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姑姑就笑着说:“老太太最疼阿燃了,她不可能逼阿燃娶一个他自己不喜欢的人的,她就是故意来膈应你的,她心里门儿清着呢。”她风风火火,笑容热情,“好了好了,先不说了,咱们先吃饭。”

    苏予抿了抿唇,转头去看霍燃。

    霍燃黑眸深邃,眼角都是笑意。

    苏予也弯唇笑了笑。

    霍姑姑做的饭菜很家常,味道挺不错的,苏予不敢剩饭,其实已经饱了,还是将堆得小山似的饭菜吃光了。

    吃完饭,霍姑姑和霍燃就一起收拾餐桌,苏予也站起来,要一起帮忙。

    霍姑姑笑:“不用不用,你坐着就好。”

    霍奶奶拧眉,没说什么,霍燃薄唇微动:“姑姑你休息吧,我和阿予一起收拾,你陪奶奶坐一会。”

    苏予点点头:“我会洗碗的。”

    霍姑姑“噗嗤”一声,笑了,见苏予坚持,说:“那好,那你们俩洗去吧,我给老太太做思想工作。”

    霍燃端着空盘子进厨房了,苏予动作很快地将盛着剩菜的盘子拿起来,跟在了他的身后。

    霍燃穿着黑色高领毛衣,他把碗放在了水池里,打开水龙头,洗干净了手,擦干了之后,挽起了毛衣的袖子。

    苏予站在他旁边:“我来洗吧。”

    霍燃笑了笑:“水很冰,你站在旁边等一会,我洗。”

    苏予抬头:“所以,你刚刚跟姑姑那样说,就是为了让我可以在霍奶奶面前表现啊?”

    “是啊。”霍燃垂着眼,看了苏予的手一会,她皮肤细白洁净,隐隐可以看见青色的脉络,他忍不住握住了她的手,倾身亲了下,笑着道,“你的手,不是用来洗碗的。”

    “那也不是给你亲的。”苏予笑,很快地从他手里抽回了自己的手。

    霍燃也没再纠缠,水池里的水放满了,他开始洗碗,说:“我会解决奶奶那边的,你不用担心。”

    “嗯。”

    “她刚刚有没有对你说什么?”

    苏予摇了摇头:“没说什么。”

    霍燃停下了手上的动作,转头看她,半晌,失笑,却什么都没说,他加快了速度,将碗洗干净,又简单地收拾了灶面,洗干净手,伸手轻轻一拽,握着苏予的肩膀,垂眸看她,瞳孔漆黑。

    两人静静地对视了半天。

    他轻轻地叹了口气,微微俯身,将她抱在了怀中,唇贴在了她的额头:“我刚刚都听到了,我没出去是因为,我知道奶奶的脾气,她要是不说完那些话,心里的郁气就会一直堵着,就会对你更排斥……可是你却什么都不告诉我,不管是……五年前,还是现在。”

    苏予趴在他的胸口,呼吸间都是他身上的气息。

    “你怎么不告诉我,五年前奶奶去找了你,去求了你。”他的嗓音低哑,瞳孔沉沉,深不见底。

    苏予深呼吸,她睫毛颤动着。

    霍燃微微将她拉出了自己的怀抱,垂眸看她,额前的发垂落,对上她的眼睛。

    她乌黑的眼珠湿漉漉的,窗外的日光透了点光线,衬得她眼底水光潋滟,她说:“告诉你,也改变不了那时的分手结局。”

    霍燃微顿,半晌,唇角勾起。

    再去追溯过去的事情,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他不知道告诉了他之后,他们是不是就不会分手。

    他笑了笑,凑上去,吻了吻她的额头:“这一次,不会分手的。”

    “……嗯。”

    他又笑着,顺着亲她的眼皮。

    苏予让他亲了几下,才忽然想起,这是在霍燃老家的厨房里,门没有关,门外还有不怎么喜欢她的霍奶奶,随时都会进来。

    她一下就往后退了点,躲着不让他亲,却又不敢太大声,连笑都是敛着的,偏偏那双眉眼潋滟动人。

    *

    洗完碗出去,霍奶奶还在织围巾,霍姑姑笑眯眯地抬头,招呼两人坐下,苏予对着霍姑姑笑了笑。

    霍姑姑问:“听阿燃说,你家里还有个弟弟?”

    “对。”

    “你最近跟着阿燃实习呢?”

    “是啊。”

    霍姑姑笑:“阿燃工作的时候,是不是脾气不太好?我见过好几次他训人,要是他也这样训你,你跟姑姑说,姑姑帮你骂你。”

    苏予笑了笑,摇头。

    霍姑姑和苏予渐渐聊得起劲了,她告诉苏予,她家有个比她小几岁的女儿,刚刚出去玩了,等会就会回来了,不知不觉就聊了许久。

    墙壁上的电子钟报了时,已经下午两点了,霍奶奶突然道:“冬天白日短,等会天就要黑了,村路难走。阿燃,你趁这个时间点,送苏予回城吧,大过年的,别让人家爸爸担心了。”

    苏予也觉得差不多了,但她会开车,不用霍燃来来回回开,她直接开霍燃的车回城就好。

    霍姑姑皱起眉头,问苏予:“都这么晚了,我刚刚看财经新闻,上面报道你父亲在c城开会,这大过年的,你回去不是一个人么?多孤单啊。”

    “没事。”

    霍姑姑说:“哪里没事。听姑姑的,你就住这儿一个晚上,明天早上我们也要回城了,顺路呢。”

    她眼见着霍奶奶要说什么,眉头拧得更紧,“哎哟,我说你这老太太,明明就觉得苏予这姑娘不错,非得跟年轻人唱反调,你看阿燃单了这么多年,他是你孙子,他有多倔,你还不知道吗?他认定了一个人,就是那个人!年轻人的事,你就让年轻人自己解决去吧,别再瞎操心了。”

    霍奶奶抿着唇,眉头紧锁。

    她从小到大,对霍燃其他的方面都不怎么管,唯一就关注着他的情感方面。她心里沉沉地叹了口气,她的儿子已经吃了情感的亏,她不希望她的孙子也遇人不淑。

    苏予连忙道:“我可以跟朋友一起玩,没事的,我也会开车,等会我自己导航开车。”

    “那哪行呢。”霍姑姑笑着看苏予,眉头慢慢舒展开,“听姑姑的,就在这儿住,再说现在雪也下大了,你对这边的路又不熟悉,回不去的,咱们明天一起回城。”

    在苏予再说什么之前,霍燃握住了苏予的手,捏了捏她的掌心。

    他嗓音低沉:“奶奶,苏予明天和我们一起回去。”

    霍奶奶盯着霍燃,脸色仍旧板着,好一会,她放下手里围巾,到底松了口:“算了算了,你从小就是个有主意的孩子,但奶奶还是想告诉你,你得为你自己的选择担负后果,要留就留吧!我去睡午觉了。”

    苏予有点不安,想了想,还是决定回去。

    霍燃微微倾身,低垂下头:“留下来,好不好?”

    苏予:“……”

    *

    接下来,霍奶奶对苏予的态度不好也不坏,苏予倒是一直对她笑着,看她在织围巾,就坐在了旁边,目不转睛地盯着霍奶奶织。

    她单手支着下巴,白皙的脸颊被铁炉子烘得嫣红,眼眸水润。

    见霍奶奶看过来,她就弯弯眼睛,像极了傻笑。

    晚饭前,霍奶奶忽然叫霍燃进她屋子,说是让霍燃去帮她按按肩膀,霍燃用眼神安抚了下苏予,就关上了房门。

    房间内寂静了好一会,霍奶奶才开口说道:“阿燃,她爸爸还没同意你们俩的事情吧?而且现在她还是别人的未婚妻,你是想让我们一家人再遭别人戳着脊梁骨么?”

    霍燃喉结上下轻动,其实可以解释的,但是又不知道该从何解释,最后只淡淡地道:“我知道。”

    “你跟你爸爸太像了,当年,你爸爸也是不顾我的反对,非要和你妈妈结婚,最后造成了那样的悲剧……”霍奶奶声音沉重。

    霍燃垂在身侧的手指,蜷缩了起来,他没有动,沉默了好一会,声音发闷:“她和……妈妈不一样。”

    霍奶奶回身,看了霍燃好一会,不轻不重地哼了声:“不一样,当然不一样了,要是一样,我还能让她住进来么?”

    她挥挥手:“算了,你也出去吧……分分又合合,我也管不了,奶奶啊,就是不希望你受伤。”

    霍燃笑了笑:“不会的。”

    *

    吃完晚饭,天色就已经完全黑了,从窗户望出去,能看得到星星落落的灯光,借着屋子透出的昏黄灯光,白色的雪花在光束里飘落。

    霍奶奶年纪大了,到点就困了,霍姑姑扶她去睡觉。

    苏予在客厅玩了会手机,脖子微酸地抬头,看到霍燃正站在门外抽烟,苏予穿上外套,打开门,走出去。

    霍燃靠着门柱,微微低头,猩红的火光忽闪忽暗,他的姿态略微懒散,另一只手正拿着手机,似乎在打电话。

    他听到了苏予的脚步声,微微一顿,抬起头,看到苏予出来,拧了下眉头:“冷不冷?先进去,我马上就进去了。”

    他说着,手上的烟灰断开,落在了雪地里,他摁灭烟头,扔进了一旁的铁桶里。

    周身倒是有一股挥之不去的烟草味。

    电话那头是陆渝州,他听到了霍燃的话,第一反应还以为霍燃在关心他,然后他就听到了苏予软软的嗓音——“奶奶和姑姑去睡觉了。”

    陆渝州眉骨一抬,“哎哟”了一声,揶揄笑:“你把苏予都带回家过年了?够浪漫,够会玩的。”

    霍燃笑了声:“挂了。”

    那头的陆渝州“哎哎哎”了几声:“够绝情的啊,兄弟,兄弟……”

    霍燃已经挂断了电话,他见苏予穿得少,皱眉:“我们进屋吧。”

    他看了看时间,说道:“我们也去休息吧,你睡我的房间,房间已经收拾好了。”他打开了门,走了进去,看着苏予躺在炕上,给她盖上了被子,低头,用鼻尖蹭了蹭她的,亲了亲她的嘴角:“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