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谦和带着二舅和小伙伴周清风进了酒店客房,说道:“这个点,没法洗热水澡了,但暖水瓶里有热水,你们可以洗洗脚。明天,你们醒来后,洗漱完,就把房间退了,把房门钥匙交给前台,有三十块钱押金的,之后去我住的地方吃早餐,还记得地址吗?”

    “记得,你住在西王庄小区x号楼xx房间,没错吧?”周清风笑道。

    “没错!”李谦和微笑道,“二舅,清风,那我先走了,你们好好睡觉。”

    李谦和离开旅店,重新回到卤菜馆,和苗翠柳打了声招呼,伸手帮父母行李。

    进了小区的大门,廖丽低声说:“谦和,我听苗翠柳说,你和她姐姐一家人合资开餐馆?”

    “是啊!”李谦和微笑道,“她有没有说,餐馆的生意特别好啊?”

    “说了。”

    “你小子心够大的啊,和别人开店做生意,这么大的事情,也不和我说一声。”李奋进笑呵呵道。

    “几万块钱的小生意,在电话里说了,我怕你们会多想。”李谦和淡淡笑道。

    “口气真大,几万块钱的生意还小生意?!”廖丽微笑着白了儿子一眼,“在店里,我也没有多问苗翠柳,你投资了多少钱啊?”

    “四万。过不了半年,这四万块钱的本就能赚回来了。”

    “那间餐馆一个月多少租金?”李奋进问道。

    “年租金八万。”

    “租金多久付一次?”李奋进又问道。

    “半年?”

    “半年后,又要付一次租金,你半年赚回本钱有什么用啊?!”李奋进说道。

    “我出四万,我同学秦致远出三万,另外,他们家把刚才的卤菜馆也一起并入了,分了一半的股份给我,双方各占一半股份。如果我愿意的话,我明天就能拿到第一笔分红,但我现在不缺钱花,所以没有急着要分红。刚开始每个月有分红,半年内,分红肯定会超过四万元。半年后,再付租金的时候,不需要我出钱的,第二个半年,分红应该能超过十万。”

    李奋进听明白了儿子的意思,微微点了点头,微笑道:“你不需要出面管理,一年能赚三倍多的利润,这很不错了。”

    廖丽嘀咕道:“你同学家肯定赚的更多。”

    “老妈,水至清则无鱼。”李谦和微笑道,“再说了,我同学一家人都不反对我派人进餐馆管账,只要餐馆的生意好,我能够拿到足够多的分红,我不太想参与餐馆的管理。”

    “没想到你小小年纪还有点生意经!”李奋进笑呵呵道。

    闲聊之间,李谦和带着父母来到住所门口。

    拿出钥匙,打开房门,李谦和先进屋,开灯后,让父母进屋。

    进了客厅,廖丽四处打量了起来。

    “这房子还不错吧?”

    “又不是你买的。”廖丽微笑道,“想到租金,我就……”

    “别忘了你儿子现在是百万富豪!”李奋进打断道。

    李谦和微微一笑,指了指自己之前住的主卧,说道:“爸,妈,您们住在这间房。对了,我给您们烧了热水,洗完澡之后再睡。”

    “哈——”李奋进打了一个哈欠,“困死了,不洗澡了,明天再洗。”

    “你去睡吧,我要洗澡,不能把热水浪费了。”廖丽说道。

    “好!”李奋进笑呵呵道,“澡可以不洗,但脚还是要洗的。”

    “先进卫生间洗脸,之后在泡脚。”李谦和说道。

    过了一会儿,李奋进洗完了脸,泡好了脚,擦干脚,穿上儿子为他准备的新拖鞋。

    “我进屋睡觉了。”李奋进和儿子说道。

    “好的。”

    过了五六分钟,洗完澡的廖丽走出卫生间。

    李谦和拿出吹风机,亲自帮母亲吹头发。

    “你帮你女朋友吹过头发吗?”

    “没有。她没有在我这里洗过头发。”

    “没在你这里洗过澡?”

    “没有。”

    “明天她要过来吗?”

    “明天早上十点左右过来。”

    廖丽盯着李谦和看了几眼,呵呵笑了起来。

    “笑什么啊?”

    “你读小学的时候,我觉得你满十八周岁了,再找女朋友才合适。”

    “现在,你的想法改变了。”

    “你初中跳级后。当时,我心想如果高中再跳一次级,十五岁就能考上大学了,进了大学就可以谈恋爱了。”廖丽微笑着叹了口气,“时间过得真快!”

    “你就没有想过我读中学的时候早恋?”

    “想是想过。”

    “担心吗?”

    “不太担心。”

    “为什么啊?”

    “我的宝贝儿子从小就乖巧懂事!”廖丽自豪地笑了笑,伸手捏了捏李谦和的脸颊,之后摸了摸自己的头发,“吹干了,别吹了。”

    “困了吗?”

    “不困,在火车上,我睡得很踏实。”

    “那咱们母子俩再聊一会儿。”

    “聊什么啊?”

    李谦和沉默片刻,微笑道:“秦致远的爸妈这几天帮我们找了几个店铺,明天下午,可以去看看店铺。”

    “我和你爸商量过了,觉得刚开始没有必要租太大的店铺,一是考虑到京城现在天气冷,店铺租下来,没法马上重新装修,另外,我和你爸从未做过餐饮生意,先租个小店练练手更好。”

    “这样啊……”李谦和沉吟片刻,点头道,“也行!店铺可要小,但一定要开在人流旺的地方。”

    “开在菜市场可以吗?”

    “可以倒是可以,但一般情况下,菜市场周边的店铺不好找啊。”

    “慢慢找,总会找到的。”廖丽停顿了一下,继续说,“你二舅和清风,可要先安排他们进你和你同学合资经营的餐馆做事,先学学怎么做卤菜。”

    “老妈,您这算盘打的真响。”李谦和打趣道。

    “我和你爸闲着没事干这没干系,可你二舅和清风,他们来京城,可是为了赚钱的,没活给他们干,他们也不好拿薪水啊。”

    “行,我明天给秦致远的父亲秦大庆打个电话,和他说说此事。下午,不,就不等下午了,明天早上,我们就去餐馆,在餐馆吃午饭,吃过午饭,就让二舅和清风开始干活。”

    “你打算安排他们住在哪里呢?”

    “如果是清风一个人的话,我可以安排他住在餐馆的员工宿舍,可二舅……”

    “没事的,普通员工住什么地方,你二舅就住那里。”

    “其实,做卤菜挺容易的,只要有好卤汤,制作卤菜的流程很容易学的。”

    廖丽打量了李谦和几眼,问道:“你是不是不希望你二舅和清风进你和你同学合资开的餐馆干活?”

    “没有。真的没有。”李谦和微笑着摇摇头,“您别多想了,明天就安排他们进去干活。”

    “餐馆叫什么名?”

    “暂时叫有朋来,等李秦和餐饮公司成立后,会改名李秦和。”

    “李秦和,带着你们两个人的姓?”

    “是啊!”

    “这个名字是谁取的?”

    “秦致远的母亲苗翠花。”

    “苗翠花,苗翠柳,姐妹俩,虽然还没有见过苗翠花,但我见过她妹妹了,感觉她是一个精明的人。”

    “是挺精明的。”李谦和微笑道,“我和秦致远一家人合作,我不吃亏。”

    “没说你吃亏。你不吃亏,他们家更不吃亏。”

    “嗯!”李谦和点点头,长大嘴巴,打了一个哈欠,抬起手,看看手表,“妈,时间不早了,平时这个点,我早就睡着了。”

    廖丽站了起来,说道:“我先看看冰箱里有什么。”

    打开冰箱后,廖丽看到了里面的食材,转头和李谦和说:“明天早上,我做早餐。”

    “好的。”

    “米放在哪里?”

    “放在您卧室的柜子里。”

    李谦和打开主卧的房门,打开一个柜子,让母亲看到里面装着的大米。

    “明早吃稀饭。”廖丽说道。

    “好的。”李谦和又打了一个哈欠,“不聊了,我要去睡觉了。”

    “去睡吧!”

    一夜无梦,一觉睡到大天亮,李谦和醒来时,听到门外面有响动,猜测母亲开始做早餐了。

    看了看手表,李谦和立马起床了。

    进了厨房,见到正在做早餐的母亲,李谦和微笑道:“老妈,早上好!”

    “早上好!”廖丽微笑道,“洗完脸,刷完牙,把你二舅和清风叫过来吃早餐。”

    “行!”

    十多分钟后,李谦和来到二舅和小伙伴住的客房,见到他们都起床了。

    “二舅,清风,昨晚睡得还好吗?”

    “挺好的!”二舅含笑点点头。

    “我也挺好的。”周清风微笑道。

    二舅笑着说:“谦和,你来的够早的啊,我和清风刚洗过脸刷过牙,正准备退房去找你呢。”

    “走吧,我妈做好早餐了,叫我请你们过去吃早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