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星洲成为家庭的新成员后, 宋山竹偷偷地脑补了很多纪传体的书——

    《从福利院到mit》《我和天才在同一屋檐下生活的日子》《天才是怎样炼成的》……

    尽管贺星洲比宋山竹年纪小好几岁, 但宋山竹经常觉得在贺星洲的衬托下, 自己就是一个十足的笨蛋。

    c国的教育对跳级没有限制, 只要学完所学内容,达到标准, 就可以跳级, 可以提前毕业。于是宋山竹八年级的时候, 贺星洲一年级;宋山竹九年级的时候, 贺星洲三年级;宋山竹十年级的时候,贺星洲六年级……宋山竹12年级, 即将毕业、升入大学的时候,汤南与贺星洲一起参加宋山竹的毕业典礼,贺星洲笑眯眯地说道, “姐, 两年以后, 你也可以来参加我的毕业典礼啦。”

    宋山竹:……

    十四岁就去上大学的天才少年……竟然会出现在自己的身边……

    明明自己和贺星洲都长得一样丑, 怎么智商上的差距就那么大呢?

    贺星洲可以说是数理化天才, 在学校里很好地为身边的同学们加深了“华人数学都很棒”的刻板印象, 每次同学们遇到什么理科上的难题,全都哗啦啦地去问贺星洲, 一群比贺星洲高上一头的同学们, 围着面容稚嫩的贺星洲请教。

    宋山竹在11、12年级那两年, 虽然贺星洲的年级还比她低, 但她也不得不经常拿着自己不会的题目, 去问贺星洲,贺星洲每次拿过去之后,看上两眼,就能很轻松地帮宋山竹讲解,讲得特别清楚。

    宋山竹唯一比小星洲更占优势的学科,大概就是语言和写作了。读书这些年,宋山竹的写作水平,一直是第一个被老师夸奖的。

    宋山竹的翻译水平,也在不断地进步。从早些年开始,她就时不时承接一些翻译文献、翻译说明书之类的工作,挣的钱虽然不多,但是也基本做到了经济独立。衣食住行上,食和住依旧是汤南负责,花的是宋正青和夏芙给汤南的钱,但买衣服、买各种电子用品,以及送汤南和贺星洲礼物的时候,宋山竹都在花自己挣到的钱了。

    这些年,宋山竹和亲生父母的关系日渐疏远,或者说一直都很疏远,汤南都是看在眼里的。她询问过宋山竹,现在宋山竹花亲生父母的钱已经不多了,之前花的钱也一直有记录,要不要等宋山竹以后挣更多的钱之后,把当初花的亲生父母的钱都还给他们。

    汤南知道,宋山竹是想和亲生父母划开界限的。

    宋山竹听到汤南的提议,却是一脸的诧异,“当然不要!”

    宋正青和夏芙将宋双双带到这个世间之后,没有给过她爱,唯一给的东西大概就是能让她生活宽裕的钱了。

    就算她以后能挣很多钱,挣到的钱也要给自己花、给汤南和小星洲花,怎么会将自己挣到的钱,都还给宋正青和夏芙,还清他们在自己未成年时为自己花的钱?父母为未成年的子女的衣食住行,以及教育出钱,不是应该的吗?

    宋山竹想得清楚,她和宋正青以及夏芙的亲子关系,是无割断的,等到宋正青和夏芙年老后,从法律上来讲,她也有赡养他们的责任。当然,她也会给宋正青和夏芙应有的赡养费——虽然很大可能上,两人在年老之后也不会缺钱。

    但是亲自照顾、嘘寒问暖,宋山竹是绝对不可能做的,她不想见到宋正青和夏芙,无论他们年轻还是年老。宋山竹认为自己的决定已经足够公平和宽容。

    毕竟那时候他们冷漠以对,甚至对外界否认存在的,是一个心智还不健全的孩子。而宋山竹以后不会关心照顾的,会是一对不缺钱财的老年人。拥有充足财富的老年不会凄惨到哪里去,但宋双双的童年,绝对是暗无天日。

    .

    除了翻译文献和说明书这类工具性的文字之外,宋山竹还在一个m国的网站上,将中国的流行小说,翻译成英文,以供英语国家的读者阅读——当然,宋山竹翻译的这些小说,不再存在版权问题,都是网站与原作者签订了合同,拿到了授权,小说被翻译成的英文版,读者订阅英文版的钱,会按照合同,给原作者分成。

    当然,宋山竹作为译者,也是会拿到分成的。

    宋山竹翻译的小说,在网站上很受欢迎,绝大多数的英语国家的读者,羡慕国内读者有那么多有趣的网络小说可以读,同时他们是并不清楚国内网络作者的笔名的。除了几个金字塔顶尖、上福布斯排行榜的作者,其他的作者,无论是新人、小有人气还是大红大紫,对于外国读者而言,都是一样陌生的笔名。

    外国读者们熟悉的,是宋山竹这个译者的名字。

    在宋山竹在网上翻译了一段时间的小说之后,宋山竹挑选小说的水平、翻译的准确度,都得到了读者们的认可。很多读者都夸赞,宋山竹的翻译很地道,小说原本的句子是悲伤的,宋山竹翻译之后依旧能将悲伤感传递给读者们,小说原本是搞笑的,宋山竹翻译之后,依旧能让读者笑得肚子疼。

    翻译,就像是一个解码后重新编码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能做到无损小说本身的味道,将原作者想要表达地东西,恰到好处,不多不少地传递给读者们,其实是最难的。

    而宋山竹经过了多年的锻炼之后,在这方面做得十分不错。

    很多小说的原作者,知道自己的小说被推送到外文网站,尤其是在拿到第一笔分成之后,都好奇地去网站上看看,自己的小说被翻译成什么样子了。

    看完之后,一部分作者十分欣喜,“翻译地真好,我想写的就是这个意思,这个感觉。”

    还有一小部分作者则是震惊,“天哪!这是我的小说吗?这文笔比我的文笔要好多了……我说怎么英文订阅分给了我这么多钱,我本来还以为自己的小说更对外国人的口味,原来是翻译大大特别厉害!”

    “出版编辑找我要出版稿……我,我能不能再找个翻译把英文翻译成中文,感觉那样小说会变得好看很多……”

    “今日惊吓,小说翻译后变得更好看了是怎么回事!”

    宋山竹先是在外文网站上圈了一批粉丝,很多读者只挑着她翻译的小说来看。后来,因为国内作者纷纷表示对宋山竹的翻译的惊喜之情,宋山竹这个译者的名字,也被国内的不少作者读者记住,都知道她是一个很厉害的翻译大大。

    在这个过程中,宋山竹也得到了不少分成,尽管她还是一名没有步入大学的学生,但她挣的钱已经比很多成年人还要多了。

    几年下来,宋山竹自己也积攒了不少钱,算得上小有积蓄。

    她早就计划好了自己中学毕业后的毕业旅行,也摸清了汤南的摄影计划,决定和汤南结伴前行。

    宋山竹豪爽地说道,“这次一路上的开销,都由我来负责!”

    汤南也很爽快地答应了,“没问题!不会和你客气的。”

    宋山竹也邀请了小星洲,但小星洲毫不犹豫地拒绝了她,“不行,我要参加编程比赛。”

    宋山竹摸摸小星洲的脑袋,“你就不能给你姐,还有你身边的同学,留点活路吗?”

    “都这么聪明了还这么努力……假期了,不就是应该出去玩儿?”

    宋山竹这些年来,几乎每个假期都是和汤南全世界地跑,但小星洲却有一多半的时候,会拒绝他们的邀请,要自己留在家。

    贺星洲一脸无奈的神情,“但我觉得编程比出去吃吃喝喝看风景,更有意思。”

    宋山竹受不了贺星洲正在青春期的小星洲脸上的那种“你们凡人懂什么”的神情,会让她真的怀疑,难道编程比出去玩儿更有趣?

    难道奇怪的是她,贺星洲这样才是正常的?

    宋山竹摇摇头,想要将自己脑中的想法摇出去。显然她这样才是正常的嘛……

    贺星洲这样的天才少年,和普通人是不一样的。宋山竹想起她自己像贺星洲这个年纪的时候,汤南从来不放心她一个人在家,要么带她一起出去拍摄,要么让保姆住家陪她一起。

    但是在贺星洲这里,汤南完全一副很放心的样子。宋山竹不服气,“明明我做菜那么好吃!贺星洲就会煮个面而已。”

    汤南思索了一下,说道,“唔,大概是觉得小星洲的生存能力比你强吧。虽然做菜不如你好吃,但是如果碰到火灾、暴雨、地震……这些危急情况,我总感觉小星洲可以很好地应对,即使我在家,也不能更好了,但你一个人的话,我就不放心……”

    宋山竹:……行吧。归根结底还是她在汤南心中,比小星洲蠢吧。

    宋山竹和汤南一起踏上新的旅途,第一天,宋山竹就意外地接到了夏芙的电话。

    “双双,你这个假期回国来,妈妈给你联系好了最顶尖的整容医师。你回来和医生交流一下,看你想整成什么样……”

    宋山竹脸上的表情没有丝毫波动,将手机远离耳边,伸出手指,按下了挂断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