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好没有人凑热闹!

    李谦和愿意邀请范倩倩到他的住所做客,并亲自下厨做美食给她吃,在他心底,他更愿意范倩倩单独一个人过来。

    范倩倩早就买了一辆自行车,她自己骑着自行车和李谦和一起离开学校。

    离开学校之前,范倩倩后悔不该说自己骑了自行车,如果这样的话,她就可以让李谦和载他。

    途中,范倩倩问李谦和中午吃什么菜,李谦和让她先别急,等会儿就知道了。

    进了屋,范倩倩微笑道:“大鸭梨放在哪里,我要吃梨。”

    “先别急着吃梨,中午吃大闸蟹。”

    “大闸蟹是哪里产的螃蟹?”范倩倩问道。

    “你没有吃过大闸蟹?”

    “没吃过,好像听说过。”

    “大闸蟹算的上国内品质最好的淡水蟹了。阳澄湖的大闸蟹比较有名,全国很多地方都养殖大闸蟹,至于我买来的大闸蟹产自哪个地方,那我就不知道了。”

    李谦和知道屋里的大闸蟹产自哪里,这是他昨天晚上进随身空间逮来的,弄了十二只。

    如果范倩倩不主动提出想过来蹭饭,李谦和今天也会邀请几个同学过来吃饭。

    “我是不是有点孤陋寡闻啊?”

    李谦和不置可否一笑,没有接话茬。

    “我知道梨、柿不可与蟹同食。”

    “知道原因吗?”

    “知道啊。从食物药性看,梨、柿、蟹皆为寒性,同食,寒凉伤脾胃,体质虚寒者尤应忌之;另外,柿中含鞣酸,蟹肉富含蛋白,二者相遇,凝固为鞣酸蛋白,不易消化且妨碍消化功能。使食物滞留于肠内发酵,会出现呕吐、腹痛、腹泻等食物中毒现象。”

    “懂得不少啊。”

    “最近我看了不少关于美食的书。”

    “你坐吧,想看电视,自己开。我先去做午饭了。”

    “需要我打下手吗?”

    “不需要。”

    “我站在旁边看你做菜,我偷学几招。”

    “随便!”

    蟹性寒,不宜多食。

    李谦和从水桶里抓了四只大闸蟹,两公两母,清洗干净后,懒得用绳子绑,直接放在锅里蒸。

    大闸蟹下锅后,李谦和从一个完整的冬瓜上切下一块,准备做清炒冬瓜。

    这个冬瓜不是李谦和花钱购买的,而是他自己在随身空间里栽种的。

    另外,李谦和还从冰箱的冷冻箱里取出一块冷冻上的卤肉,放入卤汤中煮。

    忙了好一阵,三道菜端上桌了。

    坐下吃午饭之前,李谦和问道:“你适不适合吃寒性的东西?”

    范倩倩笑着答道:“挺适合的,我每年都吃不少梨和柿子。”

    “既然这样,那我就不让你喝黄酒了,吃大闸蟹的时候,你攒着酱汁吃。”

    “美食当前,怎能没酒呢,你还是把黄酒拿出来吧,我能喝点。”

    “行!”李谦和拿出了瓶装的高档黄酒,往两个碗里倒了小半碗,“别客气了,坐下吃吧。”

    二人坐下,范倩倩双手捧起来,笑呵呵道:“谢谢你让我过来蹭饭,我敬你一碗。”

    “别一碗,喝一口意思一下就行了,这好酒要慢慢喝。”

    碰了碗,范倩倩小口地喝了一口黄酒,微笑道:“这黄酒还挺好喝的。”

    “合口味就好,吃饱!”

    李谦和招呼了一句,拿起筷子,先夹冬瓜吃。

    范倩倩先夹卤肉吃,刚嚼了一下,脸上就流露出愉悦的表情。

    吃完一块肉,范倩倩问道:“这卤肉是用什么肉做的啊?”

    “好吃吗?”李谦和含笑反问道。

    “太好吃了,真是人间美味!”范倩倩大赞道,“这卤肉比我在你这里吃过的卤肉都要好吃。”

    “这是野猪肉。”李谦和说道,“最近,我改进了熬制卤汤的秘方。”

    “真好吃!”范倩倩笑道,“李秦和卤菜馆有卖这种卤肉吗?”

    “没有。”

    “我看你这卤肉之前在冰箱里冷冻过,如果新鲜的,那味道是不是更好呢?”

    李谦和夹了一块卤肉,吃进肚子里后,继续说:“味道差不多。你多吃点菜,一人两个大闸蟹。”

    “我不会和你客气的。”范倩倩放下筷子,用手抓起一只大闸蟹,翻了个,看了看大闸蟹的腹部,“这只大闸蟹是母的吧?”

    “没错!”

    “母的好吃,还是公的好吃?”

    “各有各的口味。”李谦和用筷子指了指盘里的一只大闸蟹,“这是是公的,给你吃。”

    “一公一母!”范倩倩笑着开玩笑,“我有点怕它们进了我的肚子繁衍出一大堆下螃蟹。”

    “……”

    “是不是觉得我有点傻呢?”

    “……”

    “怎么不说话啊?”

    “吃饭的时候,少说话。”李谦和提醒道。

    “噢!”范倩倩含笑应了一声,“我不说了。”

    刚吃完一只螃蟹腿,范倩倩主动找话题和李谦和聊了起来。

    李谦和没有高冷范,非常配合的和范倩倩聊着天。

    “你看看几点了。”

    李谦和先吃饱,放下筷子,看了看手表,微笑说道。

    范倩倩抬起手,看了时间,惊讶道:“这么晚了啊,要迟到了,不吃了。”

    “可以再吃三分钟。”

    “迟到的话,赖你啊!”

    李谦和不置可否一笑,说道:“别再说话了。”

    范倩倩不再说话了,连着吃了两三分钟,把碗里的米饭吃光了,还吃了不少菜。

    “我来洗碗筷。”范倩倩站了起来,开始收拾碗筷。

    “别洗了,我从未迟到过,我可不想破戒!”

    “瞎说!”范倩倩噗嗤一笑,放下碗筷,“我可记得你迟到过一次的。走吧,去学校上课。”

    范倩倩的运动细胞还算发达,骑自行车并不慢。

    二人紧赶慢赶,最终赶在上课铃声响起之前走进教室。

    李谦和没有和范倩倩坐在一起,而是来到张文景的身边坐下。

    “把范倩倩家里吃饭了?”张文景笑着问道。

    “我现在住的地方不是我的家,只是住所而已。”李谦和语气平淡地纠正道。

    “你知道我的意思就行了。”张文景脸上依旧挂着笑容。

    “铃——”

    上课铃声响起,李谦和不再和张文景聊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