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午饭时,秦致远含笑盯着李谦和看。

    “老秦,你别这么盯着我看,我瘆得慌!”李谦和苦笑道。

    “你会打乒乓球吗?”秦致远问道。

    “会。”

    “水平怎么样?”

    “肯定不比你差。”

    “牛!”秦致远笑了笑,“排球呢?”

    “也会。”

    “网球呢?”

    “没打过。”

    “我会打网球,找机会,我要在网球场上虐你!”

    “切!”李谦和不屑道,“老秦,你真觉得你能虐我?”

    “呃——”秦致远顿时底气不足了,“你的运动细胞太发达了。谦和,你这么牛x,不怕没有朋友啊?!”

    “你不想和我做朋友了?”

    “没有!”秦致远笑了笑,“你觉得你能跑马拉松吗?”

    “不追求速度的话,肯定能跑下来。”

    闲聊了几句,关辰星说道:“等会儿,我要去图书馆借书,你们要不要一起去?”

    “我就不去了。下午,我要出去一趟?”

    “会高中同学?”关辰星问道。

    李谦和点了点头,其实,他并没有打算去其他高校找高中同学玩,而是打算去校外租套房子。

    吃过午饭后,李谦和没有回宿舍,直接步行离开学校。

    十月二日那天,李谦和借满文俊的自行车在外面溜达,看到学校附近有一家房屋中介公司。

    既然决定租房子了,李谦和直奔这家中介公司。

    在租金不是问题的情况下,李谦和看上了华汉大学附近一套两室一厅的房子,有厨房有卫生间,带家具还带家电,装修不错,看着挺干净的,可以拎包入住,另外,楼下还有一间十多平米的杂物房。

    月租金五百元,不贵,没有讨价还价,直接掏钱租下了这套房子。

    半年租金三千元,以及五百块钱的押金,至于房屋中介费由房东支付。

    租房签合约时,房东和中介都没有注意到李谦和未满十六岁,在没有监护人陪同的情况下,他是不可以租房住的。

    送走房东和中介,关上房门,李谦和心想:“做点好吃的。”

    进入随身空间,抓了两只竹鼠,用刀宰了,处理干净了。

    房东在厨房里放了一些用过几年的厨具,李谦和没打算用,而是从随身空间中取了一些之前存放在这里的厨具,以及调味品。

    经过近半个小时的烹制,一大锅红烧竹鼠烧好了。

    “做菜容易,想要把这么多菜端到宿舍可就不容易了。”

    李谦和想了想,决定邀请室友来这里吃晚饭。

    “有肉,还要有鱼,再做一道红烧鲤鱼。”

    进随身空间抓了一条七八斤重的大鲤鱼,处理干净了,拿了出来,切成块,放入锅中烹制。

    两道菜做好后,李谦和准备用电饭煲煮饭。

    “这才几点啊,刚吃过午饭啊,距离晚饭时间还早,先不急着煮饭,晚上吃鱼冻吃肉冻。”

    李谦和瞎嘀咕了一阵,从随身空间取出了被褥,铺在了床上。

    “偷个懒,睡个午觉!”

    一觉睡醒,已经下午四点多了。

    忙活了近半个小时,李谦和就下楼了,打开杂物房,看了看堆放在里面的杂物,之后从随身空间取出一辆自行车。

    骑着自行车回到宿舍,在宿舍楼楼下遇到了刚从图书馆回来的关辰星和张文景。

    打过招呼后,关辰星问道:“这自行车谁的啊?”

    “新买的,二手车。”

    “花了多少钱?”

    “两百块钱。”

    “这俩车不错,回头借我骑骑。”张文景微笑道。

    “没问题。”李谦和毫不犹豫地应道,“告诉你们一件事,我在学校附近租了一套房子,刚才在新租的房子里做了两道菜,等会儿,叫上我们班的男生去我住的地方吃晚饭。”

    “你怎么想到在外面租房住啊?”张文景问道。

    “我这人好吃,自己租房住,可以自己做饭吃。”李谦和笑了笑,“鸭脖的烹制方法,你懂吧?”

    “懂啊。”

    “我不需要你把家里的秘方告诉我,但我希望你教教我鸭脖是怎么烹制的。”

    “你想研制出自己独门秘方?”

    “有个想法。先不和你们聊了,我先去把自行车停好。”

    李谦和把自行车停在车棚里,关辰星和张文景没有急着上楼,等李谦和一起上楼。

    “你租了多大的房子?”关辰星问道。

    “等会儿,你就知道了。”李谦和答道。

    “晚上吃什么?”张文景感兴趣问道。

    “先不急,等到了,你就知道了。”李谦和呵呵一笑。

    “全班二十个男生了,你做的菜够大家吃吗?”关辰星微笑道。

    “不够吃的话,你就别吃。”李谦和开玩笑道。

    全班二十个男生并不是每个人都在宿舍,有几个京城本地人回家去了,还有的有活动,不在宿舍里。

    刚过五点,李谦和就带着十二位同学前往他刚租住的地方。

    竹鼠可是稀罕的东西,绝大部分同学都没有见过,跟别说吃过了,吃吃品尝这道菜,没人说不好吃的。

    李谦和用来做菜的两只竹鼠,每只体重都超过八斤,要不是,他准备的锅足够大,要不然,根本无法一次烹制这么多的竹鼠肉。

    十三个人放开了吃,清盘了,不仅吃光了两道菜,还吃掉了两锅米饭。

    同学问竹鼠什么价钱,李谦和没有明说,只说挺贵的。

    大家都不是傻子,竹鼠肉这么好吃,自然能猜到价钱肯定不便宜,见李谦和不愿说,他们也没有多问。

    “给你们弄点喝的。”

    李谦和打开冰箱,取出了一个多小时前配置好的柠檬蜂蜜红茶,红茶茶叶是十月二日那天,他在京城购买的,而柠檬和蜂蜜都产自随身空间,用来泡茶的水也是出自随身空间的灵水。

    喝了口冰镇的茶,关辰星赞道:“太好喝了,赞!谦和,等会儿,这些碗筷,我来帮你洗了。”

    “当然你们来帮我洗了,我招待你们吃喝,你们好意思不帮我洗碗筷啊?!”李谦和笑着用开玩笑的语气说道。

    “你的厨艺太棒了!”张文景笑着向李谦和竖起了大拇指,“我忽然觉得你会烹制特别好吃的鸭脖,比我爸做的还要好吃。”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我真的要考虑开一家熟食店了。”

    “开店做生意,你不怕影响学习啊?”秦致远问道。

    “可以找亲戚过来帮我经营。”

    “不让你爸妈过来?”秦致远喝了口饮料,又问道。

    “看情况吧。”李谦和说着也喝了口饮料,“我在学校外面租房子住的事情,我暂时不打算告诉我爸妈,如果我爸妈打电话到宿管大爷那里,你们接到电话的话,别说此事。”

    “没问题!”众位同学纷纷表示保密。

    “你以后就住在这里了?”钱镇海问道。

    “看情况吧,如果老师要上宿舍查岗,我只能搬回到宿舍住。今晚就住在这里,明天回宿舍一趟,搬些书过来。”

    七点左右,同学们离开了,李谦和亲自出门,把他们送到楼下。

    送走同学后,李谦和并没有会宿舍,而是骑自行车出门,去附近一家超市购买了一些生活用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