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奉贤是李谦和大姨的独子,比他大一岁,现在读高二。

    李谦和回到老家的第三天傍晚,陈奉贤放寒假回到了家中,从父母的口中得知李谦和在家里,他当即就来到了李谦和家做客,当晚在李谦和家吃晚饭,并留在这里过夜。

    之后,李谦和有去陈奉贤家吃饭。

    “奉贤,你来啊!”廖丽打招呼道。

    “哥!”李谦和笑着喊道。

    “阿姨,谦和!”

    陈奉贤骑着自行车进了院子,下了车,用脚踩下立脚,从车上取下一袋蔬菜。

    “阿姨,我拿了一点蔬菜过来。”

    廖丽站了起来,从外甥的手里接过了尿素袋,打开口子见到里面装着的芹菜和菠菜。

    “这菜种的真好。”廖丽微笑道,“奉贤,今晚在这里吃晚饭吧,晚上住在这里。”

    “晚饭可以在这里吃,但我不在这里过夜。”

    “也行!”廖丽微笑道,“你们兄弟俩聊吧,我进屋了。”

    廖丽离开后,陈奉贤和李谦和相视一笑,陈奉贤问道:“这两天忙什么呢?”

    “昨天待在家里看书,今天去了城里一趟。”李谦和说道,“哥,进屋坐呢,还是坐在这里晒太阳呢?”

    “坐这里晒太阳吧!”

    “你先坐吧,我去拿点吃的东西。”

    李谦和进屋泡了两杯茶,又拿了一小袋香榧,放在一张椅子上,把椅子端到院子里。

    陈奉贤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微笑着问:“你在学校里喝茶吗?”

    “几乎不喝。除了在饭馆里喝过几次茶外,自己都没有泡过茶,平时都喝果汁。”

    李谦和说着拿起一颗香榧,吃了起来。

    陈奉贤喝了两口茶,他也吃起了香榧。

    前几天,陈奉贤在李谦和家吃了不少香榧,离开时,李谦和让他带走了三四斤。

    吃了一粒香榧,陈奉贤点点头,表示味道很好吃,说道:“香榧比核桃好吃!”

    “我也觉得香榧比核桃好吃。”李谦和微笑道,“哥,这两天有看书吗?”

    “没怎么看书,做了一些试题。”陈奉贤打量了李谦和几眼,轻叹道,“以我现在的成绩,别说靠本科了,靠专科都有点悬。”

    “尽人事,听天命。”

    “如果考不上大学,我就去当兵。”

    “当兵?”

    李谦和从未想过表哥会有当兵的念头,上一辈子,陈奉贤高三复读过一年,最后考上了专科学校。

    忽然,李谦和发现表哥现在的个子比上辈子高一些,问道:“哥,你现在有多高?”

    “一米七三。和你相比差远了,你现在的各自有一米八了吧?”

    “差不多有了。”

    李谦和心里想,表哥之所以比上辈子高,可能和他吃了一些产自随身空间的食物有关,也可能是大姨家改种了葡萄,增加了收入,家里经济条件好了,表哥吃的更营养了。

    “我感觉自己还能再涨两三厘米。”

    “加油,多吃点有营养的东西,还有多做运动。”

    “呵呵!”陈奉贤笑道,“你年龄比我小,我听你说这话,怎么感觉怪怪的啊?!”

    “我的个子比你高,可以说是达者为先!”李谦和开玩笑道。

    陈奉贤端起茶杯,喝了口茶,打趣道:“汉华大学的高材生就这么用词啊?”

    李谦和不置可否一笑,说道:“今年要早点去你家拜年了。”

    往年,李谦和一般都是初九去大姨家拜年的,那个时候,三位舅舅都从岳父家拜年回来了,三位舅舅三家人会和他一家人一同去大姨家拜年。

    “知道。你之前不是说过了,汉华大学开学比较早。”

    “二月一号,我就要离开老家了。”

    “这么早啊,二月一号,那天是初几啊?”

    “初五。”

    “那你怎么安排拜年的时间?”

    “初二中午大舅家,晚上二舅家;初三中午三舅家,晚上去你家,初四待在家里,请同学吃顿饭。”

    “噢,这么说,你没时间去小姨家拜年了。”

    “是啊。”

    “下廖村你爷爷家,你不去拜年了?”

    “不去了,初三下午,我会拿着礼物去他家坐坐。”

    “初四那天,有几个同学要来你家吃饭呢?”

    “有二十几个同学说要来吃饭,具体有多少人来,我就不知道了。”

    “这么多啊,肯定有女生吧?”

    “有啊。”

    “都是高中学生?”

    “绝大部分是高中同学,少数几个是初中同学。”李谦和想了想,“明天出去串串门,把村里的几个小学同学请过来吃饭。哥,初四那天,你也一起过来吧,人多热闹一点。”

    陈奉贤犹豫了一下,微笑点头道:“好啊!”

    这天晚上,李奋进没有留在亲生父母家吃晚饭。

    吃晚饭时,李奋进想给陈奉贤倒酒,但被廖丽拦住了。

    “奉贤还没有成年呢,喝什么酒啊?!”廖丽瞪了丈夫一眼,“喝饮料。”

    “听你的,喝饮料!”李奋进没有强求,笑着给自己倒起了酒。

    “酒不是好东西,少喝点!”廖丽提醒道。

    “我喝的很少了。”李奋进苦笑道,“谦和,你说,你爸我喝得多吗?”

    “能少喝最好少喝点!”李谦和答非所问道,给表哥倒了一碗雪碧后,他给自己倒了小半碗。

    “奉贤,多吃点菜!”廖丽说道。

    “我会吃的,阿姨,你不用说,我不会客气的。”陈奉贤笑呵呵道。

    李奋进呷了一口白酒,吃了几口菜,微笑问道:“奉贤,你学校食堂的饭菜好吃吗?”

    陈奉贤答道:“大锅菜不好吃,小炒还行。”

    李奋进笑道:“经常吃小炒?”

    “算不上经常,如果天天吃小炒的话,生活费不够。”

    李谦和吃了几口菜,喝完碗里的雪碧,就去盛饭了。

    陈奉贤想到最近几次和李谦和一起吃饭,李谦和都吃的不多,问道:“谦和,我看你个子长高了不少,怎么饭量没有增加啊?”

    “除了吃饭,我还吃零食。”

    “零食少吃点,想长个,要多吃饭!”廖丽提醒道。

    “妈,多吃坚果,有利于大脑的发育。”李谦和解释道。

    “你已经够聪明的了,不需要……”

    “打住!”李谦和打断道,“如果伤仲永的事情发生在我身上,你哭苦都来不及。”

    “啥山中人?”

    “仲永,古代人,此人小的时候特别聪明,是一个天才,可别人教歪了,长大后成为了一个普通人,伤仲永,就是为仲永之事感到悲伤。”

    “你觉得你会被教歪吗?”廖丽含笑问道。

    “不会!”李谦和笑了笑,大口地吃起了饭菜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