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劲节也被这异象惊醒了来,金光刺眼,却让他莫名的觉得心安,仿佛早年他因为修炼不当造成的隐患也都被这金色抹平了一般。

    他缓缓地睁开迷糊的双眼,感受着自己心境的变化……

    他是散修,一直以来资源都比较稀缺。

    他唯一的一个法宝还是在他还没成精时,一个路过的书生为他画的一把纸扇。

    那把纸扇被书生埋在了他的树根处。

    平日里他修炼,纸扇便在他的树根旁汲取他散落出来的灵气。

    这把纸扇与他有缘,从他刚开灵智时见到书生作画开始便已经知道了。

    虽然那时候他法力还比较弱,连自己的化形都达不到,但是他还是义无反顾的每天都分一部分灵气用以纸扇的保护。

    纸扇在他的根部日积月累的吸收着灵气,也许它与他是真的有缘。

    在他能化形的那一天,纸扇也变成了法宝。

    虽然这纸扇的法宝等级很低,甚至还几乎没有伤害力,但是这些都掩盖不了它是法宝的事实。

    很长一段时间,这法宝在荆棘岭都是独一份的。

    再加上他是荆棘岭上修炼最久的妖精,自然而然的他便成了大哥……

    至于杏仙的发簪,那是后来一次偶然机会,她与一个散修道人私许终身时,道人送与她的定情信物。

    说实在的,林劲节也不知道那个道人最后如何了,他只记得,自杏仙有了这发簪以后就再也没见过那人了。

    “劲节兄。”一道略有些低沉的声音响在了他的神识里,打破了他的回忆。

    林劲节这才反应过来,在神识中回问道:“郭虎,你这大半夜的来找我,又想同我说些什么?”

    “我这不是看见一道金光吗?”郭虎嘿嘿一笑:“那应该是什么法宝出世了,那地儿似乎离咱们这儿不远,要不要去看看?”

    “不了,若这真的是有什么法宝出世,怕也是轮不到我们这种修为低下的小妖精……那些大神早就给它收走了。”

    “这不是只去看看嘛,凑个热闹而已,又没想咱真能得到这东西。方才找你前我打探了一下,那老牛似乎也要去。”

    听着老虎的话,林劲节不禁一愣。

    那牛妖的法力比他们高了不少,若是他也一同去,倒没那么危险了。

    想着,他继续问道:“你确定老许会去?”

    这一点郭虎也不大能确定,他停顿了两秒:“等我一下,我先去问问。”

    ……

    此时,庄子的另一头。

    许牛正好将外套披上打算出门,就收到了郭虎的消息。

    郭虎:“老牛,法宝出世,你去吗?”

    看见郭虎问的话,许牛微微白了一眼,在神识里回复道:“不去。”

    他与郭虎不熟,若不是因为来了这小庄子根本不可能知道还有这只老虎精。

    相比起郭虎,他更愿意同林劲节打交道。

    虽然那松树精的本领也不强,但是他身上有一种能梳理他杂乱灵气的力量。

    因为大家都是妖修,所以都一样,每一个人的灵气都或多或少的有几分杂乱。若是杂乱的灵气少还好说,若是积累多了……

    他见过一个挺厉害的妖精,就是因为灵力暴动爆体而亡。

    虽然一般来说,植物类的妖精体内的灵气是最温和的,但是这不代表植物精能毫无意识的替别人梳理灵气。

    至少他没见过除了这松树精以外的妖精有这本领。

    想着,许牛推开了门,迈开步子向客栈奔去。

    他来这地方就是为了保护小姐,他本以为这任务挺轻松的,却没想到她竟然弄出了这么大的动静。

    要是小姐真在他的地头上出了什么事儿……那后果简直不敢想象。

    许牛赶到客栈时,金光还未消退,四面八方的散修都在往这个方向聚集。

    虽然这些散修不能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是天地异动意味着有天财地宝出世,这是谁都明白的。

    空气里隐隐还有几丝灵气的躁动,虽然还没有散修赶到,但是当他看见的时候还是吃了一惊。

    只见苏钰隔壁的房间也浮起了一丝灵气的波动,像是在运用这些法宝溢出来的金光修炼一般。

    白黛玉的出现是一个意外,自打他到这个地方来就就已经认识她了,那时候她看起来不过十来岁,瘦瘦小小的,完全就是一个普通人类的模样,所以说当他第一次看见白黛玉带着苏钰来的不仅没有担心,甚至还有那么几分庆幸……但是现在他迟疑了。

    苏钰虽然没有修为,但是她身边的灵气一向是充沛。

    她之所以能修缮法宝,有很大程度就是与她身边的灵气有关。

    如果白黛玉只是因为苏钰身边的灵气充沛,想借此修炼的话,许牛还不担心……

    他最怕的就是白黛玉接近苏钰不仅仅是这么简单。

    若不是这一次意外看见白黛玉的屋子里有灵气波动,怕是他到离开都不会发现她还是一个修炼者……

    这只能说明,白黛玉很有可能修为还在他之上。

    想到这里,许牛只觉得自己的后背渗出了冷汗。

    所以这个庄子里……

    只有耿伟一个人是人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