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拍到了逃犯在警局里开枪、绑架人质!可想而知,等待他的将会是何等的焦头烂额。

    幸好,那两逃犯没有成功,不然的话,后果会更严重。可帮助他解决了后患的,偏偏就是那个让他分外不爽的小子。

    抓回去,继续查案?还是请他回去,论功行赏?

    或者因为高明的错,特派警察保护?

    又或是保护他,却给人一股此地无银三百两的错觉?

    坐在车里,李政越想越是头疼,连连叫道:“开车,开车。”

    司机不敢多问,连忙开车走人。

    老大都走了,一众警察也都连忙上车,迅速地离开了,只留下了张扬凌乱在风中。

    靠,这就都走人了,好歹送上一程啊?

    张扬无语地甩了甩手,这可是大马路,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去哪搭公交啊?

    搭便车?张扬眼神向着路边看热闹的人看去,如同是风卷云残,跟兔子一般,一瞬间全跑了。

    靠!

    张扬忍不住骂了一句,没有贡献倒霉点,说明不怕,不怕你们跑什么?

    那就走吧!

    走了几分钟后,一辆警车停在了身前,一张有些胆怯的小脸探了出来。

    “张扬先生,我可以送你一程?”竟然是那叫做小夕的小美女警察。

    张扬大喜,连忙跳上了车。

    “真是多谢了,你长的这么可爱,心地又这么善良,将来一定会嫁一个如意郎君的。”

    小女警脸一红:“你住哪,我送你。”

    “城中村。”

    两年下来,因为倒霉压根就没有一个正经工作。别说其他地方,就是城中村,张扬都是勉力才负担的起。

    “对了,你叫什么啊,我总不能一直叫你美女警察吧?”

    “我叫何夕!”

    “好名字,和你很配。何夕,你是找有事吧?你是唯一相信我的人,对我来说,意义重大,所以,只要我能够办到的,一定帮忙。”

    张扬手掌搭在了何夕的肩头,郑重地说道。万事开头难,他最是了解,第一步最是不易。

    “嘿嘿,小子,占人家便宜啊?不过,有好处哦。”系统促狭的声音响起。

    好处?

    咦,张扬惊讶地发现他的倒霉点极速地涨了起来,瞬间冲破了一百,速度丝毫不减,直到两百的时候,这才停了下来。

    最后数字停在了213上。

    张扬双眼登时瞪圆了,他想起了之前系统的话。拥有了信徒后,能够通过接触倒霉的人,获得他们百分之十的倒霉运气。

    这么说来,这小美女警察霉运值超过了一千?这是何等的倒霉?难怪她会相信自己是扫把星呢,原来是深有体会啊!

    “张扬,你怎么了?”张扬怪异的表情,让她有点害怕。

    “没事,何夕啊,我就直接叫你名字了,省的生分。你最近是不是特别的倒霉啊?”张扬连忙问道。

    何夕一怔,小心地瞟了张扬一眼,小声地问道:“今天算吗?”

    张扬抹了把冷汗:“不算,其他的。”

    何夕摇了摇头:“没有啊,我感觉我一直以来都很幸运呢。我家里没有多少钱,可是父母十分疼我,学校里,师兄师姐也都很照顾我。”

    “毕业了之后,我还以为我找不到工作呢,老师说我性格太软,实在不是当警察的料。可是没有想到竟然留了下来,而且还留在了东区公安局呢!”

    何夕说着,眼神里满是由衷的惊喜。

    “系统?”

    “嗯,啊,这个嘛,都是你的错。你小子倒霉点太少,害的我现在很多功能都不能够使用。”

    张扬无语,这果然倒霉啊,才碰上了这么一个倒霉系统。

    “哦,那你来找我做什么?”张扬问道。

    何夕抿了抿嘴唇:“我是来向你道歉的,想请你不要投诉高明。你有任何理由生气,我也不敢奢望你原谅他。不过发生了今天的事情,高明多半也会被调离公安局了,或许会下放到其他派出所吧。”

    “所以,我央求你不要投诉他,好吗?不然的话,他怕是在警察这一行呆不下去了。其实,高明他也是个好人的,在学校里,很照顾人的。”

    “你喜欢他?”

    何夕连连摇头:“不,不,我当他哥哥一样。”

    张扬笑道:“哦,那还好,不然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了。”

    “好吧,看在你的面子上,我不会投诉他。”

    “真的吗,谢谢你了。”

    “行了,我到了,就在这里停吧。不然的话,我这人一向倒霉,被邻居们看到,还指不定当我当成流氓罪犯什么的?”

    何夕轻轻地笑了,送张扬下车。

    “哎,何夕,你若是相信我,这几天小心些,好吗?”

    何夕笑着点了点头,驱车离去。

    “系统,你说她会出事吗?”张扬问道。

    “她是警察。”

    “是了,她是警察。”

    张扬甩了甩头,笑了,大步走前,拐过一个路口,前方霍然拥挤了起来。

    黄昏,正是城中村最热闹的时候,也是张扬着急赶回来的原因。越是混乱,摩擦纷争越多,而被殃及了的无辜的人,在张扬看来,那可不就是大票大票的倒霉点嘛!

    没有让张扬等待许久,很快一处争吵声远远地传来,伴随着车子的鸣笛声,张扬嘿嘿一笑,从人群中挤了过去。

    两辆电动车摔倒在地上,而在电动车的旁边,趴着一个老太太,哎哟哎哟地叫疼。

    两位车主,一个是中年妇女,车筐里还装着蔬菜。另一个应该是一个大学生,载着他女朋友,有些被吓坏了,倒是他女朋友和中年妇女吵的正凶。

    “是你撞的,你该赔钱?”

    “分明是你撞的,我们都没有挨着她!”

    正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谁也不愿意承担责任,老人趴在地上,拐杖飞出了老远,看起来分外的可怜。

    毫无疑问,这老太太够倒霉的!

    张扬走了出来,向着趴在地上的老太太走去。

    争吵的两女同时闭上了嘴,惊愕地看着张扬,四周看热闹的众人看着张扬更是一副惊见外星人的感觉。

    活雷锋啊?

    张扬对着老太太微微一笑:“大娘,地上潮气重,无论谁撞的你,我先扶您起来,好吗?”

    双手扶着老太太站起,张扬一下子却是愣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