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瑟自然知道,秦梦舒口中所说的那个黑衣人是谁,他也知道,黑衣人的目的是什么,但是要他怎么说呢,怎么去回答秦梦舒这样一个问题的呢?

    难道,要他简单直白的告诉秦梦舒,因为你之前是个哑巴,一个哑巴的身份,不足以成为他的正室夫人,德不配位,所以,他的父王便要取她的姓命?

    这样的话,亚瑟实在说不出口!

    故而,现如今的亚瑟,也只能打哑谜,顾左右而言他!

    “是吗,有这样的事情,我一定派人仔细去查。对了,你现在已经醒了,我知道,你虽然不是真心想要嫁给我,但我们的婚礼,却是不能再拖了,你现在感觉怎么样,如果身体能够承受得住,那么,我们就择吉日,将婚礼办了!”

    果不其然,当亚瑟提到婚礼的时候,秦梦舒原本所有的注意力,都在这一瞬之间,得到了很好的转移。

    说起来,无论如何,她都是不会再去触碰关于宁远的丝毫东西了,属于她的爱情,也跟随着宁远一系列的渣男举动,而狠狠的破碎了。

    既然此生都不会再爱了,那么,与一个什么样的人结婚,又能有什么区别呢。

    更何况,位高权重,并且拥有盛世美颜的亚瑟,于她而言,似乎并不吃亏!

    再怎样说,亚瑟也是苏米雅帝国的皇子,现下又新封了一等公爵,他的婚礼,原本便该是举国瞩目的!

    或许在宁远的心中,她秦梦舒,早就已经是一个死人了吧。

    如果,如果她以凯瑟琳的身份,与亚瑟大婚,那么,帝国一等公爵与夫人的大婚照,肯定会通过各种各样的媒介,传遍整个世界!

    想到这里,秦梦舒的脑海中,没来由的想到了当初早产的导火索,若非看到宁远与赵雪瑶的婚礼盛况,她或许也不会早产,也不会在肚子上,留下那样一条又丑又长的疤痕!

    那么,接下来,就来实验一番,如果她与亚瑟大婚的照片传播出去,不知道宁远看到了,会是怎样一种心情!

    念及此,秦梦舒有些痴痴的点了点头,眸光迷离的看向远方,无喜无悲的道:“一切,你做主就好!”

    面对这样的秦梦舒,亚瑟的心,没来由的再度狠狠的疼了一下,秦梦舒此刻迷离的眸光,大抵是因着触景生情,想到了当初与宁远的婚礼,所以伤怀了吧!

    没来由的,亚瑟缓缓一把将秦梦舒抱在怀中,鼻尖传来秦梦舒发丝之上,残留的淡淡薰衣草的香味,借着绚烂的阳光,画面瞬间美好到了近乎不真实的地步!

    秦梦舒略微有些尴尬的摸了摸耳朵,稍稍挣脱亚瑟的怀抱,低着头,无言,也没有去看亚瑟的脸。

    她实在不知,该以一种怎样的身份,或是怎样的姿态,去面对这个男人!

    拒绝的话,分明已经到了嘴边,却是怎样,也说不出口,只能如此,只好如此,默然无言,希望亚瑟能够明白她的心意!

    “对不起,是我太过心急了,即便你的心,是一

    (本章未完,请翻页)

    块千载的寒冰,我也会用我这一颗炙热的心,一点点将它融化,我相信,我一定能等到你,等到你心甘情愿,将自己交给我的那一天!”

    这样令人心惊肉跳的情话,倘若秦梦舒当真是个未经世事的小姑娘,一定会在听到的这一瞬间,便完完整整,彻彻底底的交出自己的一颗真心!

    然而,现下的她,却是再怎样也不能的了!

    当初的宁远,何其深情,比起现在的亚瑟,只能用有过之而无不及的来形容。那个时候的秦梦舒,也曾经那样的相信爱情,相信宁远,相信男人!

    为此,她付出了一切,付出了她能够给予宁远的一切!

    然而,她所有的付出,却并未换来宁远丝毫的疼惜,得到的,不过是伤痕累累,撕心裂肺!

    罢了罢了,她不敢,也不愿,再去相信,那所谓的爱情!

    “好了,我的错,不应该在这个时候,跟你说这些,父王母后,包括整个苏米雅帝国的子民,都在等待你我之间的盛世婚礼。现下你已经醒来,并且顺利的生下来艾丽莎公主,我也应该去准备准备,迎娶你的大典。至于你,将将醒来,就不要想那么多了,好好休息,等着做最美的新娘!”

    亚瑟的一席温暖的情话,换来的,只是秦梦舒良久的默然无言,深情凝望的那一刻,他感受到了从秦梦舒身上传来的,深深的尴尬与伤情!

    得不到秦梦舒的回答,他也只能自己给自己找个台阶下!

    望着亚瑟迎着绚烂阳光离去的背影,秦梦舒心头,总有一股说不出来的凄凄之感。这一生,她究竟是要辜负他了,如果可以的话,那么,来生,就来生再来还他的这一份情吧!

    苏米雅帝国皇室城堡… …

    当王妃娘娘听闻秦梦舒并未死去的消息的那一刻,自然是勃然大怒的,不由分说的,便是要杀了黑衣杀手全家的姓命,以泻心头之愤!

    “王妃娘娘息怒,属下虽然没能杀了凯瑟琳夫人,但却得到了一个十分震惊的消息,这个消息,对娘娘来说,一定有用的!”

    王妃娘娘勃然大怒之下,黑衣人也只有跪地哀求的份了!

    “好吧,本宫给你一个自救的机会,说吧,到底是什么消息,能不能抵得上你全家老小的姓命?”

    王妃娘娘虽然处于极致的愤怒之中,但多年执掌后宫的经验告诉她,不能忽略这些小人物们,打探小道消息的本事。

    有时候,往往越是重要的大事,越是从这些小人物的口中传出!

    自然了,她这样一席话,也是威胁十足的了。

    “是!”黑衣人只觉背心都被冷汗湿透,跪在地上的身形也不敢起身半分,双膝跪地道:“属下奉命刺杀哑女凯瑟琳,当时得到的消息是,凯瑟琳昏迷不醒,奄奄一息。但是,当属下抵达亚瑟公爵府时,凯瑟琳已经醒来,并且,她不光不是个哑巴,还生得很漂亮,是个东方女子,魔法修为之高深,更是不在属下之下,绝对是一位魔法高手,若非属下的

    (本章未完,请翻页)

    霹雳火,能够隐匿身形,只怕已经死在了她的手中!”

    “什么?”

    几乎是在话音落下是瞬间,王妃娘娘只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

    她原本以为,这个凯瑟琳,只是一个三等伯爵的义女,来路不明的女人罢了,完全上不得台面,亚瑟选择她做自己的一等公爵夫人,根本就是个笑话!

    现下看来,却不尽然!

    一个心机城府如此之深的女人,又岂会是草包!

    “东方女子!”

    王妃娘娘自顾自的呢喃了一句,心头却瞬间闪过一丝不祥的预感。

    难怪,难怪当初与儿子那般不和的亚瑟,竟然会主动提出,要跟随儿子一同访华,如此看来,是早有目的!

    现下再来想想,这个凯瑟琳原本便是个来历不明的,王妃原本还以为,凯瑟琳只是亚瑟在外面的风流债,现在看来,倒是不尽然呢!

    这个凯瑟琳,或许正是华夏帝国某个大势力家族的女儿,和亚瑟一并串通起来,要颠覆苏米雅帝国的统治,到时候,亚瑟荣登苏米雅帝国帝王之位,而这个凯瑟琳背后的家族,也能够得到华夏帝国极大的统治地位!

    还真是一招合作双赢的好政策啊!

    若非此番传出凯瑟琳是个哑女,国王陛下亲自派杀手去清理门户,只怕这凯瑟琳的身份,还会一直隐瞒下去!

    一个三等伯爵的义女,一个来自东方的女子,妩媚万千,修为甚至比帝国皇家杀手的修为还要高,若然说这个女子,只是一个普通的女子,只是亚瑟在外面惹上的风流债,这样的话,又有谁,能够相信!

    如此想来,也难怪当初亚瑟执意要娶她为正妻,也难怪当初亚瑟这般的维护这个女人!

    原来这个女人的身份,从一开始,便是不简单的了!

    示敌以弱,然后突然袭击,好一个亚瑟,好一个凯瑟琳!

    “罢了,这一次本宫就放过你,你先下去吧!”王妃娘娘独自一人,遐想万千之后,最终还是放了黑衣杀手!

    毕竟,她以后还是要在苏米雅帝国混的,事情做得太绝了,终究是不好了。原本从一开始,她便也只是想要威胁黑衣杀手罢了,断然不会为了一个小小的凯瑟琳,去要那么多人的姓命!

    即便她当真心狠手辣,国王陛下那里,也究竟是过不去的!

    黑衣杀手闻言,自然如蒙大赦,连忙谢恩:“多谢王妃娘娘,那,属下的家人… …”

    “本宫还没有那么狠的心,已经放了他们了,你现下回去,便能见到他们!”

    王妃娘娘的心情,虽然不好到了极致,但却也不屑,解释这一两句!

    “多谢娘娘,多谢娘娘!”

    黑衣杀手深深三拜,随后离去!

    黑衣杀手在见王妃之前,自然已经见过了国王陛下!

    此刻,国王陛下已经知道凯瑟琳并未死去,也不是哑巴,甚至还是一个修为深厚的东方美人!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