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耀辉落寞地离开御书房。ω δwww..

    誉亲王又一次匆匆进宫。

    他是皇族人,年长辈分高不说,又是先帝指定的辅政大臣,在嘉兴帝面前颇有脸面。

    先帝临终前指定五位辅政大臣,自有一番平衡朝堂势力的深意在其中。故而,誉亲王对于嘉兴帝压制梁心铭的行为并未当一回事,认为朝堂势力就该互相牵制,倘若新帝对梁心铭言听计从,那才真该警惕了。

    然眼下,他再顾不得制衡了。

    他直闯入御书房,太监都来不及通报,面对御案后的嘉兴帝,肃然质问:“皇上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

    嘉兴帝见他神色非比寻常,也肃然道:“朕很清楚!”

    誉亲王道:“皇上真清楚?”

    嘉兴帝:“……”

    这还当他是皇帝吗?

    他忽然觉得自己就是傀儡!

    誉亲王道:“先帝在位时,白虎王族叛乱,将朱雀王族和玄武王族都卷入其中,先帝举轻若重,战战兢兢,生恐一个处置不当,会陷大靖于万劫不复!

    “王亨和梁心铭、忠义公、玄武王……哪个都是国之柱石,倒下一个,大靖朝堂也要晃动几下,皇上竟然将他们连根拔除!皇上真清楚自己在做什么吗?”

    嘉兴帝再忍不住,霍然起身,猛一拍紫檀书案,咆哮道:“誉亲王如此向着他们,梁心铭承诺了你什么?朕忘了,誉亲王子孙繁茂。这是想代替朕吗?”

    誉亲王张口结舌。

    嘉兴帝喝道:“来人!”

    一太监闪身进屋。

    嘉兴帝道:“传旨,废黜誉亲王爵位,降为庶民,誉亲王一系子孙除女子外,全部圈禁!”

    誉亲王不料他突然发作,竟夺了自己的爵位,气得手脚乱颤。他乃皇室贵胄,素无野心,却最维护皇家利益,因而得两代先帝看重,做了几十年的逍遥王爷,也攒了一身的威严,如今六十多岁了,谁料晚节不保!

    皇上简直是昏头了!

    哪怕不肯纳谏,也要有个缓和的过程不是?无端端怀疑他,亲王爵位说废就废,不是昏头了是什么?

    不,是被妖魔附体了!

    龙禁卫奉命来拖誉亲王。

    誉亲王怒极,口不择言,“昏君!你一意孤行,大靖的江山就要断送在你的手里了!”

    这话不亚于火上浇油。

    嘉兴帝更铁了心办他。

    嘉兴帝倒也不是跟誉亲王怄气,而是实实在在感到恐慌:五个辅政大臣,王亨和梁心铭生死不明,陈修文被玄武王扣押在北疆,剩下谢耀辉和誉亲王居然都不向着他,而是替对手说话,怎不叫他慌张?

    玄武王反心昭然若揭!

    忠义公也公然对抗朝廷!

    他们怎都看不见呢?

    ……

    嘉兴帝感到四面楚歌。

    他急招吕畅商议对策。

    身为皇帝,他却觉得自己势单力薄,急需拉拢一批帝王新党,以对抗先帝留下的老臣势力。

    吕畅匆匆赶来。

    嘉兴帝问:“你为何才来?”

    声音有些不满、不耐烦。

    吕畅神态从容地躬身拜道:“微臣见过皇上。”然后抬头,双目如星,关切地看着嘉兴帝,一身绿色的官服衬着他白皙的面容和俊雅的身形,春意盎然。

    嘉兴帝焦躁的心平静下来。

    吕畅问:“皇上何事烦忧?”

    嘉兴帝便将誉亲王一事说了。

    吕畅道:“皇上是该谨慎,将誉亲王一支圈禁了也好。不过臣以为,誉亲王的话不无道理。”

    嘉兴帝眉头一拧,“爱卿这是何意?”

    吕畅道:“玄武王族均绵延了几百年,王家更是仕宦大族,若要连根铲除,确实容易动摇国本。”

    嘉兴帝道:“难道就这样放过他们?他们大逆不道,若不按律处置,朕如何统御天下?”

    吕畅道:“放过当然不能,但未必没有更好的办法,既不伤筋动骨,又拔除了心腹大患。”

    嘉兴帝忙问:“什么办法?”

    吕畅侃侃而谈:“世家大族内部各支脉之间,也像朝堂一样互相倾轧。之前皇上两道旨意,逼得忠义公和玄武王暴露反心。他们公然对抗朝廷,乃是他们为臣不忠,非皇上为君不仁。朝廷自然要处置,但不必灭九族。譬如玄武王族,可除掉张伯远这一支嫡支,提拔旁支继承爵位。岂不显得皇上隆恩浩荡?而且省了多少力气,不必费心谋划,只让张家内斗,便轻而易举地消弭一场内乱。”

    嘉兴帝目光大亮,“妙啊!”

    吕畅微笑道:“王家亦如是。”

    嘉兴帝雀跃道:“忠义公府呢?”

    吕畅神情微冷,道:“忠义公府的爵位才传了两代,总共也就三房。二房老太爷方无莫未成亲,等于绝嗣了。此人不争名利,绝情绝性,却一直镇着忠义公府。所以,忠义公府几房人丁甚是和睦,无隙可寻!”

    嘉兴帝冷声道:“那就除了!”

    吕畅点头道:“除了方家还有一益:方家富可敌国,大小方氏全抄了,可填充国库,可抵大靖半年税收!”

    嘉兴帝振奋道:“好!”

    吕畅又从袖中抽出一本奏折,双手呈上去,口内道:“这是微臣拟定的名单和履历,皇上可酌情重用。”

    嘉兴帝忙接过去看起来。

    总共有四五十人,第一个名字便是简繁。其他人涉及朝廷六部和大靖各州府。地方上,以京畿重地、江南富庶之地、南北东西交通重城和紧要关隘的官员为主,他们所处的位置,若画出图来,必定像蛛网一般。

    吕畅轻声道:“自古以来,都是一朝天子一朝臣。皇上愿意用谁、习惯用谁,都由皇上的心意。先帝登基不过几年,王亨和梁心铭在江南杀了多少官员?像宋之献、高淳、孟远翔……梁心铭进京后,更是摇天撼岳,左端阳、林啸天都被满门抄斩;她还在金殿上一连弹劾五本,最低三品。跟当年的风浪比,眼下这些事算什么!”

    嘉兴帝将折子浏览一遍,“啪”一声合上,抬头,双目蓄满斗志,振奋道:“朕何惧之有!”

    他要建立自己的一朝臣!

    吕畅看着他微笑点头。

    嘉兴帝问:“爱卿笑什么?”

    吕畅道:“皇上天威煌煌!”

    嘉兴帝感到从未有过的自信,拿着奏折,招呼吕畅到炕上坐,君臣相对饮茶,气氛闲适。

    嘉兴帝问道:“爱卿为何将简繁放在头一位?”

    吕畅刚要说话,太监忽报:太后驾到。吕畅一怔,跟着心一沉,道:“皇上,太后恐要杀微臣。”

    ********

    周末愉快朋友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