吱嘎一声,徐磊连忙将警车停下。

    看着受伤的属下,徐磊担忧的同时,又有一分解气。

    高明这小子仗着家里有人,一向是傲气的很,有时候连他这个直属上司的面子都不给。

    现在呢,吃亏了吧?到底是年轻人,太嫩!

    小女警第一时间蹿下了车,张扬都不知道她是心急救人呢,还是想要躲自己远点。

    “徐队,高明没事,就是墨镜碎了,镜片划破了皮肤。”小女警叫道。

    “哎呀,对不起啊,我刚才又玩鬼把戏了。我这一招叫做脑子是个好东西,多砸砸,有助于开光!”

    张扬打趣儿道,心神连忙联动系统:“系统,你又出手了?”

    “切,他这种货色哪里需要我出手,这纯粹是那小子自己活该了!”

    哦,张扬了然,在三人地瞪视下,系好了安全带。

    再次上路,高明坐上了后面一辆车。小女警坐在了前面,通过后视镜,偷偷地瞟着他,张扬做着鬼脸,吓的她一惊一乍地,惹的张扬哈哈大笑。

    一路安全,来到了公安局。

    早有媒体等候,不过这里可是公安局的地头,自有警察驱赶,轻松地进了公安大院。

    张扬从警车里跳了出来,跟着徐磊走进了公安局。

    “对了,你叫小夕吧,我观你印堂发黑,主葵水,最近两天不要玩水。”

    小女警吓住了,将信将疑地叫了一声谢谢,连忙跑了。徐磊皱了皱眉头,没说什么。

    来到审讯室,里面已经坐了两个人,一男一女,男人四十岁上下,女人看不出年纪来。说二十也行,说三十也行,戴着一副无框眼镜,满是一股知性柔然之美。

    看着女人,不自禁地张扬竟然有一股自惭形秽的感觉,他连忙转头移开视线,墙壁上挂壁电视正播放着礼堂里面的视频。

    两人一句话都没有说,直到视频播完,暂停了视频。

    桌子上是三份厚薄不一的档案,依次写着张扬,杨蓉,何欢。

    “哇,这么快就调出了我们三人的档案,以后谁要是再说我市警察效率低下,我绝对唾他一脸!”

    张扬调侃了一句,这两人绝对是在装深沉,给他下马威!

    男人脸色一沉,女人失笑了起来。

    “这是李政警官,我叫王颖,是一个心理分析师。”

    “我们已经研究过视频很多次了,没有发现半点问题。这意味着视频是真的,但以张先生的背景,不客气的说风情酒店和张先生从来没有交集。这也杜绝了张先生对风情酒店做手脚的可能。”

    “而张先生和杨蓉何欢两人,我们也没有找到任何的交集,所以,我很好奇的是,为什么张先生你会找他们的麻烦?”

    李政警官接过了话来:“我们的同事,已经问询过了前台小姐,你进门的时候直接就表明了你是来找麻烦的!这一点,就是张扬你杀人的动机,你无可辩驳!”

    砰地一声,他重重地拍了拍桌子。

    “哟,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是吧?”

    “小子,你……”

    女心理师附耳轻声说了两句,男人重重地哼了一声,走了出去,门框摔的老响。

    “好了,张先生也别装傻了。我知道发生在风情酒店的惨剧和张先生脱不开关系?我们这里虽然没有具体的数据,但是张先生所说的杨蓉骗婚和何欢肇事,两人身上一共有一十三条人命?如此精准的数字,张先生是从何得知的呢?”

    从哪里来的?那是扫把星系统告诉他的!

    能说出来吗?

    当然不能,那是会被当成神经病的。要是真的相信了,那后患更大!

    “王警官?你是警察吧?不是,王女士,还是王老师?”

    王颖轻笑了一声:“我不是警察,王女士太生疏,王老师?嗯,若是让你叫我老师,有点自卖自夸的嫌疑。若是你不介意的话,你可以叫我王姐,亲近些。”

    “那王姐,你也不要再叫我张先生。说实话,从出生到现在,第一次被人称为先生,听的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张扬怪叫着,揉搓着手臂。

    王颖托了托眼镜,笑道:“哦,刚才的插科打诨过后,现在可是想好了什么借口了?”

    小伎俩,一眼就看出来了。看出来了,还配合着不伤自己面子?

    真是聪明而又体贴啊!还这么漂亮,知性,不知道结婚了没有,有没有对象?

    “男人啊,能不能不用你的下半身思考问题?一有点实力就想女人,能不能有点出息!就依你现在的水平,女人跟着你,那是会倒了八辈子大霉的,知不知道!”

    系统的声音响起,满是一份无语的味道。

    张扬脸一红,系统上身,一切都好,就是没有点*,实在是件悲伤的事情。

    用力地揉了揉脸颊,搓的脸颊通红,张扬大声叫道:“借口?王姐,我从来没有打算找什么借口?只是怕说出来,你不相信而已!”

    王颖抿了抿红唇,忍着笑意:“哦,说说啊!作为一个心理分析师,相信我,再荒诞的故事,我都听过。”

    张扬的确是没有遮掩的打算,他可是立志要成为扫把星的人,藏着掩着,不让别人知道怎么行!

    “好,我告诉你,我就是传说中的扫把星!”

    “什么?扫把星,碰上谁,谁就倒霉的扫把星?”王颖忍不住叫道,她不得不承认,这事她没见过。

    “嗯,碰谁谁倒霉,这个还做不到,我实力还没有那么强,还在努力中。”张扬谦虚了一句。

    “不然的话,我没有犯罪,现在却被当做是嫌疑人带到了公安局。这可是相当于你们主动地招惹我,招惹扫把星,你们公安局岂不要倒霉了?”张扬笑着开了一句玩笑。

    滋滋,头顶上电火花猛地闪烁了起来,然后,房间黑了。

    又来?

    张扬傻了,不是这么巧吧!

    砰!

    下一刻,一声枪响,震响在了整个警局中!接着枪声大作,惨叫声惊呼,脚步声迅速地向着这边传来。

    “王姐,小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