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店门口等了不到十分钟,房东出现了。

    见到自家店铺门口站在三位小年轻,房东好奇问道:“是你们要租店铺?”

    “是的!”李谦和含笑点点头,“老板,您好!”

    “你好!”

    “请问贵姓啊?”

    “免贵姓吴,口天吴。”吴老板说着打开了店铺的房门,“你们进来看看吧,这间店铺以前是做面馆的,去年三月份装修的,如果你们开餐馆的话,简单改装一下,就可以开张了。”

    仔细看过店铺后,李谦和问道:“租金能不能便宜一点?”

    “月租一千,这是一口价,一分也不便宜,还有你想签长约的话,那每年租金要上涨一成。”

    “如果我现在和您签约,那我办理各种证件需要花不少时间,您能不能免费给我半个月的装修时间?”

    “不行!”房东语气肯定地摇摇头,“租金半个年一付,押金一千块钱,若是你想继续租下去,需要提前一个月付租金。如果你不能接受这个条件,那我就不租给你了。”

    “我考虑一下!”李谦和淡淡一笑,转头和两位同学说,“你们觉得怎么样?”

    “你自己拿主意吧。”秦致远讪讪一笑,“这种事情,我不懂。”

    “谦和,要不,我先打电话回家,问问我爸妈的看法。”张文景建议道,“还有,让致远回家一趟,请他母亲过来和房东谈谈。”

    “我先打个电话回家,问问我妈在不在家。”秦致远说道。

    吴老板插话问道:“你们是大学生?”

    “是的。”李谦和点点头,撒谎道,“吴老板,请你放心,我们的家人支持我们开饭馆。”

    “真的假的?”吴老板有点不太相信李谦和的话。

    “没骗你。”李谦和微微一笑,指了指秦致远,“等会儿,他妈妈可能就要过来了。”

    “那行吧,等你们的家长来了再谈。”

    “不出意外,这店铺,我已经决定租下来了。”

    李谦和掏出钱包,取出一张百元大钞,递给吴老板,继续说:“吴老板,先给您一百块钱押金,今天,明天,还有后天,您不能把店铺租给别人,给我三天考虑时间。如果不租的话,这钱,您不用退还给我,租的话,算在租金里面,您看行吗?”

    吴老板犹豫了一下,点点头,收下钱:“我给你写一张收条。”

    刚才,吴老板接到李谦和的电话,就考虑到可能会立马签约,他把店铺的房产证,自己的身份证,以及电脑打印的租房合约都拿来了。

    吴老板从公文包中取出了房产证,递到李谦和面前,说道:“你看一下房产证。”

    找出白纸,吴老板写了一张收据,保证三天之内不会和他人签订租房合约,如果违约,不仅退还一百,还会赔偿李谦和一百块钱。

    收下收据,李谦和微笑道:“吴老板,我可不希望从您收到一百元人民币的赔偿。”

    “我也不希望。我希望尽快和你们签约,早一天把房子租出去,早一天收租金。”

    “您今天有空吧?”李谦和问道。

    “有空的,我就住在西王庄小区,今天待在家里,有事的话,你给我家打电话,我随时都可以过来。”

    “行,那我们先告辞了。”

    离开店铺后,李谦和、秦致远和张文景三人重新来到刚才打电话的地方。

    秦致远住在四合院里,他家没有电话,但他邻居家有电话,他先拿起电话,拨通了邻居家的电话。

    询问得知母亲在家中,秦致远就请邻居把母亲叫过来接电话。

    过了一会儿,秦致远听到了母亲的声音。

    “致远,有什么事?”

    “妈,你今天上班吗?”

    “今天不上班,休息一天。”

    “太好了。”秦致远微笑道,“妈,是这样的,我有个同学手头有制作卤味的独门秘方。这几天,我经常吃他做的卤味,特别好吃。他打算在学校旁边开一家餐馆卖卤味,得知我们家里的情况,邀请你过来帮他管理餐馆。”

    “什么?”秦致远的母亲微微一愣,“你同学是大一的学生?”

    “是的。”

    “他怎么想到开餐馆啊?”秦致远的母亲不解道。

    “他有生意头脑!”秦致远说着转头看了李谦和一眼,继续和母亲说道,“妈,您现在就出门吧,来我学校的东门,我在东门等你。”

    “我……我过去干什么啊?”

    “刚才我陪我同学看了店铺,觉得挺不错的,打算租下来了,租之前,请你过来看看。如果没有问题的话,可能今天就会签租约。”

    “这样啊。”秦致远的母亲沉吟片刻,应道,“行,我现在就出门。”

    “汉华大学东门,我在东门等你。”

    “好的,知道了。”

    秦致远关了电话后,和两位同学聊了几句,之后张文景拿起电话,拨通了自家店铺的电话。

    经过一番询问,张文景从父亲的口中得知了一些租店铺开饭馆需要注意的一些事项。

    张文景刚挂电话,李谦和就开口说道:“文景,你陪我去一趟菜市场,买些食材,今天中午,我做一些卤菜给致远的妈妈尝尝。致远,你先去东门等你妈,见到你妈后,把她带到我的住所。”

    “行!”张文景和秦致远都点头应道。

    和秦致远分开了,李谦和与张文景二人步行前往菜市场。

    途中,张文景把自己父亲在电话里说的话,和李谦和说了一遍。

    闲聊了几句,李谦和找话题问道:“你是不是我开餐馆有点悬?”

    “呵呵!”张文景笑了笑,反问道,“你不是一直都自信满满的吗?”

    “我现在依旧坚信自己开餐馆能赚钱。”

    二人默默地走了一段路,张文景开口说道:“谦和,我再劝你一句,开餐馆会耗费你很多时间和精力,这势必会影响你的学习,你自己好好权衡一下,真的有必要吗?”

    “你就别劝了,我已经决定了。”李谦和微微一笑,举起手,拍了拍张文景的肩膀,“谢谢你把我当朋友,如果你不把我当朋友,你不会和我说这些话。”

    “先别急着谢我,我怕以后你会怪我。”

    “为什么会怪你啊?”

    张文景本想说不该把自家制作麻辣鸭脖的配方告诉李谦和,但想到李谦和研制出更出色的秘方,想到这些,他就没有再扑冷水了。

    “不说丧气话了,既然你决定开餐馆了,那我就希望你能够大获成功!”

    “谢你吉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