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人,不能随意给承诺!不论是给女人,还是给兄弟。『『ge.

    莫问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而后便扶着腰身走出了人群,唯留他在台子底下干瞪眼。

    四下,依旧投来藐视的目光,一过许久,呆愣地他脖颈都变了僵。

    倒是这般,燃起了他的斗志!

    说了就是说了!大不了努力拼一次!

    ……

    黄昏落,乌云遮。

    天不作美,居然下起了蒙蒙细雨。于霍景腾来说,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

    明明这心里就忐忑,此刻亦是感觉雨滴变沙粒砰砰的落进了胸口。

    “第十七场日昃堂穆云席对含章宫霍景腾。”待霍修翊念完卷轴上的名字,这心里就落了不踏实。

    顷刻间,竟还迎了南宫枭的笑声,“哎呀~景腾师侄居然和我徒穆云席分到了一组!这可~”长音道来,却不再往后说下去。

    如此,更为让人不舒服。

    霍修翊不作回话,仅是侧过身子了逢了他一眼。而后,便又稳稳地坐回了位子,故作冷静的看去了台上。

    霍霆倒是于此刻,左右给了两眼。虽嘴上不说,但这心里可没少落话,自是极为期待孙儿的表现。

    之前说了很多大话,直到站在台上的这一刻,霍景腾就开始紧张的绷起了身子。

    薄唇扯扯,拉了个平直。

    “霍师兄,这是我们第一次切磋功法,师弟受教了!”

    “不敢不敢!”真不愿小脸迎迎,只因对方太过虚伪,他也只好附和一下。

    谁不清楚,他穆云席就从没将他这含章宫的师兄放在眼里过。依稀记得,那一回儿,他跟着楚云天到清黎城抓他,在旁侧站着时,可没少笑他!

    那表情,完全不遮掩,甚是嚣张!

    “那我们就开始吧!还是霍师兄先出招!”

    这话的意思是要让他几招?

    他可受不起他的好心!

    不过,也不会出言拒绝的!他霍景腾向来厚脸皮,同门如此大方的给了他一个「眷顾」,他也只好勉勉强强收下了!

    瞬时,撩眉点头,说都说了,就这么照做吧!

    翻转手心,幻出长剑一柄,用力握紧,开始朝前出击。然,他竟站在原地盘手不动!待等长剑靠近时,才一个跟头的躲离。

    霍景腾拧眉瞧望,左右无人,就迅速的回了头。只是这个回头动作,竟惹来了众多寻仙弟子的哄笑!

    该死!穆云席居然让他这般出丑!

    待他使出真本事!必然让他……

    忽而晃动眸光,竟惊讶的瞧见一个身影,从人群外,一步一步的挤来。

    “依依?”他小声的唤了她的名,目光颤颤难收。

    “师兄?这才出了几招?就不打了?”穆云席显然在一旁等的不耐烦了,两只手臂又在一起盘在了胸前。

    “景腾,你想什么呢!出招呀!”莫问着急的挤来,就站在他的脚底大喊。

    然,他的目光却在她的身上回转不过。

    “景腾侄儿,这可不是平日里打耍玩闹!”

    眼瞅着南宫枭抬臂指指,就跟拿了一棵长木,戳到了他脑门一般。再迎得四下的吵闹之声,真真是扰的他头疼。

    “霍嘟嘟!你想什么呢!还不快出招!”

    “……”

    “台子既然上了,就要打下去!不论输赢,起码对得起自己!”

    这扬手的说教姿态,已是在他的心底挥落了好久。

    今日,终是再一次拥得了。

    霍景腾拧眉正身,同穆云席对视。

    “霍师兄可是休息好了?”

    “别废话了!来吧!”假惺惺的话听多了,也就觉得恶心了。与其在此跟他浪费口舌,倒不如速战速决。

    长剑褪去,于袖口处顷刻滑出折扇。握在手心,抖动撑开。

    “师兄是想拿一把破扇子跟我打吗?”

    “你居然说我这把折扇是一把破扇子?”不禁扯嘴呵呵,“穆云席你是不是太孤陋寡闻了!有空多念念书吧!”

    霍景腾手握折扇,瞬时起步穿行在穆云席身边。一连数招都让其瞧不得清。

    就是要这般击退他的自信!免得听他再在台上说一通的胡话!

    之前还闹莫问将对方当作同门,谦让太多。

    如今,自己倒是也退让的很!

    但并不因把对方当同门兄弟,而是未将对方当成对手。

    摆臂向上,挥至脖颈左方。而后弯于一侧,堵住他要挣脱逃离的念头,再迅速的旋转扇身,直袭他的脸部轮廓,然不是别处,就是他那张因嚣张,而欠打的嘴!

    “哎呀!你怎么不躲了呢?我还以为你速度挺快的!”欠了总是要还的!

    这叫,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穆云席气愤的退了两步,恢复了片刻,便继续朝他出击。自当是惹怒了,不然也不会先一刻动手!亦不再摆他的闲情姿态。

    霍景腾将扇身抖上半空,而后便赤手空拳的防御。一过七八招,愣是没让对方得手!

    连他自己都觉了神奇!不禁低眸看了看自己的两只手,瞬时落下折扇,便又让他攥在了掌心。

    穆云席不服,几次猛烈的出击,却都被霍景腾翻身躲离了。

    “厉害了!景腾!”莫问台下欢呼。

    眸光转转,他对着莫问笑了笑!而后,便轻移双目,看着司绫衣仍旧无声的瞧望。

    但那眼神中带了所隐话语,他看的清楚,必然是在为他拍掌叫好!

    他知道的!并且甚为自信!

    那薄唇边,似还显了点点弯曲。

    穆云席再次突袭,霍景腾侧身躲过,瞬时抓过他的手臂,紧紧拽扯,不容挣脱。

    随后五指并拢,用力划去腋下,将其打下了台子。

    周边这些原不看好他的同门弟子,顷刻变了无声。倒是就此衬托出了另一处,南宫枭那不镇定的情绪。

    “这怎么可能?”

    岳览星一旁看乐,摆着大袖走至其身旁。一面对着师父跟霍师弟说话,一面贴的南宫枭甚近。

    “哎呀~想不到,景腾侄儿的功法竟是如此的突飞猛进!也怪不得,我家莫问亦是这般进步颇大呀!”

    “岳师兄客气了!应是小儿跟着莫问学的!”

    “不论,谁跟谁学的!总而言之,咱俩以后,就别再对他们太过苛刻了!此番看来,两个孩子平日里还是都很用功的!”

    “嗯!景腾!功法不错!值得赞赏!”霍霆虽扬声道了一句,但实则是为了堵徒儿南宫枭的嘴。

    因他此时,已是气的绷了脸色。

    说来,孙儿的功法是学的甚好,然他此刻却将注意力全全集中在了他手上的折扇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