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掌心传来温热的感觉,夜七刚转头,只见副驾上的夏禾双手抓着自己的右手,贴着她的唇,她像品尝什么美味似的,深深地吸吮。『→お℃..

    他很用力,才抽回了手,稳稳扶着方向盘。

    口干舌燥的感觉,教副驾上的夏禾握紧了座椅扶手,理智和欲.望在拉扯,“怎么是你?!我,我要回可可那……我……好热!”

    她正抗议着,理智又乱了,只感觉很热,空气都是热的,那股热源是从体内深处散发出来的。

    难过得想哭!

    因为,她还有一丝理智,知道自己是在做什么,即将会发生什么!

    “夏夏,你又喝酒了?”夜七为了配合可可撒谎,故意这么问,他认真地开车,车速能快则快!

    夏禾侧过头,看着驾驶位上穿着黑衬衫,认真开车的夜七,忍不住伸出粉舌,舔舐滚烫的唇.瓣,不住地咽口水,一双素白的玉手,紧紧抓着扶手,因为用力,指甲泛白。

    她极力忍着扑向他的冲动!

    贝齿紧紧咬着下唇,血液里,像是有虫蚁在爬,她在极力与这股难捱的感觉对抗,被修身白衬衫包裹着的上身,不停往前拱起,后脑勺靠着椅背,头一再地仰高。

    额头上,早已沁出细密的汗滴。

    “我怎么会在你的车上?!夜七,你是,是故意的!”夏禾咬着牙,气愤地问,企图分散自己的注意力。

    “冤枉!我看你们迟迟没打到车,才过来的。”驾驶位上,气定神闲的男人,俊脸隐没在幽暗里,他沉声道。

    “那……可可呢?!嗯哼……我,我……”不过才三杯15度的青梅酒,她就像吃了春.药一样,难过得如火烧!

    她要死了!

    夜七没回答她的问题,打了方向盘,已经可以看到他们公寓楼楼顶的招牌了,他伸手又抚了抚她的头,侧头是,乍一眼看到她胸.前诱人的春.光,他差点没急刹车!

    !!!

    她本身就穿着修身的白衬衫,可见完美胸线,胸部的扣子崩开,那画面,足以教他喷鼻血……

    他别开头,修长的手指忍耐着,慢条斯理地解开衬衫扣子。

    好特么热!

    ……

    终于,黑色的suv在停车场,最靠近电梯的位置停下,副驾上,一直忍耐着的夏禾,身子软得像融化的巧克力,手指按了好几次,也没能把安全带的按钮按下。

    夜七拿着西服外套下了车,绕到副驾,打开车门,他弯腰进车里,为她打开安全带。

    他的身子靠近,闻着他身上的男性气息,她像是走在沙漠里的人,终于发现了有水源的绿洲,贪婪地吸吮他身上的味道……

    当他将她抱着的时候,她全身的细胞都不受控制地鼓噪。

    “夜七!我不要回家!你个骗子!”残存的理智,教她气愤道。

    他没理她,抱她进了电梯。

    刚进电梯,就把她给放下,迅速给她披上自己的西装外套,不让她的春.光外泄了。

    她潮红的脸,似二月里的桃花,额头上的汗珠在灯光下,闪闪发光,背靠着电梯墙壁,待到了他们那层时,夏禾小腿一软,就要倒下,被他迅速稳住。

    “别碰我……我……我不会上当……”一路上,她边走边说道。

    门开,她被抱了进去,门关,他松开她。

    穿着白衬衫、牛仔色半身裙,即使工作了,还一副学生气的人儿,站在灯光下,喘着粗气,迷离的眸子看着站在鞋柜办,身材高挑,穿着黑衬衫,好整以暇地看着她的他。

    他嘴角勾着邪魅的笑……

    “夜七!你,我,我不会碰你的!”那点理智还在做可怜的挣扎,他却越走越近,在她的跟前站定,修长漂亮的手,抚上她潮红而滚烫的脸颊。

    “夏夏……你看起来,很需要我!”磁性的嗓音,笃定的语气。

    他手上那染着淡淡烟草味混杂着男性气息,教她呼吸都变得贪婪,不住地咽口水,“我不需要……!骗子!”

    “真的不需要?”他的手缓缓下移,来到她修长的天鹅颈上,轻轻地抚,只见她享受似地闭上双眼。

    他知道,她正需要他,如他,也正需要她!

    外表看似很平静的他,实际上,一路也在隐忍、克制!

    他的手,带着丝丝的凉意,碰到她滚烫的肌肤上,是那样舒服,手指在轻轻地点动,刹那间,她的身子就要融化成一汪春水,往他怀里扑去,下一瞬,她急切地吻住了他!

    那样贪婪、热切,但,看似外表很冷静的他,还是将她的脸拉开,粗嘎道:“夏夏,是你先动了嘴的,醒来别又怪我……唔——”

    话音还没落,她又热切地吻住了他!

    这下,他不再客气,两手下移就将那做旧牛仔色的半身裙扯下,大裙摆落地,像一朵盛开的素锦花朵……

    双手捧住她的脸,狂野地回吻她,两人的头左右交换,边挪动脚步,她的身子倒在了餐桌上……

    不同于上一次,大狼狗扑倒小白兔,这一次,犹如干柴遇到了烈火,天雷勾动地火!

    噼里啪啦,轰轰烈烈地烧!

    ——

    因为酒精的关系,她很主动,很主动的后果就是,这一次比上一次还要累,还要疼!

    她醒来的时候,还以为自己出车祸,躺在了医院icu了,感觉自己就像是车祸里被撞散架,又拼了回来,捡回一条命,只靠一口气活着的人!

    这种感觉,还不如死了算了!

    激.情的画面,不停地在她脑海里闪现。

    在餐厅,他就把她按在餐桌上吃了,后来一路到了他的卧室……

    后来洗完澡,在浴缸里,还又被他吃了顿水煮肉!

    !!!

    她要阉了这条狗!

    夏禾在心里抓狂!

    他昨晚一定是故意把她带回来的,一定是!

    她突然像个充满斗志的复仇者,一股“仇恨”的力量,迫使她坐了起来,掀开被子就下床,这是他的房间,她去衣柜边,随手拉了件他的白衬衫套在吊带睡裙上,出了卧室,去找了在家实验用的手术刀!

    公寓书房的门被她推开一条缝,透过门缝,看不见他的身影,但,听到了他那好听流利且不带一丝感情的声音,他正说着标准地道的商务英语,光听声音就觉得魅力无限。

    只是他魅力再大,在此刻的她眼里,只是一条需要阉割的狼狗!

    ——

    今天这“车”真爆胎了,差点失踪了!好不容易才写两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