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明,你乱说什么,回来!”徐磊大怒。

    高明是他的直属手下,如今公然地向李政报道,这是有将他放在眼里嘛!更何况,这种话,是他能说的嘛!

    “本来就是嘛!我又没有乱说,谁都知道周强和鲁彪两人抢劫了价值上千万的钻石。他们两个被抓了,外面不知道多少人想要将两人捞出来,好分一杯羹呢?”

    高明越说越是大声,红光满面,一双红眼死死地瞪着张扬。

    “现在鲁彪死了,周强半死不活,哼,要我看,就是这小子知道了秘密地点,好杀人灭口!”

    “那我呢?也是帮凶?”王颖的声音幽幽地响起,满是一股冷冷地清寒。

    一众警察不觉倒抽一口冷气,一向知性柔美的王颖怒了!

    “混账!”徐磊额头青筋暴起,大步上前一脚踹在了高明的屁股上,将高明踹了一个狗吃屎。

    要不是有市民看着,他真是恨不得将这个心胸狭隘的蠢货踢死。

    刚才医生已经确定了两人的伤势,鲁彪当场死亡,周强虽然活了下来,却也有很大的几率脑死亡成为植物人。

    那可是价值上千万的钻石,哪个贼人不眼红,不想知道钻石的下落,就凭高明这一句话,王颖和张扬两个人危险了。

    一众警员看着高明,眼神里满是鄙夷。

    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这样的人,谁还敢信任,将后背交给他?天知道什么时候就被捅了刀子!

    众人的鄙夷,如同一盆凉水,将高明浇醒,他终于反应了过来,这次闯大祸了!

    他脸色煞白地从地上爬起,连忙叫道:“徐队,我不是故意的,我一时脑子发热了,我,对不起……”

    “对不起,去和王颖小姐说!”徐磊再次一脚踹了上去。

    高明转头看向王颖,又是愧疚又是惶恐:“王姐,对不起,我气糊涂了,我……”

    王颖没有理会高明的道歉,大步上了车,高明连忙爬起,大步跟上去。

    “别走太快,容易扯着蛋!”张扬的声音悠悠地响起。

    “你说什么?”高明愤愤地转过了头来,一双牛眼瞪着张扬。

    要不是这混蛋,他怎么会说出那样的话来,都是这混蛋的错!

    “没听见,耳朵有问题?好啊,我再说一遍,别走太快,容易扯着蛋!”

    “混蛋,老子忍你很久了?”高明嘶吼着,如同一只负伤的野兽,向着张扬冲来:“小子,你给我去……”

    “嗤啦!”一声响亮。

    高明脚步一顿,低下了头,众人听着声音也齐齐看去。

    就见高明的裤裆处拉出了好大的一条裂缝,露出了里面的性感红裤头。

    “哇,红内裤,好性感呢?怎么这是要扯开裤裆露出红裤头,变超人吗,我好怕怕!”张扬贱贱地笑道。

    噗呲一声,有人笑了出来。

    一众警察都强忍着,毕竟同属警察,可是此刻再也忍不住,大笑了起来,露出红裤头变超人,这话太贱了。

    高明大囧,满腔怒火瞬间化成浓浓的羞辱。

    “混蛋,你不得好死。”高明骂了一声,双手紧紧地捂住裆部,飞快地向着警车跑去。

    笑声更加响亮,高明这样跑路的姿势实在是太难看,便是徐磊李政这等老成之人都忍不住地笑了出来。

    “哎,别跑,拍个照!”张扬叫道,作势摸出了手机。

    高明吓坏了,这副囧样要是被拍了下来,那走到哪里都会成为一个笑柄。他也不敢遮掩着裤子了,以百米冲刺的速度狂奔上了一辆警车。

    张扬笑笑,将手机收起,拍照?他还真不敢。那就真的是作死了,当这些警察吃干饭呢?

    “系统,不是让他扯蛋吗?怎么就扯了裤裆啊?”张扬笑过之余,还是有点不满意。

    “哼,你也不看看你现在有多少倒霉点,能够让他把裤裆扯了,就不错了。”

    张扬了然的点点头,这倒也是,要不是那小女警贡献了十点,他拥有的倒霉点就是个位数了。

    当务之急,是得多赚点倒霉点啊!

    有了!

    张扬眼睛一亮,清了清喉咙,扯着嗓子大笑了起来,要多夸张有多夸张。

    一众警察不觉皱起了眉头,这声音着实刺耳了,有点小人得志的感觉。高明毕竟和他们一样,是个警察。高明丢脸,他们脸上也过不去。

    “高明,我说过了,不要得罪我。你欺负我,你倒霉,我欺负你,还是你倒霉。真当我刚才的宣言是开玩笑的,啊!”

    张扬大声叫道,高扬着头,做出一副不可一世的嚣张模样。

    莫名地,众人安静了下来。细细地品味这张扬的话,顿时,一点点心悸涌上,越是深思越是让人惊悚。

    高明前脚坑了人家一下,后脚就倒霉了,就是现世报也没有这么快。

    偶然不可怕,奇迹不可怕,怕的却是人的联想,一旦将事情联想起来,不明觉厉。

    张扬眼色扫过一张深思的脸,心中得意地狂笑。

    我真是太聪明了!

    系统里倒霉点正疯狂地涨了起来。

    一个,两个,十个,不多时,就已经是三十多个了。

    咦,怎么会这么多?

    哦,有人竟然在直播,哎哟,哥们,继续拍。张扬挺了挺不算挺拔的腰板,势要装逼到底。

    倒霉点涨的势头慢了,停在了93这个数字上,不再动了。张扬也不敢再奢求什么了,直播上的那些人看个热闹,几百个能够有一人被吓住就不错了。

    至于成为信徒,相信他是真的扫把星?呵呵,就别妄想了,洗洗睡吧,该干嘛干嘛去!

    想起之前消耗掉的一千多倒霉点,张扬忽然感觉好生心痛,不当家不知柴米贵哟。

    “行了,大家收拾收拾回去吧,还有工作要做。”

    一片风声中,李政的声音倍显疲累。

    今天是出门没看黄历,还是什么的?这一天过的是别提多不顺心了。

    李政揉了揉脑袋,向着车子走去,至于张扬,他实在是连看一眼的心情都欠奉。这小子就算是不是扫把精,也绝对是一个惹祸精,爱怎么地,怎么地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