趁着天色还未完全黑透,苏钰赶紧将钯重新用来时的花布包裹好,一手拿着敲上了高二姨家的门。

    “钰丫头,你来了啊。”高二姨满脸喜色的开了门,轻轻地拂了下她散落到额前的碎发,道:“方才我还在念叨你呢,这人啊果然是不禁念叨。这不?一念叨你就搁这跟前儿来了。”

    苏钰嘿嘿一笑,接过话道:“我这不正是感觉到二姨在想我嘛?我自然是不能让二姨空想呀。对了,现在翠兰还在吗?”

    “你这丫头诶……”高二姨叹了口气:“都不关心一下老年人。”

    苏钰嘿嘿一笑,跟在高二姨的身后,也不再坐应,穿过假山流水直奔大厅。

    还未进屋,高二姨停下了脚步,道:“翠兰就在这儿。你先玩着,二姨我现在有点事儿。”

    苏钰微楞,点了点头,道:“二姨你若是有事儿就先去忙吧,我也不耽搁你时间了。”

    高二姨深深地吸了口气,仿佛压下来什么想说的东西,最终只是伸手摸了摸苏钰的脑袋,轻声道:“乖。”

    说完便转身往后院穿去。

    苏钰望着她远去的身影,直至她消失在了转角处,这才扭头重新望向了屋子。

    还未进屋,她抬眼便看见高翠兰与二姨父相谈甚欢的一幕,高翠兰眼底的喜悦溢于言表。

    正此时,高翠兰余光突然瞥见了苏钰的身影,她也顾不得与二姨父继续交谈,径直起身迎了去:“阿姐,你来了呀。”

    苏钰站在台阶上,弯了弯眼角,道:“是啊,我来了。翠兰你乖乖告诉我,你在二姨这儿有没有听话啊?”

    “我很听话的。”高翠兰辩解道,眼里闪着光,目光驻扎在了苏钰手上拿的东西上。

    “阿姐……你手上拿的是什么呀?重不重?需要我来帮你拿吗?”

    “这个东西一点也不重,不用麻烦你,”说着,苏钰挑了挑眉故意逗她道:“唔,你怎么就只看得见这东西啊,你说说,你关心的到底是阿姐还是这个钯呢?”

    高翠兰轻轻伸手够了钉钯一下,没够着,瘪嘴道:“我最关心的一直都是阿姐,这次只不过顺带关心一下这个钯嘛。”

    苏钰轻笑着,将钯藏于身后绕进了屋子里,接着道:“既然翠兰最关心的是我,那这个钯就先放在我这儿,等我玩腻了再拿给你好不好?”

    “不要,”高翠兰紧跟着走了进来:“阿姐你还给我嘛!”

    “阿钰你就还给他吧。”

    一句男声打破了她们的玩闹。

    苏钰闻言望去,一直在旁边坐着品茗的二姨父不知道什么时候站了起来,他轻声道:“这钯他拿着有大用途,这可是急事儿,不开玩笑。”

    “急事儿?”苏钰停下了手中的动作,低头重复了一遍。

    她不记得这钯于高翠兰是否是真的很重要,只记得往前一两年……

    除了猪八戒,她的家里没人会这么宝贝一个钉钯。

    “这钯是与那猪刚鬣有关的吗?”苏钰似乎抓住了些什么影子,扭头对高翠兰问道,顺带着乖乖将手里的东西递了出去。

    “是啊……”

    高翠兰伸手将包裹接了过来,紧紧地抱于怀前,抿了抿嘴道:“这钯是猪刚鬣的……我替他收着,谢谢阿姐。”

    “还真的是他的?”苏钰睁大了眼:“不是说猪八戒的九齿钉耙有五千零四十八斤吗?怎么我拿着就像五斤啊?”

    高翠兰听着她的话,本想作答……

    她猛地一抬头,有些惊恐地问道:“不是,阿姐,你怎么知道他叫猪八戒啊?”

    苏钰没想到自己顺口一说竟然把习惯称呼都说出来了,在这个时候,猪八戒还没有跟着唐僧去西天取经,用的还是猪刚鬣这个名字。

    正当苏钰打算张口,高翠兰已经抢先一步叹了口气道:“也是,你确实是应该知道的,毕竟……”你是他的孩子。

    “可不是嘛。”

    还未等苏钰回神,二姨父也出声附和道。

    她只觉得自己有点懵,这会儿屋子里就他们三人,那俩还在跟她打哑谜。

    “你们到底是在说什么啊……八戒……这是我给他取的外号,他不是过午不餐嘛,这是八戒以上的才有的规矩不是?”

    “阿姐你说的很在理,”高翠兰敷衍的应是:“我觉得也应该是这个样子。”

    二姨父颇具深意地看了高翠兰一眼,也开口道:“我也觉得这个名字挺适合猪刚鬣的,他可不就是八戒嘛。”

    “是啊,是啊。”高翠兰附和。

    苏钰有些无奈,岔开话题道:“我怎么觉得翠兰你与二姨父有什么秘密没告诉我啊,你这才一会儿就已经这么熟悉了吗?”

    “我俩这不是一见如故嘛。”高翠兰嘿嘿一笑,接过了苏钰的话:“阿姐,我和二姨父挺有缘分的……若不是今天天色不早了,我只怕还能与他再聊上个几钟头。”

    二姨父在旁边微微点头,眼珠子一转道:“是啊是啊……对了,翠兰你不是还有事儿吗?我这儿就不留你了,你尽管出去吧,你二姨这会儿应该在后院看书,你去打扰她也不好。”

    苏钰只觉得这个话题转的太快……

    “是啊,谢谢二姨父提醒,我这就收拾着东西先走一步了,”高翠兰很快的接过了二姨父的话,返回到她一开始坐的位置上将藏青色的包裹捧了起来。

    “阿姐,方才我忘记把这东西给你了,”只见她走到了苏钰面前,眼底写满了正经:“这是老鹰茶,听说你很喜欢,猪刚鬣他特地给你带来的。”

    苏钰怔怔地接过包裹,低头看了一眼,道:“这老鹰茶……怎么给了我这么多?这不是福陵山上的特产吗?”

    高翠兰弯了弯唇角,道:“因为他要走了呀,很久都不会回来了……这茶,应该够阿姐你喝一段时间了吧?”

    说完,高翠兰径直走出了苏钰的视线,没留给她一点反应的余地。

    苏钰总觉得又哪儿不对劲,但是却怎么都想不出个名堂来……

    一直到她在高二姨家吃完饭,回到家都没想出来。

    她躺在院子里,用凉席铺在身下,抬头望着天上的星辰。

    月明星稀……的的确确是个好天气啊。

    只是,这事儿究竟是哪儿不对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