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子逃离死地,然后一个右拐弯,上了江边大道。. .

    我们的车子沿着江边的大路飞驰离开。

    阿楠问了手下们,大家都逃了。

    很幸运。

    我在想,这帮四联帮的人如果是有备而来的伏击我,为什么不等着更多人来了,拿枪来了再进攻,反而是急不可待的发动攻击了呢。

    难道说,是他们对我们太轻视了吗?

    我盯着了荣世凰许久许久许久。

    荣世凰从开始跑步累的气喘吁吁胸口起伏,到现在的慢慢平静下来。

    她问我道:“你怀疑这些人是我叫来的,是吗?”

    她紧紧地盯着我的眼睛。

    对,她是心理学的专家,她知道我看着她是什么意思。

    我看了看车窗外,又看看她的眼睛。

    荣世凰说道:“你从来没有对我放下过戒心,我从来不是你的朋友,你从没有信任过我。”

    我说道:“这些人是来杀我的,你看见了。”

    荣世凰说道:“清者自清,我没法证明是我叫来的。那好,你可以让他们杀了我。”

    她很平静。

    我说道:“没什么了。”

    我嘴上说没什么了,但是心里依旧是很怀疑。

    一会儿后,手下打电话过来,他们几个在逃走的时候,打了一个回马枪,去抓了对方的一个看起来是头领的家伙,直接拖进了他们的车子里,开走了,现在就在不远处的江边,三桥桥下。

    我们马上过去了三桥桥下。

    桥上车来车往热热闹闹,桥下静静的,鬼影没一个。

    手下们,抓了一个刚才指挥着那些人对我发起进攻的小头目。

    让手下们一顿操作猛如虎,这家伙什么都招了。

    他们是唐威公司的人,遇到我完全是碰巧的事,就是他们有几个人开车去办事,在外面十字路口等红灯的时候,看到我们车子停在他们身旁,他们当中有人认出来是我,立马就跟了过来,而且马上叫了旁边的人来支援,同时叫他们公司的人来支援。

    这唐威公司虽然快不行了,但是毕竟还只是快不行,没有真正的倒塌完了,他们当中有些人认为是我把唐威玩完蛋了,把他们公司玩完蛋,所以要对我进行报复,为了替他们老板报仇,毕竟他们受老板大恩已久,还有就是把我干掉了之后,就能拿到公司给的一大笔钱,他们公司可是在内部开出了高价悬赏我。

    看来,我真的是误会了荣世凰。

    难怪她如此的平静。

    让他们揍了那家伙一顿后,放了。

    我抽了一支烟,回到了车上。

    荣世凰看着窗外,并不看我。

    我说道:“哎,生气了啊。”

    她轻轻摇了摇头。

    看起来很是失望的样子。

    我说道:“对不起嘛,我这人比较多疑,真不好意思。这样子吧,等会儿请你吃大餐,好吗。”

    她扭头过来,对我说道:“为什么你们都不相信我?”

    是的,确实是她说的这样子,所有的人都不相信她。

    我说道:“是我疑心太重了。”

    我在想,为什么我们所有人都在怀疑她?

    那还不是她自己和那两个队长接触了的关系。

    我说道:“你和那两个出事的队长吃过饭,他们就怀疑吧。”

    她说道:“哦。”

    她看起来有些委屈的样子。

    我打从心底里觉得她有些可怜,家庭是这样子的,父亲这么对她的,关系是完全破裂的。

    加上多年遭到一个疯子的缠着困扰烦扰,家庭的重压,她只能躲在监狱里不敢出去,也不想出去,我们之前还在怀疑,她那么年轻貌美,到哪里工作不行呢,非要跑来监狱里干着苦行僧一般的工作。

    到了监狱里交了几个朋友,还让我们怀疑来怀疑去搞得工作都快没了,连朋友都交不了了。

    这不是很可怜吗?

    我说道:“放心吧,我以后相信你,我们是好朋友,有什么困难你和我说,我会帮助你的。”

    他说道:“谢谢。”

    我说道:“我请你吃饭吧,吃大餐,别难过了,好吧。”

    她说道:“那可以先去见我妈吗?”

    阿楠突然的咳嗽了一声。

    去见她妈妈,是要去刚才的那个片区里去,去了之后不知道又冒出些什么敌人来,毕竟那里胡同窄,小巷子小,如果被堵着了,搞不好能被人整死在里面。

    我说道:“荣世凰,我不是不想去那,也不是怀疑你,只是我要保证我的自身的安全,这样子,让他们送你过去,我在外面等,可以吗。”

    她说好。

    手下们开来了扔下的那部车子,唐威公司的人全都走完了。

    手下们载着荣世凰去那什么什么多超市去见她妈妈去了。

    我则是和阿楠吴凯他们在外面找了个安全的地方等,一家大型商场的门口。

    阿楠对我说道:“这种事情,让我们带着她来就好了,你亲自来,可能会有危险的。”

    我点头,说道:“你说得对啊,但就是说帮她,就来了。以后看来让你们自己来就好。”

    阿楠说道:“这些小巷子里面,最适合埋伏,如果早有埋伏,人多一点,还有枪的话,我们根本没办法逃走的。”

    我说道:“嗯,我记住这个教训了。那你们有没有觉得这个女的有什么问题。”

    他们说道:“没看出来。”

    他们也看不出来。

    我虽然也有些怀疑,但是这只是怀疑,荣世凰自己表现出来的,也都很正常啊。

    手下的人跟着荣世凰去见了荣世凰妈妈,没想到的是,她老爸果然刚好来找了荣世凰的妈妈,还在打荣世凰的妈妈,逼问荣世凰妈妈要钱。

    那超市好多人都在围观。

    我们的人顿时把她老爸拖出去了,拉去一个没人的角落,直接用绳子把他绑着绑在了电线杆上。

    这父亲,也不是个什么好东西,这老家伙就该和那耳环男一样,放进去关个十年八年的,死在里面最好了。

    就在我们在路边等着的时候,我看到一个熟悉的面容,从商场出来了。

    她身旁三个男的跟着,三个壮汉,手上拿着几十个装衣服的袋子,她来血拼来了。

    薛明媚。

    好久不见的薛明媚。

    我给她打了电话,说我在路边车上。

    她惊讶的挂了电话,然后过来,打开车门钻进了车里来。

    一下子抱住我就亲我的脸:“你还记得我啊你!你这没心没肺的小子!”

    果然是薛明媚,还是如此的热情似火。

    我推着她,她还是狠狠亲了我两下脸,问道:“你还记得我啊你?”

    我说道:“我路过的,等人,刚好遇见你,你以为我记得你来找你呢。”

    她松开我:“对,你这么没心没肺的,怎么会记得我。”

    阿楠吴凯识趣的马上下了车。

    我捏捏她的脸,她推开我的手。

    我说道:“捏脸都不行了啊。”

    她说道:“捏这里捏这里。”

    她胸怀面对我。

    我说道:“怕。”

    她说道:“我都不怕你怕什么。”

    我说道:“就是怕。你男人揍死我。”

    她说道:“老娘就知道你有了很多女人,不会把我当一回事的,不过我也无所谓,我的男人比你好多了,身材好,人高,又帅气,最主要啊,身体棒棒,一天七八次,天天来。你不行你。”

    她在调侃打压我。

    我说道:“没所谓啊,我虽然身材不好,人矮,不帅气,身体也不行,别说一天七八次,就是一年七八次也不行,可是喜欢我的女人就是那么多啊。”

    她伸手掐我,一伸手就直指要害,我急忙抓住她的手:“别玩了啊!你要注意身份,注意身份,你现在可是有夫之妇,你还这么癫。”

    她说道:“有夫之妇怎么了,就不能睡别的男人了,睡别的男人能死了。”

    我说道:“也就嘴上说说,要你跟我现在去睡,你愿意啊?”

    她说道:“不用去,现在就来,在车上就可以来!”

    我说道:“车上不行,刚才我过红绿灯,等红灯让敌人看到我在车上呢,直接追过来追杀我。”

    我想着,以后出门坐车上车上的玻璃都只能是深色一点都看不到里面那种贴膜才行了。

    她说道:“在哪,这是我地盘,谁那么嚣张。灭他们。”

    我说道:“对,你不说我还忘了,这是你地盘,你都扩大了地盘了。血拼啊?”

    她说道:“没办法,人老珠黄了,不买点好看的衣服,化妆品提升一下,你们这些臭男人,看都不看我了。”

    我看着她的脸,她的身材,即使她年龄比我大,但是看起来,她也没显得有多大。

    相反,看起来,只有二十出头这样子。

    毕竟是做美容的,而且又有钱,坚持锻炼,坚持保养,坚持护肤,她即使是四十岁,也能把自己弄成二十岁的小姑娘一样。

    完全看不出她真实年龄。

    她问我道:“等哪个美女?”

    我说道:“监狱一个女同事。”

    她说道:“大美女了。”

    我说道:“比你差吧。”

    她说道:“你可是没等过我!真不公平。她去干嘛了。”

    我说道:“她去找她妈妈了。”

    她说道:“你都见她妈妈了!好事将近。”

    我说道:“没有的事了,她家出了点事,挺麻烦的事,她父亲喝醉了来打她妈妈。所以我陪着她过来看看,就是这样子而已。”

    她说道:“哟,这样子,那你还叫我来见你,等下她看到我跟你那么亲密,会不会把你们感情搞破裂了。”

    我说道:“这都哪跟哪啊,我说了跟她没关系了。”

    她问道:“没关系,那你跟谁有关系,监狱长,贺兰婷,黑明珠,明总,彩姐?你谁都有关系好吗你,你还有谁没关系的你。”

    我说道:“唉,不要说得我好像只要是个女人都扑上去好吗。”

    她说道:“这可是本事,你看这么多有本事的女人,多少男人想睡都睡不到。我老弟多厉害,是不是?”

    她伸手就往我下面又来。

    我说道:“别闹了,真的,你看你,都有男人了,还一点都不知收敛,不守妇道可不行啊。”

    她说道:“去他妈的妇道。天天对着一个男人,腻。”

    她嘴上是这么说,实际上,她是守妇道得很的,只是她对我就是习惯了这样子的交流方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