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人是霍燃。

    林姨手上的动作微微一顿,心里轻轻地叹了口气,她是知道她的大小姐最近正是为了这个霍燃,才又和家里闹翻了,没想到,她才一个晚上不在,大小姐都把人领回来过年了。

    霍燃先看到了林姨,他也手上的动作微顿,然后抿了抿唇,不慌不忙地放下了手里的东西,站了起来,礼貌地笑着叫道:“林姨。”

    他是知道,面前的这个人对苏予来说,有多重要的。

    林姨回过神,和蔼地笑着:“你们来了啊,昨天晚上你们陪着阿予过年吗?幸好还有你们,我都担心了一个晚上。”

    苏予这才发现,林姨回来了,她转过头:“林姨,你怎么回来了?今天还是你的假期啊。”

    林姨走了进来,笑着嗔怪:“我哪里放得下心,怎么能让你一个人过年,在家里待着,也那样,心里还总念着你一个人会不吃饭,又或者胡乱吃饭,干脆就直接过来了。”

    她熟悉地把东西放下,就要去厨房,絮叨道;“等会你们几个年轻人要去哪里玩?去拜年么?外面下了大雪,还挺冷的,记得多穿点。”

    苏予笑,无奈地站起来:“我又不是小孩子,我会记得吃饭,今天你休息,不要去厨房了。”

    林姨的声音从厨房里传出来,有些模糊:“我带了汤,正好给你们几个下面条,大年初一,当然得吃面条。”

    林姨做的面条是比较细的,是她为了迎合苏予的口味,特地做的手工细面条,大学时期,霍燃也曾学着做了这样的面条,几次都不太合格,最后终于合格了,她却早已经不在他身边了。

    吃完早饭,苏予劝林姨休假回家,林姨却说什么也不肯。

    林羡余咬着苹果:“林姨,你别担心阿予了,我会陪着她。”

    林姨不同意:“这大过年的,你妈不会同意你一直在外面的,昨晚又胡闹了,等会赶紧回去。”

    陆渝州由于昨晚一夜未归,手机又没电,刚刚一充上电,就被陆妈妈打爆了:“陆渝州,大年夜吃完饭,你去哪里了?居然敢一夜未归?是不是又去蹦迪了?参加那什么万人蹦迪大会?你胆子肥了啊!那万人蹦迪大会,去的都是富二代,你这个穷三代跟着去凑什么热闹?”

    陆渝州一边快速地穿上大衣,一边插科打诨道:“也不只有富二代。”

    “那还有什么?”

    “想勾引富二代的人。”

    陆妈妈被气笑了:“快滚回来,家里来人了,对了,给我穿得体面好看点,要是表现得好了,我就不打你了。”

    陆渝州用脚趾头想,就知道这是家里养肥的老母猪可以送去相亲的前奏,偏偏他还没勇气反抗,嬉皮笑脸地带上自己的东西,就滚回家了。

    陆渝州走后没多久,林羡余也被家里的电话,急急地召回去了,苏予瞥了眼,站在落地窗前,低声打电话的霍燃,眨眨眼,心里明白,霍燃大概也得回乡下了,毕竟霍奶奶还在乡下等着他呢。

    不过,昨晚能够一起跨年,她已经很满足了。

    霍燃挂断了电话,苏予笑:“是霍奶奶吗?你也该回去了,昨天晚上你应该有跟她说清楚情况吧,不然她一整晚该多担心。”

    霍燃笑了笑,但是没有说话。

    他的车钥匙还放在苏予的房间,苏予踩着拖鞋上楼,轻声道:“我去拿你的车钥匙,还在二楼。”

    霍燃没吭声,跟在了她的身后,挺拔又清隽。

    苏予推开卧室,一眼就看到了床头柜上的车钥匙,她抿了抿唇,拿了钥匙,心里忽然就生出了一些不舍和失落,大概是和昨晚的热闹,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大家都要走了。

    她转过身,往门外走去,霍燃正走了进来。

    苏予胸口起伏了下:“你是现在走吗?”她把车钥匙递给他,“今天路上积雪严重,你开车要小心一点。”

    霍燃探手接过了钥匙,低头看她的脸,他笑了笑:“嗯,初三我就回来了。”

    他像是有什么话要说,但又什么都没说。

    他转身要走,再不走,只怕是,他也要舍不得走了。

    苏予却忽然抱住了他,她的睫毛浓密,轻轻地翕动着,然后,仰着头,看他,眨巴着眼睛,像是一把羽毛小扇。

    她什么都没说,但是她的不舍谁都能感受到。

    霍燃低头,捏住她的下巴,去寻她的唇,轻轻地含住,温热地、一下一下地吮吸。

    有阳光透过拉开的窗帘,照射了进来,光柱里的尘埃起起伏伏。

    但终究,还是要分离的。

    苏予抱着霍燃,亲了一下,想了想,分开后又亲了一下。

    “难怪你最近都没问我爸爸的态度,我还以为你那么淡定,都不在乎了,原来是有阿晟这个内奸。”

    霍燃微微一笑。

    苏予还是不舍得,她低声地,说了句:“要不,我跟你一起回去?”

    苏予是一时冲动,她没有及时地听到霍燃的回应,那股冲动也慢慢地冷静了下来,她深呼吸,抬起头,这才发现,霍燃的脸离她很近,沉默着,那双漆黑的眼睛里,却全都是浓得化不开的笑意,浓得,让苏予心跳又快又乱。

    他低笑着应了一句:“好啊。”

    *

    坐在霍燃的车上,苏予还是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她似乎太冲动了点。

    她这是要去霍燃的老家过年,要同霍燃的家人见面。

    有种双方感情定了下来,去见家长的感觉,她记得,当年的霍奶奶并不喜欢她,她也记得霍奶奶跟她说过的话。

    但转念一想,她和霍燃一起回乡,也挺好的,或许,霍奶奶就接受了她呢?

    她的一颗心,七上八下的。

    她想起了什么,睁开眼睛,转头看霍燃:“霍奶奶会不会觉得,我突然上门,不太矜持?”

    霍燃失笑:“不会。”

    苏予却一点都没有得到安慰,她抿了抿唇,重新闭上了眼睛,安静了两三秒钟,在心底叹了口气,现在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苏予在路上就睡着了,霍燃开车很稳,回霍庄的路比较颠簸,他就怕会吵醒她,车子停了下来,苏予也睁开了眼睛。

    霍燃下了车,取下苏予的行李,正好苏予从副驾驶座上下来,他看出了她的不自在。

    大年初一的村庄比起苏予上次来的时候,要热闹得多,各家各户的门口,都张灯结彩,纷纷打开着门,以示欢迎邻里拜年往来。

    乡下也比城里要来得冷,空气凉入骨髓,冷空气在肺里流窜了下,倒也让人清醒了几分。

    农村没有撒盐,所以下了场雪,道路上有些地方结了冰。

    霍燃叮嘱她:“小心点,别踩到结冰,容易摔倒。”

    “嗯。”苏予轻声应道。

    大年初一,是村里人难得不用下地干活的休息日,许多人都围在某一户人家的院子里打牌闲聊,村里车少,所以霍燃的车子一进入村庄,就被不少人注意到了。

    有人认出了霍燃,转眼又看到从霍燃的车上,走下来了一个漂亮的女孩,那人眼睛一亮,打趣道:“阿燃,带媳妇回家啦?”

    霍燃顺手握住苏予的手,笑道:“嗯。”

    “城里姑娘啊,漂亮,阿燃出息了啊!这下你奶奶要高兴了,终于盼来了孙媳妇。”

    “我都说阿燃这么优秀,肯定有女朋友了。”

    “那齐家那丫头……”

    话还没说完,被旁人一撞手臂,剩下的话,也就吞进了喉咙里。

    周围的邻居都笑着盯着苏予看。

    苏予的掌心不自觉就湿了,她从很小的时候,就习惯被众人瞩目,没露过怯,现在却不自觉地紧张了起来,她和他的手,紧紧地交缠着,她转头,冲着大家微微一笑。

    临进门前,霍燃停住脚步,看到她紧攥着的手。

    他笑了笑,认真道:“苏予,没什么好紧张的,带你见家长,如果奶奶不接受你,我的家人不接受我喜欢的人,那是我应该去担忧和解决的问题,而不是你,就好比你也一直在做你爸爸的思想工作一样,嗯?”

    苏予刚要说话,却没想到,门忽然被人从里面打开。

    正是霍奶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