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饭时,李谦和说道:“关叔叔,等会儿,我带你去我家睡个午觉。”

    关伟国拒绝了李谦和的好意:“不用了,我在火车上睡过了,现在不困。等天黑了,我在这里支个床,就睡在病房里。”

    “这……”

    “谦和,没事的。”关辰星插话道,“我爸这个人和一般人不一样,他困了,坐在椅子上都能睡着。”

    李谦和考虑到把关伟国家里住有很多不便,也就没有坚持了。

    “等倩倩离开京城了,可以把关叔叔请过去,睡几晚。”

    这天傍晚,天还没黑,告别关伟国和关伟国父子,李谦和带着范倩倩离开了医院。

    本来,李谦和把关伟国已经抵达京城的消息告诉秦致远,没成想,他到卤菜馆时,秦致远刚离开不久,好消息是秦致远带了一份晚餐去给关伟国吃。

    这天晚上,秦致远没有留在医院过夜,晚上八点左右,就离开了病房。

    秦致远离开医院时,范倩倩正坐在李谦和的大腿上,搂着男友的脖子,和男友热吻。

    吻着吻着,范倩倩感觉下面被什么东西盯着了,吻罢,她低头一看,脸颊顿时浮现一抹羞涩。

    “看什么呢?”李谦和明知故问道。

    范倩倩抬头见到李谦和脸上挂着坏笑,嗔道:“和你亲吻可以,但你不能欺负我。”

    “我知道。”李谦和微微一笑,将右手从范倩倩的下摆衣口探了进去,抓住了一只大白兔。

    “啊——”范倩倩娇吟了起来,“你别用力。”

    “我会爱护它的。”李谦和动作轻柔地使起了坏,“倩倩,你爱我吗?”

    “爱!”满脸通红地范倩倩点点头,“谦和,你爱我吗?”

    “爱你一万年!”

    二人吻向对方的嘴唇,激情再次燃烧了起来。

    当李谦和将范倩倩横抱了起来,准备移步去卧室时,范倩倩哭了起来:“谦和,你别这样!”

    “你怎么哭啊?”李谦和被吓了一跳,他没有想到范倩倩反应会如此激烈,连忙安抚道,“对不起,别哭了,都是我的错,是我太心急了。”

    “你说好不欺负我的。”范倩倩含住泪花说道。

    “对!”李谦和歉意地笑了笑,转身走了两步,小心地将范倩倩放在沙发上,“别生气了,都是我不对。我去卫生间洗把脸,降降火!”

    望着李谦和离去的背影,范倩倩脸上闪过一丝俏皮的笑容。

    如果李谦和看到范倩倩脸上的表情变化,肯定会她一句:“戏精!”

    经过这么一遭,之后一天多的时间里,李谦和再也没有越过雷池的念头了,但吻没少亲,还有范倩倩的胸部屡次受到李谦和两只手的造访。

    一月十二日上午,李谦和来到机场为范倩倩送行。

    这是范倩倩初次坐飞机,李谦和两世为人,从未坐过飞机,为了保险起见,飞机启航一个半小时之前,他就带着范倩倩来到飞机场。

    时间到了,李谦和驻足目送范倩倩进入登机口。

    “再见!”范倩倩依依不舍地向李谦和摆摆手,心想,“谦和,等我满十八周岁,我就不管你有没有成年了,只要你愿意,我就把身子给你!”

    如果李谦和此时知道范倩倩心里的想法,那他肯定会偷着乐,不,是明着乐。

    离开机场后,李谦和来到医院看望关辰星。

    昨天,李谦和独自一人来过医院两次,但他并没有待多久,他给关伟国送了午饭和晚饭。

    进了病房,和关家父子聊了几句,李谦和问道:“辰星,你今天早上吃了多少东西?”

    “就喝了一碗米汤,特别没滋味,嘴巴很寡淡!”关辰星轻叹道。

    “这是没办法的事情。”李谦和微笑道,“我和致远说好了,今晚他过来陪你。今晚,让你爸去我那里好好睡一觉,明天早上,我给你做一些好吃的过来。”

    “我现在只能吃流食。”

    “我知道,给你煮特别稀的稀饭,再给你做点蛋汤。我问过护士了,你可以吃蛋汤的。”

    “谢谢了!”

    “客气了。”

    这天中午,李谦和陪着关伟国在医院食堂吃午饭。

    吃过午饭,在病房待了不到半个小时,李谦和便告辞了。

    傍晚时分,李谦和与秦致远一起来到医院,秦致远留下,李谦和带着关伟国离开。

    李谦和下厨,做了两个人吃的晚饭。

    之前,关伟国已经品尝过李谦和做的美食了,再次品尝,他还是忍不住称赞了几句。

    “谦和,你厨艺这么好,那个范倩倩将来嫁给你肯定幸福!”

    “呵呵!”范谦和笑了笑,“关叔叔,您说的太对了,我深有同感啊!”

    吃过晚饭后不久,关伟国进卫生间洗了一个热水澡。

    关伟国之所以同意过来睡一觉,很大一个原因是关伟国想好好洗个澡,医院里没有这个条件,而住酒店的话,他又舍不得花这个钱。

    之后几天,尽管李谦和多次邀请,关伟国都没有来李谦和的住所睡觉。

    一月十四日,这天傍晚,李谦和带着为关家父子准备的晚餐来到医院。

    “谦和,真是不好意思,每天都让你送饭过来。”关辰星歉意地笑了笑。

    “辰星,你啊,你就别和我客气了,就算你明天想吃,我也不能给你送了。”

    “你明天回老家,我也明天也要回老家了。”关辰星笑呵呵道,“谦和,真的要谢谢你,要不是我这几天吃的好,我的术后恢复也不可能这么快。”

    半个多小时后,李谦和告别关家父子,离开了医院。

    李谦和没有直接回住所,而是来到了网吧,明天,他就要离开京城了,回到老家,他想要上网就不方便了。

    这天晚上,李谦和收到几封求购域名的电子邮件,他仔细看过这些邮件后,一一做了回复。

    “为了多卖几个域名,过完年,我要早点来京城,能买到机票的话,正月初五,我就要来京城。我先来京城,我爸妈可以晚几天过来。”

    李谦和已经下定决心了,一定要劝父母来京城做卤味生意。

    虽然父母可以在老家经营一家卤味食品公司,但是,李谦和考虑到未来一年时间,自己可能会注册成立多家公司,而自己还未成年,不能注册一家公司,找外人帮忙注册公司存在一定的风险。

    除了父母可以帮忙注册公司这个忙之外,李谦和还有很多事情需要父母帮忙。

    1月15日,农历腊月十八,李谦和乘坐飞机回到老家。

    下了飞机,李谦和直接打的回到乡下老家。

    父亲李奋进不在家,在城里的烟酒专卖店里,母亲廖丽在家,她早就知道儿子回家的大概时间,见到儿子回家了,特别的高兴。

    和儿子聊了几句,廖丽就进厨房给儿子下面条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