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纸扇一点一点的在自己手里恢复了最初的崭新模样,苏钰的脸上终于浮起了一个笑容。

    她的手指落在太阳穴上轻轻的揉了揉。

    也不知道是不是这几日里做的东西确实多了些,她的头有一种像要炸裂的疼痛。

    她撑着桌子站起身来,将纸扇搁在一旁,用尽浑身的力气往床那边走去。

    苏钰只觉得此刻的自己连一点站立的力气都快没有了,一靠到床边上,瞬间就浑身软绵的躺下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太久没有做梦,她一躺下便立刻进入了新的梦境。

    她往四周看了看,她似乎是在一间屋子里,拿着她的人身着墨绿色外衫,身上还带有一股熟悉的松香味。

    和她在白黛玉屋子里闻到的似乎一模一样。

    就在她四处张望的时候,拿着她的人突然站起了身,来回踱步。

    耳畔响起了那个人略有些急躁的声音:“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想的,怎么杏仙说什么他们就答应什么呀……”

    杏仙吗?

    苏钰默默消化着这个名字。

    这个名字她略有些印象,似乎是唐僧师徒西行路上遇到的一个女妖精。

    但是她已经想不起这妖精到底是怎么一个情况了。

    她屏住呼吸,只听见那个声音继续喃喃道:“我不过是出去了十年而已……明明走之前还说好的一起修炼,若是没那个长生的机缘,殉道也无妨,怎么这会儿倒是都想起走这外门邪路来了?”

    苏钰感觉自己一下子被撑开,视线也开始变得更加宽阔。

    随着拿着她的手一阵阵晃动,她不断的感觉到有风在与她碰撞。

    所以……

    这纸扇也是法宝吗?

    因为视线的陡然开阔,她顿时就看清了拿着她的人的那张脸。

    那张脸看起来与白黛玉的林爷爷有那么几分相似,但是看起来却要更加年轻一些。

    他说话的声音也比在庄子里听到的时候更加清脆,以至于她刚开始的时候都没往这上面想过。

    只见林老眉头紧皱,踱步来去,随意寻了一张木凳坐下。

    他衣裳刚才碰到凳子,又立刻站了起来。

    他起身,推开了门往外走去。

    甫一开门,苏钰就闻到了好大一股熟悉的味道。

    像是各类花香木香混杂在一起一样。

    “劲节,你怎么出来了?”一个身着褐色长袍的中年男子问道:“你这不是刚才回来吗?怎么不在屋子里多休息一下。”

    “就是就是!唐僧过几天就要来了,到时候咱们可得好好招呼着,那会儿指定累,你现在就该多休息缓缓!”

    苏钰寻声望去,只见说话的是一个圆脸的青年。

    “孤直、凌空。”林劲节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无力,但是他的手劲却是挺大的,苏钰只觉得自己被人用力地压了压,有点疼。

    只听到他有些无奈的声音继续说道:“咱们不是说好了的吗?自己修炼得的长生才是最可贵的,不走那些歪门邪道的呀……”

    “劲节,你怎么能说这是歪门邪道呢!”

    说话的是那个一直站在旁边看着他们的,身着浅粉红的少女,声音清脆如铃,看起来还有那么几分俏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