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现在到哪里了?”她问。

    “大概快离开中国的领空了。”

    “哇哦”她点点头,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你真棒!”

    “……”

    回到波士顿,生活一如往常。但平静的表象下,却暗潮汹涌,因为白品柔向林墨玺递了离婚协议。

    林墨玺置若罔闻,在她威胁要走诉讼的情况下,才将协议看了看,然后把其中的条款大改特改五个孩子,他一个都不让给白品柔,甚至还要剥夺她的探视权。

    白品柔自然不同意,两人背着孩子更改了十几次协议内容,一直没达成共识。

    夏季里,栀子花开。

    傍晚,白品柔站在花园里给花浇水。

    林墨玺突然出现,对她说:“去做一身好看的衣服吧。”

    她一顿,回头一看,见他手中有一张请帖,冷冷地说:“不去!”

    “你知道是谁的邀请吗?”

    “不管是谁,反正我再也不会陪你应酬了。林墨玺,如果你还是个男人,就痛快地在离婚协议上签字!”

    林墨玺握紧手指,请帖渐渐在他手中变形。

    片刻后,他吐出一口气,走过去把请帖放在她身边:“欧奇胜的婚礼,你外婆可能会出现。”

    她一怔,接着冷笑一声,无动于衷。

    那有什么用?反正他不会让自己和外婆说上话。

    ……

    法国,天鹅庄园。

    林墨玺的车抵达门口,白品柔坐在车上,面无表情。

    有了上一次的经历,她不再对他抱有任何希望了。

    他,不过是耍着她玩而已。

    林琅在外面敲了敲车窗,林墨玺摇下车窗问:“怎么了?”

    “我先进去啦,里面好像很好玩的样子”

    这次来法国只带了她,林珑他们都在波士顿的家里呢。

    本来林墨玺连她也不想带的,但她早发现父母之间有问题,怕自己不跟着,到时候回去的就只有爸爸或者妈妈了,于是死皮赖脸地跟了过来。

    “去吧,不要乱跑。”林墨玺说。

    林琅转身就跑了,保镖急忙追上去。

    林墨玺回头看着白品柔,伸手握住她的手:“今天之后,我可能就会失去你了。我只想知道……你爱过我吗?哪怕仅仅一秒。”

    白品柔冷冷地扫他一眼:“你不配知道!”

    他静静地看了她片刻,见她真是冷了心的样子,沉重地打开车门下车,然后转身朝她伸出手。

    白品柔看着车外的阳光,觉得自己出去那一秒,他又会狠狠将她推回来,让她再次跌入黑暗、摧毁她所有的希望……以及对他的好感。

    她伸出手,放到他手心里,缓缓闭上眼,往车外挪动。

    她借着他的力量下了车,站在地上,感觉炽烈的阳光沐浴在身上……

    “怎么了?”他问。

    她抬起头,睁开眼,眼睛被太阳晃得睁不开。

    她忍不住笑了笑,然后挽住他胳膊,淡淡地看着他。

    就算下车了又怎样?只要见不到外婆,一切都是枉然。

    他带着她往里走,庄园里风景秀丽,他问她:“我们要不要在这边买一座庄园?以后可以来度假。”

    她皱了皱眉,扭开头。

    他握紧她的手,轻轻颤抖。

    她果然……不再和他讨论将来了吗?

    两人在庄园里闲逛了一会儿,林墨玺的一名手下走过来,在他耳边悄悄说了什么。

    白品柔看了他一眼,他点点头,回头对她说:“我们去找林琅。”

    白品柔握着他手臂的手指动了动,觉得应该说点什么。都到了这里了,或许说句软话,他就愿意带她去见外婆。

    她心不在焉,听到他喊林琅的名字。

    “哎!”林琅答应着跑过来。

    白品柔看过去,赫然瞪大眼

    前方一个满头银丝的老太太坐在轮椅上,她旁边是……叶清苓。

    叶清苓偶尔会出现在媒体的报道上,白品柔早已将她的样子熟记于心。

    白品柔紧紧抓着林墨玺,身子轻轻颤抖。

    金老夫人激动起来,叶清苓急忙推着她走过来。

    白品柔不敢相信,真的有见到她们的时候。她松开林墨玺,蹲在了轮椅前。

    金老夫人伸出手,激动地问:“你……你是品柔?”

    她握住对方的手,点了一下头,哽咽道:“外婆……”

    金老夫人喜极而泣,将她狠狠抱住。

    她呜咽起来,枕在她腿上抽噎不止。

    泪光闪烁中,他见林墨玺逆光站在上方,脸庞模糊不清。

    他在想什么呢?

    ……

    白品柔跟着金老夫人走了,甚至带上了林琅。婚礼结束后,林墨玺孤独地回到酒店。

    他和衣躺在沙发上,感觉全身的力气都已离家出走。

    朦胧间,他听到声音,睁开眼,见白品柔从外面进来。

    他看了看表上午十点。

    怎么可能一觉睡到这时候?是做梦吧?

    他急忙掐了自己一把,感觉到疼,猛地坐起来,死死地瞪着她。

    她往卧室走去,他爬起来跟过去,急促地道:“我以为你不会回来了。”

    白品柔拿出行李箱,开始收拾行李:“我的确不想回来了。”

    “……”但要回来收拾行李。意识到这个,他自嘲一笑,跌靠在墙上:“林琅呢?”

    “在外婆那里。外婆很喜欢她,我让她陪着外婆。”

    “你要带她走?”

    她慢慢叠着衣服,沉默了片刻说:“见到外婆之前,我万分恨你。但见到她之后,我就不恨了。我只是恨你阻挠我见她,既然见到了,就没什么可恨的了。”

    “那你是回来和我再续前缘,还是恩断义绝?”

    “你觉得我们还能再续前缘?”她扭头看着他,嘲讽地道,“林墨玺,我给你无数次机会,你从来不抓住。现在,我还会给你机会吗?”

    “你……”他恍惚了一下,底气不足地说,“你总想要离开我,什么时候给过我机会?”

    “呵……”她冷笑,“林墨玺,我要是不给你机会,会一直为你生孩子吗?五个孩子……我想我一定很爱你。”

    林墨玺呼吸一窒。

    她……爱他?

    虽然不是他期待的那句,但就是这样说,就足以让他疯魔了。

    “品柔……”

    “我知道,你故意让我怀孕,甚至在保险套上动过手脚。但那又怎样?怀孕的主动权掌握在女人手里,我还是医生……我要是不想生,甚至不想让你碰我,我都有一万种神不知鬼不觉的方法。但我那样做了吗?”

    林墨玺浑身一寒。

    不想让他碰她?她是说,让他不举吗?她是医生,他觉得她完全做得到,并且神不知鬼不觉。

    好可怕!

    他顿时冷汗涔涔,发现自己一直在作死的道路上。

    她一定是很爱他,才没有弄死他。

    “所以说,有无数的机会,你没抓住。”她站起身,“我会和外婆回国。她九十高龄,时日无多,她的余生我会一直陪伴,也是对我自己的补偿。至于你……如果你不想惊动老人家帮我打离婚官司,就主动在离婚协议上签字。”

    “孩子呢?”

    她沉默了一会儿:“我不想在这上面继续纠缠,你做主吧。你全部给我甚至不再见他们,或者全部留下甚至阻止我和他们见面,都可以,我无条件接受。”

    “你就这么狠心!连孩子都不管!”他怒吼。

    “我当然不想狠心。就看你会不会那么无情了。我把决定权交到你手上了,不是吗?”

    她合上行李箱,拖着拉杆往外走。

    走到他身边,她淡淡地看着他,等他让道。

    他伸出手,将她狠狠抱住:“品柔……将来,我一切都听你的,只要你再给我一个机会。”

    他已经没有底牌了,只能请求她。

    白品柔推开他,头也不回地离开了房间。

    几天后,金老夫人回国。白品柔想带林琅跟过去,打电话通知林墨玺。

    林墨玺问:“你不回波士顿了吗?”

    “肯定会回的。离婚也要清算财产不是吗?”

    他沉默了片刻说:“我不会离婚的。”

    白品柔皱了皱眉,挂了电话。

    她和金老夫人回国没几天,林墨玺就带着剩下几个孩子从美国过来了。

    他不会走了,更不会和她离婚,打算就这样长期抗战。

    他想,既然她曾经给过她那么多次机会,说不定……她还有机会留给他呢。

    这一次,他一定好好表现。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