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看到重复章节说明订阅比例不足, 请补订或24小时后阅读  宋山竹试着动了动,摇头, “没有。”

    韩晟从小到大,打架经验丰富,被打经验当然也不少, 估摸着宋山竹不像是有大事的样子, 向唐霜建议道, “要不然我们扶着她到附近的社区诊所包扎一下?救护车就算了吧。要是叫了救护车来,肯定得闹大,家长肯定要知道,估计到时候学校也就知道了。”

    宋山竹:!!!

    她刚刚拿起砖头往上冲的时候, 完全没想到会被家长知道这回事!

    现在她这一身伤,她该怎么回家啊!怎么和爸妈交代啊!

    宋山竹刚想说的确不用叫救护车, 就感受到唐霜轻轻地握住自己的手, “珊珊你不用担心, 你是为了保护我, 才被那些流氓打伤的,我会和叔叔阿姨说清楚, 让他们不要太生气, 不要太担心的。”

    “叫不叫救护车,你只需要考虑自己的身体情况, 至于学校会怎么样, 家里会怎么样, 都不是需要你考虑的事情……身体最要紧!”

    宋山竹心中一阵感动, 心想她闺蜜不愧是小说女主角,真是漂亮又贴心!

    不过她的身体状况自己心中清楚,叫救护车确实太夸张了,于是缓缓地自己站起来,说道,“真的不用,你们陪我去社区诊所就行。”

    唐霜再一次向宋山竹确认,“真的没事儿?珊珊你不要因为……”唐霜看了一眼韩晟,意识到自己不知道他的名字,刚才好像听宋山竹喊了一声他的名字,但是她根本没记住。

    于是说道,“珊珊你不要因为这位同学的话,心里有顾虑。只要你不说,我不说,这位同学不说,你爸妈和学校老师们,一定都会认为是你被一群小混混打了,而不是……”

    而不是宋珊珊一个人和一群小混混们互殴,还是宋珊珊先冲上去动的手。

    唐霜说道这里,没有将后半句话说完,但三个人都明白了唐霜的意思。

    宋山竹又美滋滋地想到,她闺蜜不愧是小说女主,不但漂亮贴心还聪明!

    她刚刚怎么就没有想到这个主意呢!

    对啊,在老师家长眼里,她肯定是被打成这样的无辜女生!毕竟她不可能有一个人和一群小混混互殴的胆量!

    唐霜今天看到宋珊珊拿着砖头冲上去的样子,也吓了一大跳,如今惊吓缓缓平静,心中剩下的都是感动和心疼。

    唐霜和宋珊珊又是同桌又是闺蜜,自然是了解宋珊珊的,她明明胆子那么小,从来不会做一点出格的事情……今天却为了保护她,毫不犹豫地朝着一群小混混冲上去了。

    唐霜心中酸酸涩涩的,父母早亡的她,心中第一次生出了被人牢牢保护在身后的安全感,虽然宋珊珊的肩膀很单薄,个头还比自己矮一些,但今天宋珊珊那份毫不犹豫、毫无畏惧地保护她的样子,唐霜觉得自己能够记一辈子。

    宋山竹正在唐霜的搀扶下,一瘸一拐地往社区诊所的方向走,心中美滋滋的,当然完全不知道唐霜的心理活动。

    如果宋山竹知道唐霜此时正在想什么的话,一定会吓一大跳。

    唐霜如今本应该的心理活动,小说里的句子是这样写的,“唐霜心中酸酸涩涩的,父母早亡的她,心中第一次生出了被人牢牢保护在身后的安全感,韩晟的肩膀宽阔,身高足足高出她将近一头,尤其是那份毫不犹豫、毫无畏惧地保护她的样子,唐霜觉得自己能够记一辈子。”

    宋山竹对于唐霜的内心活动的对象已经从韩晟换成了自己的事情,浑然不知。

    江江飞在宋山竹斜前方,大眼睛看了唐霜一眼,又看了宋山竹一眼,最终还是什么都没有说。

    它不能主动给任务者提示!

    诶呀真是急死了!

    江江的小翅膀急的越扇越快,怎么回事!宋山竹竟然没有发现小说里描写的,唐霜的那些感激的、感动的、崇拜的眼神,全都没有给韩晟,而是一股脑地朝着她来了吗?

    还有唐霜和韩晟初遇之时,两人对视,噼噼啪啪的火花,也完全没有燃烧起来啊!

    如今唐霜的目光全都落在宋珊珊身上,韩晟的目光也全都落在宋珊珊身上,算是怎么回事儿嘛!

    .

    宋山竹在社区诊所里坐下,护士帮她清洗了一番伤口,上药、包扎。

    宋山竹打架的时候厉害,处理伤口却特别怂,护士碰她一下她就要哼唧一声,眼睛里满是泪花。

    韩晟在一旁看得好笑,忍不住传授了宋山竹两句,“打架的时候要是以一对多,很多人打你,你却不能同时打很多人。你要死死抓住那个头目来打,抓着他一个人来打。护住要害部位,其他人打你就忍着,加倍打在那个头目身上。等到那个头目撑不住的时候,你就打赢了。”

    宋山竹觉得韩晟的话很有道理,她怎么就没有想到呢?刚才就是谁打她,她就去打谁,其实砖头落在每个小混混身上的,都没有一两下,根本没有多厉害。

    按着一个人打,确实是好主意哈!

    宋山竹连忙点头,表示受教了。

    唐霜却眉头紧皱,“珊珊,你以后千万不要再打架了,你保护我,我很感动,但是你不要再让自己受伤了。遇到事情,我们尽量想其他的解决办法,好不好?”

    宋山竹被唐霜温柔的目光专注地看着,感觉有种醉陶陶的幸福感,晕晕乎乎地点头答应,“好的,都听你的。”

    片刻之后,宋山竹原本以为伤口已经包扎完毕了,然而就在要走的时候,唐霜看到宋山竹鬓角头发掩盖着的头皮,好像还在慢慢渗血,立刻让护士帮宋山竹检查一下。

    护士剥开头发,看到宋山竹的伤口,诶呀一声,“小姑娘,你这里得缝针!你等着,我给你叫医生去!”

    唐霜顿时一脸紧张,“缝针?珊珊,要不然我们换个大医院去缝针吧?在这里缝针可以吗?”

    宋山竹无所谓地摆了摆手,“没事,缝针而已,又不是什么大手术,在哪里缝都一样。”

    反正她做完任务就走了,缝针缝的好看一点,难看一点,都没有什么关系。再说有头发挡着,谁能看见啊。

    不过很快,宋山竹就发现自己想错了。

    为了缝针,她的头发被剃光了一大块!

    宋山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有点不能接受,“诶,怎么剃这么多啊?你这左边再剃光,都成清朝阿哥头了!”

    宋山竹仔细看了看自己的伤口,缝了四针,根本不长,怎么看也用不着将那么一大块头发剃光啊!

    社区诊所的护士一脸抱歉,“不好意思啊小姑娘,是我不小心,手一抖就剃光了。”

    宋山竹可怜巴巴地看了唐霜一眼,她后悔没有听女主角的话,她应该去大医院缝针的!

    “这可怎么去学校啊……”宋山竹发愁了。

    唐霜说道,“要不然你请假吧,我每天放学后到你家来帮你补习功课。”

    宋山竹本来觉得是个好主意,但是转念想到唐霜每天除了课业,还有很繁重的家务要做,顿时觉得不可行,那样唐霜也太累了!

    “诶,算了,我还是去学校吧。”

    不就是秃了一大块么!有什么可怕的!

    反正十八不会秃,二十八也会秃,她不过是早秃了十年而已!

    .

    宋山竹顶着秃了一大块的发型去上学的时候,果然引起了同学们的围观。

    家长和老师那边,自然也是瞒不过去的,但在宋山竹故意的含糊其辞下,家长和老师都认为宋山竹是被小混混揍了,完全想不到是宋山竹先动的手。

    宋山竹的爸爸态度强硬地要求,以后每天接送宋山竹上下学。

    宋山竹家和唐霜家距离比较近,宋山竹家长也知道那天的大致情况,小混混们是冲着堵唐霜去的,最后唐霜没有受伤,反而自己家女儿受了伤。不过无论是宋山竹的妈妈还是宋山竹的爸爸,都完全没有怪罪唐霜的意思,反而让唐霜每天先走路来宋山竹家门口,然后宋山竹爸爸将唐霜和宋山竹一起送到学校。

    放学也是一样,宋山竹爸爸会绕一点路,将唐霜先送回家。

    宋山竹心中酸酸涩涩的,心想自己要是真的能有一个这样的爸爸就好了

    不过宋山竹之后再也没看过那批小混混们的身影,宋山竹理所应当地认为,是韩晟出面,已经解决了这件事。

    小混混们见到大混混,全都被吓跑啦!

    学校里的老师们,对于宋山竹也只有关心叮嘱、嘘寒问暖,宋山竹特别感激自己在老师心中留下的乖宝宝形象!

    高三的生活就这样有点波澜但又没有太大波澜地开始了。

    宋山竹每天上课,写作业,发现班里的老师们真的特别厉害,讲课讲的特别清楚,不愧是作者笔下的全市最好的学校里最好的班级,配备着最好的师资力量。

    比宋山竹的高中老师,不知道高出多少个等级!

    高一和高二两年,各科都已经将新课讲完了,进入高三,各科老师都进入了第一轮复习阶段,带着同学们从头到尾,复习高中三年的知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