负责人说:“看到阿燃后面那个教练了吗?那个是主教练,你可以叫他许教练,40岁,有20年安全驾龄,妥妥的,前面那个男生,是你的副教练。”

    说是副教练,但真正在教她开车的,大部分时间都是霍燃。

    苏予紧张地摸着方向盘,在思考,她是不是应该换一个驾校,这个驾校的钻石班就这个待遇吗?霍燃不还是个学生吗?他哪来的教练证?驾龄都没满5年吧?

    霍燃像是能够猜到她的想法一般,懒洋洋道:“敢换驾校,你就试试看。”他压低了嗓音,俯身靠近了她,“我拿到证才3年,但是驾龄早不止了,这是我朋友开的驾校,我让他特意安排我教你开车,我特别喜欢教你开车,许教练会在一旁指导看着。”

    苏予有些震惊,然而憋了好半天,只说:“……你会骂人吗?”

    这是接受他做教练了?

    霍燃:“会。”

    苏予抿唇:“那我不要你。”

    霍燃慢悠悠:“但我不会骂我喜欢的人。”

    苏予呆了几秒,才反应过来,她扭过了头,却觉得被他灼热的目光,看得几乎要发烫。

    白如玉的耳垂一点点泛起嫣红。

    苏予握紧了方向盘,磕磕巴巴说:“你要是骂人……我就投诉你。”

    结果,整个学车的过程中,霍燃还真的就没骂过她。

    她一紧张,把油门当刹车踩,整个车撞在了停车库门口,人没事,霍燃一脚踩完了刹车,还笑眯眯地鼓励她:“您开得不错,连墙都没撞倒呢。”

    霍燃说:“你打转向灯。”她不小心却打了前灯。霍燃弯了弯眼睛,黑眸如墨,温柔道:“请您再打一次转向灯。”

    科二考试,她还没倒车入库,就扣完了所有考试的分数,霍燃竖起了大拇指:“加油,别气馁,失败是成功之母,您这么棒,下次一定能过的。”

    苏予受不了了,她瞪他,两只眼睛水汪汪,两腮气咻咻地鼓起。

    霍燃被逗笑了:“还要不要贵族服务了?”

    苏予重新再预约了一次考试,霍燃换了一种方式教她,她正垂眸看方向盘旁边的按钮,身后有一个高大的身体,悄无声息地贴了过来。

    男人的手,修长、温热又干燥。

    握着她的手,声音沉沉,就擦过她的耳尖:“苏予,注意看,往这边……”温热的气流让她的全身都发麻了起来。

    苏予几乎不能动。

    他干燥的唇忽然碰在了她的耳畔,下一秒,就抽离开了,他坐回了原位置:“踩油门吧。”

    苏予开得小心翼翼,速度控制得很慢,耳朵紧张地听霍燃的命令。

    霍燃忽然又道:“踩刹车。”

    苏予紧张了就突然反应不过来了,直愣愣地踩着油门,朝着前方障碍物撞了过去。

    眼看着就要撞上了,霍燃猛地一脚踩下教练刹车。

    苏予惊魂未定,脚没动,转眸去看霍燃。

    她惴惴不安,以为霍燃要破口大骂了,霍燃却忽然躬身,一把握住了她的脚踝,捏着她纤细的骨头,把她的脚放在了刹车上。

    他抬眸,眉骨明显,声音低沉,似是舒缓的音乐:“你多感受一下刹车,等会,要记得踩。”

    苏予怔怔地垂眸看着与平时不一样的温柔的他。

    良久,才忽然反应过来,他们这样太过亲密了。

    他手掌灼热的温度,从神经末梢一下流窜到了她的头皮。

    那种温度,烫的她条件反射性地就想踢他。

    他修长的手指却越收越紧,还有意无意地摩挲了下,酥麻散开,让她难耐。

    她的脚就在他的掌心里。

    那一小截的白,像是一块无暇的玉璧,散发着莹润的光,甚至可以隐约看到细小的血管。

    “你快放开!”

    苏予脸颊红透,咬着下唇:“我知道怎么踩刹车了!我会记得踩刹车!……你快放开呀!”

    霍燃勾唇笑了笑,深深浅浅的光影在他轮廓分明的脸上掠过。

    夏日的阳光,透过茂密的树叶,落下了树影。

    风吹来,带着热浪,苏予觉得更热了。

    休息的时候,几人坐在了树荫下,苏予正在和许教练聊天,霍燃去拿水了。

    过了会他拿了两瓶回来,一瓶递给了许教练,一瓶自顾自地拧开了,仰头,鬓角都是湿漉漉的汗水,性感的喉结微动,灌下了水。

    苏予眨眨眼:“你没帮我拿吗?”她看了看周围的其他人,他们的教练都帮他们拿水了。

    苏予提醒他:“我是皇室贵族客户。”

    他继续喝水。

    她声音软软:“其他教练都发水了呀。”

    许教练还没喝,想把水给她,霍燃拦了下来,垂眸看她,点点头:“嗯,其他教练心地好。”

    苏予气。

    霍燃迫近了她,懒洋洋笑道:“真羡慕他们,我心地真不好啊。”

    苏予:“……”

    他话锋一转,“不过没关系……”

    苏予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下一秒,霍燃就把他喝过的水递到了她的唇畔,她来不及躲避,就碰到了瓶口那一处濡湿。

    霍燃不紧不慢地道:“我这人色心强,喏,水给你喝。”

    苏予:“……”

    她咬牙,脸色涨红:“你……”恶心。

    “嗯,我。”霍燃坦坦然接受了。

    苏予还是气,乌黑的瞳仁水润润的。

    霍燃这样的教练,应该被钉在学车教练界的耻辱柱上!

    苏予心里骂了他一会,伸出手,接过了那瓶水,本来准备倒在霍燃身上,结果还没怎么用力,瓶子就被她捏瘪了,水一下就流了她一手一身。

    苏予:“……”

    霍燃懒洋洋地哼笑了出声,过了会,他站起来,不知道去了哪里。

    苏予换好了衣服,许教练托她帮忙,把一个文件转交给霍燃,苏予刚想拒绝,许教练已经跑远了。

    她顺着指路标,到了教练休息室,门并未关上,苏予推开了门,一眼就看到了男人的裸背,肌肉分明,腰线狭窄,线条利落,充满了力量感。

    霍燃正在穿衣服。

    苏予连忙遮住了眼睛,转身想走。

    霍燃声音轻飘飘:“看了就想走啊。”

    苏予咬住了下唇,声音弱了几分:“我没看。”

    “你看了。”他的脚步声越来越近。

    苏予红了脸,嘀咕:“谁让你换衣服不关门?”

    “因为我想让你看啊。”

    他坦荡荡,话音刚落,下一秒,苏予的双肩就被捏着,强制着转了个身,落入了男人的怀中。

    他甘冽的气息涌入了她的呼吸间,有烟草气息,还有独属于他的味道。

    霍燃声音低沉有力:“好不好看?”

    苏予耳朵都羞得要冒烟了,她没听到霍燃的话,眼神轻飘飘的,气呼呼地咬牙:“霍燃,你为什么把穿上的衣服又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