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前,金战云是一名12年的老玩家,当年还没有出僵尸,当年的生存保卫还是人满为患。【风雨首发】

    当年,飓风之锤出来的时候,僵尸还只是在襁褓中的计划。飓风之锤的出现,迎来了各方的好评。尤其是金战云,这对他一个酷爱祭坛的玩家来说,拥有一把飓风之锤无异于是最开心的事情。

    要知道,当年他可是一把gp大喷独自闯荡过祭坛的存在。而有了飓风之锤,更是让他如鱼得水。

    不过,当年的他其实也只是一个菜鸟,只是随着他打的次数越来越多,对这张地图也就越来越精。当年的祭坛,死了就是死了,是没有复活币的。如果大家都死了,那么你辛苦打了那么久也是白费力气而已。

    但是恰恰就是这种惊险刺激的感觉,是金战云最喜欢并享受的。因为有了复活币,现在的人对死亡没有了畏惧,但是在当年,如果你死了,就只能指望着没死的人坚持到下一关才能复活。

    而当四个人死了三个的时候,那么剩下的最后一个,无异于救世主的存在。

    金战云就是喜欢做这样的救世主,他选房间的时候,也是选那些低等级的菜鸟,最好除了他之外都是菜鸟的房间。不像别人,一找就是充满了大神的房间。

    祭坛一张图,光是英雄级别的难度,金战云就已经通关了几百遍,可他偏偏就是不厌其烦。但是他没有想到,盛极一时的生存地图祭坛,在僵尸和塔防模式出现以后,竟然迅速地销声匿迹。

    就和保卫模式一样,还记得当时,金战云苦苦想找一间打星海虫影英雄难度的房间,结果他搜遍全服,愣是连影子都看不见。

    这让他觉得很是悲凉,这满载着回忆的祭坛,居然就此没落了……

    话说回来,金战云再一次真正踏上祭坛这张图的时候,竟然有种老友重逢的感觉。这张地图从他第一天玩逆战开始,伴随了他几个春夏秋冬。和小伙伴们之间一起玩耍的青葱岁月,真是想想都忍不住要感慨一番。

    虽然他也很久没玩过祭坛地图了,但是他还是闭着眼睛都能画出来祭坛的地形图,只是这里和游戏里的地图有了一些差距。游戏里面有抽枪和加血加子弹的地方,还有硝炮。但是在这里,却是什么也看不到了。

    不过此刻的祭坛,倒是显得很安逸,鸟语花香,清风不断。这让他很难相信,这里会是自己当年数番装逼和出生入死的地方。

    最重要的是,自己出来的地方,恰好还是打游戏的时候出怪的地方。也就是说,前方四个小门,两侧也有两个通道,后方是一个勉强称为大门,但是实际上及时一段城墙被破坏的地方。

    而金战云这浩浩荡荡的一群人,就是从前面的四个小门出来,然后直接冲上了祭坛,围在中间的两根石柱旁。

    这里的两根石柱间距比较大,可以摆放得下一张贡桌,同时也可以用于乌拉祭祀做法。

    金战云跟在最后,一块一块砖头抚摸着这里的建筑,感受着长了青苔的的墙壁,忍不住一阵阵的惊叹。这个地方,他是既熟悉又陌生。熟悉的是他早已经看过了千遍不止,陌生的是,第一次亲手触摸到这里的砖墙。

    这里显然要比游戏里面看着要大了一些,还有那个大门——等等,飞机!!

    金战云眼睛一亮,他这才发现,原来这里真的有一架飞机!虽然这架飞机没有火焰在燃烧,但是看起来也未免太真实了些。不对,什么叫看起来真实,这分明就是真的飞机嘛!

    “这架飞机是几年前掉在这里的,但是因为这里的位置特殊,我们没有对外面的人提起过,外面的人也查不到是掉在这里。(英)”吉格斯解释说。

    金战云点点头道:”原来是这样,不知道这架飞机是怎么掉落的。(英)”

    吉格斯摇了摇脑袋,摊开双手说:“这我就不知道了,你们的飞机,我看都看不懂。(英。)”

    说罢,吉格斯就转身走向了蒂娜。蒂娜身边有两个部落里的妇人看着,所以她也没敢乱走。

    不过三把刀兄弟得了金战云的命令,从一进来就已经围上了蒂娜的身边。虽然现在还没有强行拦住吉格斯,但是他们也会死死盯住他的。

    &……天,战云,这不就是几年前突然失踪的那架371飞机吗!据说到现在也没有找到,没想到居然在这里!”索菲亚突然失声叫道,似乎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金战云眯眼看向头朝下斜插在地面的飞机,破损的机身上,隐约看得出371的字样。但是具体关于371的事情,他却没有多大印象。

    不过既然索菲亚说了,那么就应该是有这件事情的。

    “恩,其实这里应该就和百慕大三角一样,科学无法解释,他们找不到这里也是正常。”金战云摸了摸鼻子,讪讪地说道。他只能附和着索菲亚说,不然的话,她一问起来,又要有一大堆的麻烦。

    “咦,空城呢?索菲亚,你先去户可那边,随时等候我的命令,我去找找空城。”金战云四下望了一圈,这里倒是有不少的部落士兵和族人,看起来有些乱糟糟的。他们正在中间的祭台上准备祭祀用品。

    走上了祭台,金战云朝着中间乌拉站的地方扫了一眼,户可就在乌拉身后不远,而索菲亚也就在户可身边触手可及的地方。

    不过让金战云震惊的是,乌拉身前的贡桌上居然有一只硕大的兔子,这只兔子足足有一只野猪那么大,也不知道这里从哪里打来的兔子?

    呵呵,不知道祭天过后会怎么处理这只兔子,要是能够分一口吃了就好了~

    “这是一只雄兔,在和三只雌兔一起交配的时候被发现,一棍子打死的。(英)”

    吉格斯突然出现在眼前,把金战云吓得一个激灵,这家伙还真是有够神出鬼没的,难道他一直在盯着自己不成?

    不过出于礼貌,金战云还是对他打了一声招呼。而打招呼之余,金战云却是在心里很解气地想道:活该,你这死兔子,都说秀恩爱死得快,待会老子一定要把你大卸八块,吃了解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