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黛玉听到苏钰的话,不疑有他,再次深吸了一口气。

    “姐姐,这屋子里真的是有股松柏味吗?”白黛玉双手托腮,有些疑惑的问道:“我怎么不管怎么都闻不到啊?”

    苏钰看着她笑了笑,道:“没事儿,闻不到算了,兴许是我出现了什么幻觉吧。”

    “幻觉么……”

    白黛玉似乎知道了什么,眼底闪过了一丝惊恐,转瞬又被她藏到了无忧无虑的眼神底下。

    苏钰正好捕捉到了她眼底的这一丝惊恐。

    她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也不道破,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小秘密。

    “是啊,我觉得那大概就是幻觉吧,不然怎么就我一个人闻到了?”苏钰唇角微微上勾,继续说道:“兴许是我平日里本来就很喜欢这个味道,这段时间没用香薰,有些想念了吧。”

    白黛玉听了她的解释,深有同感的点了点头,说道:“应该是这样吧,我也有点这种。之前庄子里还有人的时候,我在外面,有时候特别饿,闻到庄子里飘出来我喜欢的饭香,我顺着香味找去,却发现那家人根本就没有做饭。”

    看着白黛玉这副天真的模样,苏钰不禁有些想笑。

    这丫头虽然和高翠兰一般的可爱,但是确实是不一样的……

    至少高翠兰不会一天到晚就想着吃饭,她每天可是无甜点不欢的,要是很久不吃饭,对她也不见得有多大的影响。

    还有……不知道翠兰肚子里的孩子现在多大了……

    这么久也应该显怀了吧,也不知道庄子里面的那些人会不会歧视这个孩子。

    “姐姐?”

    白黛玉看着苏钰蹙眉走神的样子,不禁有些担心的出言问道:“你这是有什么心事吗?”

    苏钰这才回神,眼底浮起一丝笑意,道:“我在想家里那个妹妹呢。”

    “姐姐你家里还有一个妹妹吗?”白黛玉眼底闪过一丝不安,问道:“我怎么没有听你提起过啊?”

    苏钰点了点头,眼神飘向了远方道:“她和你一样可爱。她是我大舅家里的,平日里同我关系挺好,也很喜欢粘我……”

    “也不知道她现在如何了。”

    白黛玉微微低下了头,继续问道:“所以那个姐姐也不是你的亲妹妹是吗?”

    “确实不是,怎么了?”苏钰随口反问道。

    “那真的是太好了!”白黛玉脸上的焦虑不安瞬时一扫而光,眼尾弯起了一个好看的弧度:“所以她和我是一样的。”

    苏钰原本涣散的眼神一下子凝聚,她轻轻侧身看向了白黛玉。

    虽然她能感觉得到白黛玉对她的情感不像是作伪,但是她实在是想不通。

    明明二人认识也不过几天,可她偏就像对她有很深的情感一般。

    苏钰晃了晃脑袋,将这一些与修复无关的东西抛在脑后,重新恢复到了正经的模样。

    “黛玉,你现在收整好了吗?”苏钰正色道:“若是好了我们就去找一节合适的荆木吧。”

    白黛玉乖巧地点了点头,站起身来挽着苏钰的手臂,道:“姐姐,我带你去,这片地方我可熟了。”

    苏钰看着她这模样,眼睛忍不住的弯成了一条线。

    她回房间用布包裹好从林老那儿借来的镰刀,握在手心。

    鬼使神差的,她又退回去拿了一个小布袋,将木簪装了进去,贴身携带。

    “姐姐你快来,”正当苏钰将东西都收整好,就听到了白黛玉清脆的声音。

    “来了,有什么事儿吗?”

    苏钰挽起裙角,扶着楼梯慢慢下楼。

    只见白黛玉坐在桌前,桌上摆着好几样吃食。

    白黛玉的眼睛一直没有离开这桌子食物,她的眼睛一如既往的闪着光,兴奋道“姐姐你快看,这一桌子东西是不是都特别漂亮!”

    苏钰点了点头,这桌子东西确实看起来很有食欲。

    但是却全是一些不抵饿的糕点。

    “姐姐,你快试试这桂花糯米丸,看看好不好吃!”

    白黛玉看见苏钰走了过来,眉眼一弯强力安利道:“以前耿奶奶很喜欢做这个糕点,这桂花虽然是去年的,但是它经过制作不仅没有坏,反而是变成了果脯,反而变得更加醇香。再将这桂花果脯混着新鲜的糯米揉成丸子,放进锅里用桂花酿蒸煮……一开锅就是香气四溢,可好吃了!”

    苏钰笑了笑,坐在她的面前,也不辜负她的好意,熟练地使着筷子夹了一个丸子起来。

    这个丸子不算大,看起来正好是一口的分量,表面上微微有点泛黄。

    摆在盘子里的时候还不觉得,这一夹起来,香气瞬间就往空气中散开了去。

    苏钰在白黛玉的注视下将这个丸子放入口中,浓香在口中四处溢开,糯米经过桂花酿的蒸煮,冲淡了桂花果脯原本有些腻味的甜。

    本来苏钰吃不了特别甜腻的东西,这会动筷子也只是因为不忍心辜负白黛玉那期待的眼神罢了……

    谁知道这一吃下去,竟然还有些喜欢上了。

    白黛玉看着苏钰满足的样子,嘴角上扬,道:“姐姐,你再吃吃这个柳叶竹香糕!你看好看吗?”

    苏钰顺着她的目光落在了一盘糕点上,这糕点看起来略微有点松软,有点类似于黄豆糕的模样。

    白黛玉眼底的光一直闪着,她兴致勃勃的继续讲解道:“这个是我将初春的柳叶封存在竹筒里,加上适当的糯米埋在土里发酵,等大半个月左右就取出来……然后将发酵好的取出来,重新放入黄豆在里面蒸煮,将它碾成泥,加上一点糖混合均匀,做成模样重新放回去蒸煮,上面淋之前取出来的汁液。等它基本成型,再将最后一次汁液全部淋到上面,再次煮干就成这个样子了。”

    苏钰听她讲的微楞,筷子停在半空中:“这些糕点都是你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