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谦和很有定性,持续看了一个多小时的书,他依旧很专注。

    范倩倩看书看累了,见李谦和认真的看着书,嗔道:“好无聊啊!”

    “想不想吃点东西?”李谦和抬起头含笑望着范倩倩。

    “想!”范倩倩展颜一笑,“我想吃香榧,好几天没吃香榧了。”

    “你自己去拿,还是我帮你拿呢?”

    范倩倩犹豫了一下,站了起来,伸了一个懒腰,微笑道:“还是我自己拿吧,走几步,可以活动一下筋骨。”

    范倩倩找了一个小塑料袋,装了半斤香榧从卧室拿了出来。

    李谦和剥出一粒香榧肉,塞到了范倩倩的嘴巴。

    范倩倩甜甜一笑,张开嘴巴,吃进了嘴里。

    “有人向你求购域名的事情,都有哪些人知道?”

    “在国内,除了你和我之外,其他人都不知道。”

    “噢!”范倩倩含笑点点头。

    “笑什么啊,点什么头啊?”李谦和笑着问道。

    “你说卖域名需要请域名代理商帮忙,要付多少手续费,如果卖三万九千美元,你能收到多少钱呢?”

    “我还没有和对方说过这个话题,我估计和他好好谈谈,可以以7.8比1的比例进行兑换。”

    “卖一万美元,你收7万8千元人民币。”

    “没错!”

    “差不多三十万元人民币。这可不是一个小数目啊。”

    “不是小数目,但也不是大数目。”李谦和语气平淡地说道。

    范倩倩自己剥壳,吃了一颗香榧,又问道:“你多久没有和这个域名代理商联系了?”

    “昨天晚上,我和他见过面。”

    “为什么见面啊?”

    “我委托他帮我从一个米国人手里购买域名,成交了,我把把钱付给他。”

    “不便宜吧?”

    “不贵!”

    范倩倩本想问具体花了多少钱,话到嘴边,没有说出来。

    “马上就要元旦了,你需要我送你一份什么样的新年礼物?”

    “我不需要新年礼物。”

    “需要我多陪陪你?”李谦和笑道。

    “臭美!”范倩倩嗔道,片刻后,展颜一笑,“说的没错,我需要你多多陪我。”

    “考上结束后,我们别急着回家,我多陪你几天。”

    范倩倩微微一愣,她想到放寒假后,室友们都离开学校了,而她还未回老家,李谦和可能会提出过来和他一起住,想到这些,她脸上浮现一抹羞涩。

    闲聊了一会儿,范倩倩嘀咕道:“我还没有去过网吧呢!”

    “是不是想去网吧看看啊?”

    范倩倩犹豫片刻,微笑摇头道:“期末考试介绍之前,我还是不去网吧了。”

    “随便你。”

    “你今天又要去网吧?”

    李谦和点头道:“昨晚和汤姆斯约好了,今晚会上网和他聊天的。”

    “我们这里晚上,米国那边是白天啊。”

    “是啊。”

    “对了,我还不知道你的英文名叫什么呢。”

    “阿里。”

    “a-l-i?”

    “没错。”

    “你英文名也太简单了吧。呵呵,不过,这个英文名不错,拳王阿里在拳击领域创造了传奇,你立志在商界创造传奇,取这个英文名,可以讨个好彩头。”

    “谢你吉言。”

    “不客气。”范倩倩甜甜一笑,“你和汤姆斯在网上交流,存在语言障碍吗?”

    “还好,他写的,我基本上能看懂。”

    “你写的,他能看懂?”

    “必须的!”

    “又骄傲了!”范倩倩打趣道,“卖域名赚到的钱,你打算怎么花?”

    “会拿出一部分资金继续注册新的域名。留几万块钱,拿回家让我爸妈瞧瞧,让他们高兴一下。”

    “如果他们不愿意来京城开食品公司做卤菜生意,那你会怎么办?”

    “我会想尽办法劝说他们的,如果真的劝不动,那只能算了。”

    “成功的概率有多大?”

    “超过九成五。”

    “看来你很自信。”范倩倩微笑道,“希望你能心想事成。对了,你不是说,你家里的葡萄园一年能赚不少钱嘛,如果你爸妈来京城了,就请亲戚帮忙管理葡萄园?”

    “不笨!”

    “我才不笨!”范倩倩娇嗔白了李谦和一眼,端起果汁,喝了一口,嗔道,“在你眼里,我是不是挺笨的?”

    “没有,你想多了。”李谦和也喝了口果汁,“当初,你是怎么想到报考我们这个专业的?”

    “是高三班主任建议我报考这个专业的。”

    “什么理由?”

    “他以前有个学生考上汉华大学,和我们读同一个专业,大学毕业后,进入一家合资大企业工作,收入特别高。”

    “噢,你喜欢钱。”李谦和开玩笑道。

    “你才喜欢钱呢,钱串子。”范倩倩反击道,“我就是觉得读这个专业,能够找一份好工作。”

    “不管读什么专业,只要读好了,都能找到好工作。”

    “未必。”

    “举个例子。”

    “考古专业。”

    “读考古专业的话,专业知识学好了,想要多赚钱,可以不当考古学家,而去当一个古董鉴定师。乱世黄金,盛世古董。我觉得随着国内经济快速增长,未来几十年时间,国内古董字画的价格涨幅会很惊人。”

    “你对古董字画感兴趣?”

    “看兴趣啊。”李谦和微笑道,“今年暑假,我买了几件古董。”

    “你买古董?”范倩倩笑着打趣道,“你不会把赝品当古董买吧?”

    “小物件,值不了几个钱,没有人造假的。”李谦和微笑道,“你知道赝品,是不是你也对古董感兴趣?”

    “我不感兴趣,我爸感兴趣,他买了不少收藏品。”

    “都有哪些宝贝呢?”

    “他喜欢收藏古币。上至秦半两,下至民国的袁大头,他都有收藏。”

    “大概收藏了多少枚古钱?”李谦和好奇问道。

    “上万枚。”

    “不会吧?!”李谦和略带惊讶道,“你爸是不是兼职倒卖古钱啊?”

    “他有卖古钱币,但谈不上兼职,他经常和藏友交流,有时也会卖出一些古钱。”

    “我和你爸肯定有共同语言。”

    “你也收藏古钱?”

    “有收藏,但收藏的不多。”

    “花钱从别人那里买过古钱吗?”

    “买过十几枚,其中一枚是珍品,一刀平五千。”

    “我知道,金错刀嘛,我爸的藏品中有这种古币,新莽时代制造的。”

    “你听过有关金错刀的诗句吗?”

    “没有。除了课本上,以及高考会考到的诗词,我有背过之外,其他的诗词,我很少去背。我知道你喜欢看古文,我挺感兴趣的,能背给我听听吗?”

    “可以,我给你背一首大诗人陆游的《金错刀行》。黄金错刀白玉装,夜穿窗扉出光芒。丈夫五十功未立,提刀独立顾八荒。京华结交尽奇士,意气相期共生死。千年史册耻无名,一片丹心报天子。尔来从军天汉滨,南山晓雪玉嶙峋。呜呼!楚虽三户能亡秦,岂有堂堂中国空无人!”

    “陆游一生笔耕不辍,诗词文俱有很高成就。你知道他一生写了几首诗词吗?”

    “具体数量,我忘记了,我记得有九千三百多首。”

    “你会背几首?”

    “百来首吧。”

    “这么厉害啊?”范倩倩惊讶道。

    “我读高一的语文老师很喜欢陆游的诗词,他有本陆游的诗词集,闲来无事,借来翻看了一下。”

    “翻看过一遍?”

    “浏览了一遍,看到喜欢的诗词,多看了几遍,也就会背了。”

    “你读中小学时,语文老师是不是经常让你在课堂上背诵?”

    “呃——”李谦和沉吟片刻,微笑道,“谈不上经常。”

    “语文老师很喜欢你吧?”

    “不仅语文老师喜欢我,各科老师都喜欢我,还有你喜欢我!”李谦和笑了笑,“别光顾着闲聊了,看书吧,你再这么不认真,明天不让你过来和我一起复习了。”

    “你敢?!”范倩倩装出一副凶巴巴的样子。

    “不敢,我哪敢啊!”

    李谦和笑了笑,捧起书,认真地看了起来。

    范倩倩吃完手中的一颗香榧,拍拍手,喝了口果汁,润润嘴,她也认真地看起来的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