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钰强忍着麻意蹲坐在地上,看着这个凹凼微微愣神。

    她还记得自己刚开始拿着这个钯时的感受,仅凭她所感受到的那种重量是无论如何都不会对着地面造成如此大的破坏的……

    想到这里,苏钰的脑海里再次闪过了猪八戒的九齿钉耙。

    就在苏钰盯着这钯愣神之际,高翠兰急急忙忙的撩开帘子跑到后院来了。

    她急促地跑进了房间,一进来看到的就是苏钰蹲在地上,紧盯着这四分五裂的地面的模样。

    她皱着眉,眼里充满着担心,细声道:“阿姐,刚刚我在外面就听到了你这儿传来的声音,你没事儿吧?”

    “没事儿。”苏钰轻轻地拍了拍自己有些酥麻的大腿,打算站起身子来……

    目光正好落在了高翠兰的肚子上。

    “翠兰,你今天怎么毛毛躁躁的呀,都是要当妈的人了,还这个样子。”

    说着,苏钰扶着凳子,站起身来,把凳子摆到了高翠兰的面前,眼底泛着笑意,继续说道:“你这丫头,刚刚听到声音就该跑过来吗?要是这边有什么危险,你打算如何?”

    高翠兰有些无措的看着苏钰,也不理会她递过来的板凳,径直站在门口,嘴里似乎在喃喃着什么。

    苏钰看着她这个状态有些担心,凑到她跟前废了好大劲才勉强听清了她的话,她声音颤抖着:“孩子?我有孩子了?”

    “翠兰你怎么了?”苏钰叹了口气:“难不成你记忆被人篡改,让你连腹中已有孩儿的事儿都忘了吗?这也太缺德了吧。”

    高翠兰莫名慌张地别开了原本与苏钰对上的眼睛,身子还在颤抖,嘴里的话却一直未曾停下:“我不知道……”

    看到这一幕,苏钰深吸了口气。她也无力改变这个事情,现在能做的就只是好好的安慰一下她了。

    她轻轻地握住了高翠兰尚还在颤抖着的手,道:“翠兰,看着我。”

    在她的注视下,高翠兰的眼睛望来,渗出了丝丝泪光。

    她揉了揉高翠兰的手背,试图安慰下她这种不安的情绪。

    “翠兰,方才一忙起来都忘记喊你吃饭,你现在饿吗?”苏钰轻声转移话题道:“真是抱歉,你在因为这事儿怪阿姐吗?”

    高翠兰把手不动声色地抽了回来,摇了摇头,说道:“不怪,阿姐别太担心,我也不饿……”

    说着,高翠兰悄悄往后退了两步,在苏钰肉眼可见的情况下两颊飞速涨红。

    苏钰有些担心的望着她,只见她双唇微张道:“阿姐,我先去大厅坐坐好吗?我没事儿……”

    苏钰还是觉得自己放心不下她这般模样独自一人坐在前厅,想了想,继而问道:“翠兰,先去二姨家坐会儿如何?”

    高翠兰再次对上了苏钰的眼睛,道:“为什么要去二姨家?我自己一人在前厅足矣呀。”

    苏钰叹了口气,不由分说地拉起了高翠兰的手,道:“你今儿个若是不去,阿姐会担心你,就不给你修这个钉钯了!”

    高翠兰的眼神霎时间就暗了下来,经过一番深思熟虑,终于点了点头。

    苏钰这才露出了满意的笑容,若是不将她安置好,她是真的觉得自己也无心修东西了。

    这丫头,总是惹人担心。

    不过还好,现在也能有个人给她照料着。

    苏钰急急忙忙地将她送到了高二姨家,来回忙活了半天,终于再次回归到了正途。

    她重新将坠落到地上的钯拾了起来。

    身为一个常年与物件儿打交道的人,苏钰对各种物件前后细微的差距相当敏感……

    这钯,摔了一次以后竟然变得重了几分,也不知道是有个什么原理。

    苏钰重新将钯固定在了工作桌上,因为已经有了一次失误的经历,这次她做得是分外小心,甚至还拿出了自制的手套……

    许多从曾接触过这一行的人,总是会被电视误导,以为他们向来是一丝不苟的带着手套进行各种各样的操作。

    其实不然,在日常的修复工作中,为了能更直观的去了解文物的需要,修复员们大多是选择赤手去与文物接触。

    苏钰正是养成了这般习惯,此时带着手套,只觉得自己浑身难受,但是却又不得不这样。

    她的手轻轻地触摸在钯的断口处,脑子飞速运转。

    她此时所能想到的修复这钯的方案里,最具有实用价值的就是回炉重造……

    想着,她熟练地从院子里拾了些柴火加到炉灶里,拉动鼓排,一丝不苟地盯着火焰从暖色渐渐变到冷色。

    她的手心微微冒汗,几经试探这才小心翼翼地握住铁铗将盛放着钯的器件放了下去。

    受到条件的限制,这个用耐火砖自制的容器并算不得安全,随时都有着爆裂的危险。

    面对着高达1500摄氏度的高温,苏钰不禁害怕地退后了两步。

    她试探着往前探了探身子,深吸了口气,这才怂着胆子往炉子里望了一眼。

    只见炉子里的火焰因为高温渐渐变成了白色,闪着亮到刺眼的光,炉子深处的钯却安然无恙。

    苏钰凝神看着这钯,它安静的躺在容器内:雕花依旧在,因灼烧而出现的赤红色更给它添了几分神秘的色彩。

    她一面看着,一面下意识地就将手就着手套伸入冷水中,一手握住火铗,轻轻一用力就已然将容器连着钯一起取了出来。

    直到她的手再次伸入水中,被冷水一激这才渐渐地回过了神儿来。

    苏钰有些不知所措,只觉得自己头皮阵阵发麻,却见她的手依旧是不听使唤的律动着。

    她的手熟练地抡起大锤,三下两下;几经敲打,已然将钯缺失的一齿重新连上。

    而后,小锤叮叮咚咚的声音一直响着,它在她的手中灵巧地穿行在钯上雕刻着祥纹的各个位置,只见原本被大锤锤得平整的地方再次开始变得凹凸不平……

    只是这凹凸得充满了美感。

    苏钰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切,原来,钯上的祥纹并不是雕刻上去的吗?

    她的手并不理会她的惊讶一直到淬完火才停了下来,此时的钯已然如新……

    苏钰被自己手上神乎其技的能力着实吓得不轻。

    她还记得邻里常说原本的她具有特别厉害的修复能力……她一直讲这话看作是句寻常的夸奖,从未当过真。

    而今见得如此,她实在是想不出除了是原身的身体记忆造就了这本领以外的其他原因。

    这本领,着实自愧弗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