的钱全都给了他们。

    宋山竹再仔细一看,发现那几个小混混十分眼熟,“又是他们!”

    就是之前拦下唐霜,想要骚扰唐霜的那几个人。

    宋山竹顿时怒从心起,之前害得她头顶秃了一大块的仇,她可还没有报呢!

    宋山竹扭头看向韩晟,“就这么几个小混混,竟然敢在你身边动土?”

    “韩晟你快去!让他们知道谁才是老大!”

    韩晟听到宋山竹的话,拔腿就朝着小混混们走去,唐霜连忙伸手拦住,“等等!”

    唐霜先瞪了宋山竹一眼,“上次被揍的还不够疼是吧?竟然还想着打架?”

    唐霜说道,“我感觉这件事有点奇怪啊……洪斌斌不是胆小怯懦的人,而且已经高三了,又不是被小混混劫钱不敢告诉老师家长的小学生……”

    “洪斌斌为什么会将自己的生活费交给那群小混混呢?”

    宋山竹看到小混混们拿到钱后,朝着洪斌斌挥了挥手里的钞票,还有一个蓝色的本子。

    宋山竹感觉那个本子有点眼熟,“那个不是——”

    那个不是洪斌斌的日记本?

    宋山竹说到一半的话,戛然而止。她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想起来过年前最后一天补课的回家路上,洪斌斌对她说的那几句话。

    一个大胆的猜测,在宋山竹的心头浮现。她忍不住扭头看了一眼旁边的韩晟。

    洪斌斌落到小混混们手中的日记本,是写着什么不能被公布的秘密吗?

    韩晟询问她和唐霜是不是一对儿,然后唐霜承认了……宋山竹已经看不明白剧情的发展了,她懵了一会儿,然后试探着问道,“你们说的一对儿……是闺蜜的意思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