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初,谦和斋食品公司租下了第二间店铺,不是面积超过一百平米的大店铺,而是一间只有十八平米的小店铺,李奋进和廖丽夫妇俩计划不再这里设厨房,由第一间店铺向这家店铺提供煮熟的卤味。

    花了一个多星期的时间,第二间谦和斋卤味店开张营业了。

    开张头一个星期,所有卤味打八折。

    尽管打八折,谦和斋卖的卤味还是有点小贵,不少喜欢尝鲜的顾客纷纷掏钱购买。

    刚开始几天,第二家谦和斋的生意远不如第一家店。

    随着第二家店的回头客增多,开业第七天,当天营业首次突破两千元。

    七天的八折活动过后,第二家店的生意下降了不少,持续多天单日营业额没有突破一千两百元。

    尽管如此,李奋进和廖丽一点也不为此担心,只要能保持单日一千元以上的营业额,经营这家店不仅不会亏本,还有不错的利润。

    四月十八日,星期六,这天晚上,李谦和与七位室友来到西王庄小区门口的卤菜馆聚餐。

    刚进卤菜馆,李谦和就遇到了这家店铺的业主吴老板。

    “李老板,”吴老板主动和李谦和打招呼,“我听说你家在xx街有开了一家卤菜店,生意怎么样啊?”

    “还不错,一天有一千多点的营业收入。”李谦和实话实说道。

    “去年你说可以开加盟店的,我想开一个加盟店。”吴老板笑呵呵道,“什么时候方便,我和你爸妈见面谈一下啊。”

    “您打算在哪里开店啊?”

    “我有个朋友在后海有个店铺,原来的租户不打算续租了,我觉得那个地方挺适合经营卤味店的,如果可以开加盟店的话,我打算把那间店铺租下来。”

    “那间店铺有多大?”

    “面积不大,只有十五平米,开个小店,刚刚好。”

    李谦和想了片刻,点头道:“回头,我和我爸妈说一声,这几天,他们都挺忙的,等不太忙的时候,我让他们找您聊聊。”

    “别等太久了,如果那间店铺被别人租走了,我只能找其他店铺了,一时找不到那么好的店铺。”

    “三天之内会联系你的。”

    “行!”

    吴老板买了一些卤味后,带包带走。

    李谦和与七位室友坐在店里吃晚饭。

    张文景问道:“谦和,别人经营一家谦和斋加盟店,你打算收多少加盟费啊?”

    “还没有想好呢!”李谦和微笑道,“刚开始几家,不会收太高的加盟费。”

    “一年一千?”秦致远问道。

    “一年一千也太少了。”李谦和摇头道,“就算开十五平米的小店铺,一年至少也要收两千的加盟费。”

    “这么贵啊!”马景光嘀咕道。

    “老马,我记得你去年说过,你也打算开加盟店的。”秦致远吃了一口卤肉,微笑道。

    “不是我开加盟店,是建议我爸妈开加盟店。”马景光微微一笑,“等这个吴老板的加盟店开张之后,先了解一下情况后,我再和我爸妈说说此事。”

    “文景,你家里不是开卤味店的嘛,如果经营谦和斋加盟店特别赚钱的话,你可以考虑建议你爸妈也经营谦和斋的加盟店。”关辰星建议道。

    “过阵子再说吧。”

    李谦和等八人在卤菜馆吃这顿晚饭,没有人付钱,算是李谦和与秦致远这两位老板请客了。

    此时是饭点,店里的生意不错,吃饱喝足后,八人就不再坐在店里继续聊天了,而是起身离开。

    道过别,李谦和独自一人回住所,其他七人步行回学校。

    途中,钱镇海好奇问道:“致远,你家和李谦和合资的餐饮公司有计划新的分店吗?”

    秦致远瞥了钱镇海一眼,淡淡说道:“没有。”

    “有朋来那家店生意不好?”钱镇海又问道。

    “那家店改名了,生意还不错。之所以没有计划开新店,是那家天已经耗费我爸妈很多精力了。”

    “噢!”钱镇海笑了笑,“什么时候请我们再去吃一顿呢?”

    “等谦和生日的时候吧!”秦致远微笑道。

    “他什么时候生日?”钱镇海问道。

    “六月份。”

    “六月啊!”钱镇海讪讪一笑,“他过完生日,都快放暑假了。”

    “有免费的午餐吃,就不要挑三拣四!”马景光打趣道。

    “老马,我们宿舍,你的年龄最大,你什么时候生日?”关辰星问道。

    “今年二月二号是我十八周岁的农历生日,开学之前,我就过完十八周岁生日了,所以没有特意请大家吃饭。”马景光微笑道,“辰星,你什么时候十八周岁生日呢?”

    “一个多星期前,我已经过过十八周岁生日了。”关辰星答道。

    “怎么不请大家吃饭啊,不够意思啊!”钱镇海调侃道。

    “我可不像你家里那么有钱,没钱请吃饭。”关辰星淡淡怼了一句。

    “请吃水果也是一样的。”马景光笑道,“我可记得一个多星期,辰星有请大家吃水果的。辰星,谦和有没有份呢?”

    “有!”关辰星答道,心里补充了一句,“他还请我吃了一顿大餐。”

    “这年头给别人打工是没有前途的,想要发财,还得自己当老板!”钱镇海轻叹道。

    “镇海,你打算劝你爸妈下海经商?”满文俊调侃道。

    “没有,想着以后自己创业!”钱镇海微微一笑,“说真的,我挺佩服谦和的,自己研制出好吃的卤菜,居然想到了开餐馆,开卤味店。”

    “我想这里没有人不佩服谦和吧?!”秦致远笑呵呵道。

    “致远,你现在有没有偷着乐的感觉?”马景光揶揄道。

    “我为什么要偷着乐,我要明着乐!”秦致远哈哈大笑了起来,“我家能够和谦和一起做生意,这说明我家和他有缘分!”

    “缘分?”满文俊装出起鸡皮疙瘩的动作,“太污了!”

    “是你污,不是我污!”秦致远笑了笑,转移话题说道,“你们注意到没有,谦和又长个子了。”

    “他现在应该有一米八三了吧!”马景光说道。

    “穿上鞋子,身高肯定超过一米八三,我估计他的净身高有这个数了。”关辰星微笑道,“真羡慕谦和!”

    “你羡慕他什么啊?”朱志阳问道。

    “羡慕他的身高,羡慕他的长相,还有羡慕他的智商,以及情商!”关辰星笑道。

    “身高和长相可以羡慕,但我觉得智商和情商不需要羡慕。”朱志阳自信满满道,“我们都是凭借自己的实力考上汉华大学的,谁也比不谁笨多少,现在,谦和通过做餐饮生意赚了一些钱,将来,等大学毕业了,只要把握好机会,肯拼肯干,将来我们的成就未必一定会比谦和差。”

    “如果只谈钱的话,我们这辈子比谦和更有钱的机会几乎为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