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到京城的李秦和卤菜馆的收入情况,李奋进微笑叹了口气,感叹道:“一个月一千块钱租金的店铺,一个月居然能赚上万块钱,太不可思议了!”

    “爸,这种情况不多见,一般情况下,一个月能赚四五千就很不错了。『『ge.”

    “对!”李奋进点点头,“能赚四五千就很不错了。”

    “下午,我不出门了,送卤菜的事情就交给您们了。”

    “行!”李奋进微笑道。

    李谦和建议道:“给亲戚家送卤菜的时候,多送一些卤汤,过年的时候,他们可以自己用卤汤做卤菜。”

    廖丽说道:“如果我和你爸出门送卤菜的话,晚上,你自己一个人在家里吃。”

    “没问题。中午做的饭,吃不完,我可以用来煮稀饭吃,卤菜放在锅里热一下就能吃了,很简单的。”

    这天下午,李谦和的三位舅舅品尝到了李谦和用秘方制作的卤菜,并知道李奋进廖丽夫妇俩明年要去京城做卤菜生意。

    三位舅舅都希望帮李谦和家管理葡萄园,但李奋进主动跳明说,委托李谦和的大姨夫来打理。

    另外,李奋进明说了卤菜生意前景很好,将来,三位小舅子可以去京城开加盟店卖卤菜,这比在老家种植葡萄赚钱。

    三位舅舅并没有完全把李奋进的话当真,当心里多少有些期盼,毕竟京城是首都,一线城市,如果能够在京城做生意并能赚钱养活自己和家人,这绝对比在老家种田体面。

    有了这些期盼后,三位舅舅暂时都放弃了在老家盖新房子的念头。

    这天晚上,李奋进留在了岳父岳母家吃晚饭,廖丽也没有离开。

    吃过晚饭,李奋进骑着三轮车载妻子回家。

    途中,李奋进轻叹道:“我们以前都没有做过餐饮生意,跑到京城做餐饮生意,我心里没底啊!”

    廖丽沉思片刻,建议道:“要不,让二弟一家人和我们一起去京城?”

    李奋进想了想,说道:“如果他愿意的话,就请他去。”

    廖丽微笑问道:“一个月给多少薪水呢?”

    “包吃住,你二弟二弟媳两个人……每个人每个月一千的薪水,你看行吗?”

    “一人一个月一千,这可不是小数目啊。”

    “这点钱算什么啊。”李奋进笑了笑,环视周围,见周围没有人,继续说,“你儿子现在是百万富豪,这钱存在银行,一年就有好几万的利息,更何况他手里还有很多值钱的域名。”

    “行吧,那就这么定了。”

    “你二弟二弟媳未必会答应。”李奋进说道,“他们待在家里种植葡萄,还有打打散工,一年应该能赚三万多。”

    “赚不了这么多钱。”廖丽说道,“前几个月,我和二弟聊过,他说今年卖葡萄净赚了一万五,打散工又赚不来几个钱,他老婆待在家里照顾孩子,根本赚不到钱。”

    “小雅现在读学前班吧?”

    “是的。”

    “如果二弟二弟媳都去京城了,那孩子也要跟着去京城啊。”李奋进嘀咕道,“去京城读书挺麻烦的。”

    “我觉得不麻烦,那些有孩子的人,都别去大城市打工赚钱了?”

    “大部分人都把孩子留在老家。”

    “这倒也是!”廖丽想了想,“小雅倒是可以留在老家,让我爸妈照顾。回头我找我二弟聊聊,问问他的想法,如果他不想去,我们也不强求。”

    “做餐饮生意可比开烟酒专卖店麻烦多了。”李奋进轻叹道。

    “你是不是嫌麻烦不想去京城了?”廖丽板着脸问道。

    “没有!”李奋进微笑着瞥了妻子一眼,“谦和研制出制作卤味的秘方可是值钱的宝贝,不用来赚钱实在太浪费了。咱们儿子聪明,又有本事,现在家里有本钱,又有做卤味的秘方,我们应该辛苦一点,多赚点钱。等将来等儿子大学毕业了,立马就可以自己当大老板。”

    “你说当官好呢,还是当大老板好?”

    “当小官哪有当大老板好啊!”

    “咱们儿子这么本事,如果将他从政的话,肯定能当大官。”

    “我觉得当官不好,整天勾心斗角的,没意思。”

    “当大老板好?”

    “是啊。当大老板有钱,可以买大房子,可以买豪车,甚至买飞机,只要有钱,想怎么花就怎么花。而当大官,就算当一号/-/首长,做事也不能肆无忌惮,就算贪点钱,花钱的时候也不敢太招摇的。”

    廖丽幻想着儿子将来成为位高权重的高官,紧急着幻想儿子成为腰缠万贯的大富豪。

    做了一番比较后,廖丽说道:“当官,还是经商,这种事情,我们是没法提谦和做主的。我看呢,他对经商感兴趣,从小就有生意头脑。”

    “当初要不是他提议的话,我们家也不会种上葡萄,我更不会去城里开店。”

    “咱们儿子有本事吧?!”廖丽洋洋得意笑道。

    “咱们儿子最有本事,他可是状元!”李奋进乐呵呵道。

    过了一会儿,李奋进骑着三轮车进了自家院子,到了门口,见到儿子正在和同村的一位伙伴下象棋。

    听到动静,李谦和抬头望向门口,见到父母回来,笑着打招呼道:“爸,妈,回来啊!”

    “回来了!”廖丽跳下三轮车,问道,“吃过了吗?”

    “吃过了。”

    “叔,婶!”李谦和的小伙伴周清风微笑着打了声招呼。

    周清风是李谦和读小学四五年级的同班同学,读初中时,二人就不再同校了,李谦和就读镇重点初中,而周清风读普通初中。

    李谦和读完高一时,周清风初中毕业,因为成绩原因,没有考上高中,不再求学,而是进了一家饭店的厨房做学徒,学做配菜。

    如今,周清风在厨房干了一年半多的时间,依旧是一个配菜工。

    “清风,最近忙什么呢?”李奋进问道。

    “没忙什么,瞎忙!”周清风说道。

    “爸,您和我妈去京城做卤菜生意的事情,清风知道了,他想去京城给您们打工,我替您们答应了。”

    “行,明年和我们一起去京城。”李奋进好爽地说道。

    “谢谢李叔。”周清风乐呵呵道。

    对周清风而言,前往京城打工的吸引力远比待在老家的城里大,他之前之所以没有外出打拼,一是他的年龄小,二是没有人帮助他,一个未成年的孩子出远门打工,肯定会遇到很多挫折。

    “清风,我听说你在厨房里做配菜的工作,会切菜吗?”廖丽问道。

    “会啊,我的刀工比我妈还好,除了切菜配菜,我还要赶洗菜洗碗之类的杂活。”

    “看来你的工作挺辛苦的。”廖丽淡淡说道,“一个月能赚多少呢?”

    “一个月四百。”周清风答道。

    李谦和说道:“清风去京城的话,包吃住,刚开始一个月五百,以后每隔半年时间加一次薪水,具体加多少,大家商量着来。”

    “行吧!”廖丽说着离开了客厅,进了卫生间。

    下完一盘象棋,周清风便告辞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