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过一个多月时间的相处,张文景把李谦和当成了朋友,见对方对餐饮生意感兴趣,特意打电话回家,问父亲能不能把自己家烹制鸭脖的秘方告诉对方。『→お℃..

    “文景,你这个同学不好好上学,怎么什么鸭脖啊?”张文景的父亲不解道。

    “他可是折江省的高考状元,比我小三岁呢,超级聪明的。”

    “既然这么聪明,更应该把时间和心思放在学习上啊。”

    “今天我吃了他做的菜,觉得特别好吃,感觉他挺有做厨师的天赋,如果他真的能够研制出什么好的秘方,他可以雇佣别人帮忙做鸭脖的。”

    “这样啊——”张文景的父亲沉吟片刻,继续说,“把秘法告诉他也无妨,反正他也不会跑到三镇和我们家抢生意。你愿意告诉他,那就告诉他吧。”

    “那我明天就把秘法告诉他。”

    “可以把秘法告诉他,但你也劝劝他,把心思放在学习上,他这么聪明,又这么年轻,好好读书,将来肯定有出息的。”

    “知道了。”

    通完电话后,张文景暗自嘀咕道:“希望李谦和得到做鸭脖的秘方后,不会把太多心思放在这上面。”

    第二天一大早,张文景起床洗漱后,没有在学校吃早餐,直接独自一人前往李谦和的住所,他打算蹭一顿早餐。

    张文景到了门口,敲敲门,既没有人给他开门,也没有听到回应。

    “他不会出去吃早餐了吧?”

    张文景觉得有点饿了,决定先下楼,找个地方吃早餐,吃过早餐后,再过来。

    刚走到楼下,张文景遇到了刚从外面晨运回来的李谦和。

    “文景,你怎么这么早就过来了啊?”李谦和微笑问道。

    “我过来把我家制作鸭脖的秘方告诉你。”

    李谦和闻言一愣,打量了张文景几眼,呵呵笑道:“美食的秘方可是很值钱的,免费送给我?”

    “不是免费的,你要管我一百顿饭!”张文景微笑道。

    “没问题!”李谦和笑着应道,“吃过早餐了吗?”

    “还没呢,想着今天早上就吃第一顿!”

    “走吧,我也没吃早餐,我下厨做给你吃。”

    昨天晚上,李谦和进随身空间,宰杀了一只梅花鹿,割了五十多斤肉存放在冰箱里,并下厨调制了卤汤,并将带肉的骨头扔到卤汤里,小火煮了一整夜。

    进了屋,张文景问道:“在这里住的还习惯吗?”

    “还好,比宿舍里住得舒服。”李谦和答道,“早上吃卤肉,你能吃吗?”

    “什么肉?”

    “卤煮的鹿肉。”

    “还没有吃过鹿肉呢,你真讲究。”张文景朝厨房方向看了看,“我闻到香气了。”

    “你的鼻子不够灵敏,你先坐一会儿,我去把肉端出来。”

    李谦和进了厨房,关上煤气灶,盛了一大盆的卤煮鹿肉,端到了餐厅,放在餐厅在上。

    “稍等一下,我给你碗和筷子。”

    李谦和拿了两只碗和两双筷子,还有一个大汤勺。

    “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别客气。我先去洗脸刷牙了。”

    张文景没有和李谦和客气,盛了大半碗。

    肉都炖烂了,连肉带汤一起喝。

    洗漱完毕,李谦和走出卫生间,笑着问道:“味道还行吧?”

    “太棒了!”张文景笑着向李谦和竖起了大拇指,“谦和,如果你不读书,做厨师的话,肯定能做顶尖的厨师!”

    “只会做卤煮,可做不了顶尖厨师。”李谦和呵呵一笑,“你喜欢吃就多吃点,锅里还有很多呢!”

    “我不会和你客气的。”张文景喝了口汤,微笑道,“谦和,你这肉炖的太烂了,自己吃没问题,如果想要用来卖钱的话,估计不太好。”

    “弄头茬的卤汤,需要带肉的骨头炖烂了,这样才能熬出上好的卤汤。”

    李谦和说着坐了下来,自己盛了一碗肉汤,小口的喝了起来。

    “会不会太油腻了,要不要煮碗稀饭呢?”

    “没煮的话,就不用了。这肉汤挺好喝的。”

    二人一边喝着肉汤,一边聊着天。

    “光吃肉汤,太腻了,我去给你倒杯茶!”

    李谦和站了起来,拿出昨晚放在冰箱里的柠檬蜂蜜红茶,倒了两杯。

    喝了一杯冰凉的茶,张文景感觉神清气爽了,笑道:“这茶真好喝,百喝不腻。”

    “喜欢喝就多喝点。”

    “谢谢!”张文景又喝了口茶,问道:“你这里有哪些调味品呢?”

    “盐,白糖,冰糖,干辣椒,黑胡椒,八角、三奈、桂皮、小茴香、草果、丁香、砂仁、花椒、豆蔻、排草、香叶……”李谦和一口气说了一大串的调味品的名称。

    “准备这么充分啊,你不会真的打算卤制熟食生意吧?!”张文景略带惊讶道。

    “能够烹制出好吃的卤制熟食,为何不做这生意呢?”李谦和笑着反问道。

    “你不怕影响学习?”

    “我会安排好学习时间,不会让生意影响自己的学习的。按照你家的秘方制作鸭脖,我不需要再出去购买调料了吧?”

    “不需要了。等会儿,我们一起出去买生的鸭脖,我亲自教你做鸭脖。”

    “那我先谢谢你了!”李谦和举起柠檬蜂蜜红茶,笑道,“来,我们干一杯!”

    “干!”

    喝完整杯茶后,李谦和拿起凉水壶,把里面的饮料倒入张文景的杯子里,之后给自己倒。

    “你自己做这种饮料,500毫升的成本要多少?”

    “超过两块钱。”李谦和瞎说道。

    “一杯卖四块钱,你说有人买吗?”

    “这不好说。如果哪一天,我开饭馆了,可以考虑向顾客提供这种饮料。”

    李谦和知道产自随身空间的蜂蜜和柠檬都是好东西,加上空间灵水,500毫升的售价低于五块钱,他真没什么心思拿出来出售。

    吃饱后,张文景笑着说:“我来洗碗吧,你先把调料拿出来,等我们把生鸭脖买回来,就可以烹制鸭脖了。”

    “那就麻烦你了。”

    除了购买鸭脖,李谦和还购买了鸭头、牛腱子和猪蹄三种食材,他准备烹制麻辣鸭头,五香牛肉和卤猪蹄。

    之前,李谦和就独自一人在随身空间里烹制过很多种美食,他个人觉得挺好吃的,但是,他还未给别人品尝过。

    李谦和不知道其他人能不能接受他烹制的食物,如果能够大受好评,并能卖上好价钱,那他对自己将来经营连锁熟食店会更有信心了。

    既然决定把制作麻辣鸭脖的秘方告诉李谦和了,张文景就不再有保留了,不仅说出秘方,还把制作麻辣鸭需要注意的事先都说了出来。

    制作麻辣鸭脖时,二人闲聊了不少话题。

    “谦和,你是独生子吗?”张文景问道。

    “是啊。你呢?”

    “我不是。我有个姐姐,比我大八岁,去年嫁人了,今年生了一个儿子……”

    经过这些交谈,二人对彼此的了解更加深入了。

    麻辣鸭脖出锅后,凉了一会儿,二人一起动了筷子。

    “成功了,这味道和我爸做的味道差不多。”张文景满意道。

    “蛮好吃的。”李谦和微微点点头。

    李谦和心里觉得这麻辣鸭脖的味道还有提升的空间,但是,他暂时不打算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

    吃了一段鸭脖,李谦和问道:“鸭头可以放在做麻辣鸭脖的卤汤里煮吗?”

    “可以的,我爸也用这个秘方做麻辣鸭头的。”

    “那我先煮几个麻辣鸭头,等会儿在做五香牛肉,就用昨晚熬制的卤汤制作。”

    中午十一点之前,李谦和做出了麻辣鸭头、五香牛肉、卤猪蹄和五香鹿肉四道卤菜。

    早上吃的肉汤根本算不上五香鹿肉,住的太烂了,一般顾客不会购买这种熟食。

    一一品尝过,张文经作出了比较:“五香鹿肉最好吃。”

    “我也觉得五香鹿肉好吃。”李谦和微笑道,“你喜欢吃鹿肉,就多吃点,冰箱里还有很多的。”

    “我再吃几块,今天吃的肉够多的了。”

    “你慢慢吃,我先去把餐盒洗干净。”

    “我帮你洗吧。”

    “不用了,花不了多少时间的。”

    为了把做好的卤菜带到学校里,李谦和特意多买了一些可重复使用的餐盒,另外,还买了度盘秤。

    在厨房餐盒的的时候,李谦和心中暗道:“鹿肉产自随身空间,肉质一流,用这种鹿肉烹制的五香鹿肉自然好吃了。如果用来卖钱的话,五香鹿肉的价格至少要比五香牛肉贵一倍。”

    洗好餐盒,李谦和拿出度盘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