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政扬在半空中的手顿时停了下来。

    “你知道谁是凶手?”李政试探性的问道。

    就在李政问话时,七名医护人员皆不约而同的望向了张扬,他们各自的眼神中有惊奇,有嘲弄,有不屑,还有惊慌。张扬不经意的一瞥将他们的眼神皆尽收眼底。

    “不知道。”张扬淡淡道。

    大部分医护人员皆露出了嘲弄的目光,仿佛是在说:“靠,你是猴子请来的逗比吧!”

    但唯有一个瘦弱娇小的护士却是悄悄的松了一口气。

    李政气的脸色铁青,指着张扬厉声喝斥道:“张扬我告诉你,你现在是在妨碍警察办案,我完全可以以妨碍公务为由将你抓起来!”

    李队长身边的两名警察也欲要上前控制住张扬。

    “李队长你别冲动!”何夕连忙替张扬说情道:“是我带扬哥过来的,他说他有办法帮助我们警方破案。”

    “他说了你就信了?”

    “……是。”何夕低头喃喃道。

    “胡闹!”李政此刻觉得何夕真的是太天真了,真不知道她这样的性格是怎么当上的警察,回头一定得好好的处分何夕。

    “李队长。”张扬呵呵一笑,语气却是极为认真道:“您先别生气,倘若你查不出谁是凶手,相信我的话也没什么损失,万一失败了最后锅也可以往我身上甩。如果你找到了凶手的话,大可以我妨碍公务的罪名将我抓起来关一段时间,正好我也觉得我最近运气有些好,适当倒倒霉对我也没什么坏处。”

    “这可是你说的。”李政沉声道。他早就看张扬不顺眼了,几次命案他都在现场,但都找不到可以抓他的证据,他一直觉得其中定有蹊跷,倘若真能把张扬关进局子里,他定要趁着这个机会好好审问一番张扬。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呸,就你还君子!”李政暗骂了一句,示意两名警察退下。

    “你们俩看住他,别让他搞什么破坏,也别让他跑了!”

    “是!”

    李政瞪了张扬一眼,冷哼一声,转身走进了审讯室。

    “陈世美,请跟我进来。”

    随后一名医生起身走了进去。

    “扬哥,你为什么要和李队长打这个赌,他可是拥有二十多年刑侦经验的警察啊,犯罪嫌疑人已经确认在这几个人之中了,李队长肯定能把他揪出来的!”何夕轻声对张扬道,语气里满是焦急。

    “安啦,如果真的被他找到了,大不了我就进去蹲几天嘛,冲一冲身上的好运气,对我也没什么损失,如果他找不到,那就到我大显身手的时候了。”张扬笑着安慰道。

    半个小时的时间里,门外七个人陆陆续续的走进审讯室里接受李政的盘问,但都没有什么结果。

    “靠,问个话而已,竟然还要我们进审讯室!”

    “你懂啥,我有个同学就是当警察的,带你进审讯室就是为了让你有紧张感,这些警察特别会捕捉你的面部表情,只要你表现的不正常,那你的嫌疑肯定就最大了。”

    “哼,我没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

    这时,李政一脸愁容的从审讯室里走了出来,显然审讯无果。

    “昨天夜里我们已经在医院大体了解了一下情况了,他们七个人在医院的评价都很好,同事们都很认可他们,他们中资历最浅的也在医院工作了两年,每个人都有证明自己是清白的理由。”何夕贴在张扬耳边轻声道。

    “哼,清不清白还得等我出手才知道。”张扬轻笑一声道。

    “喂,你小子在笑什么!”李政注意到张扬正和何夕窃窃私语,心情大为不悦:“张扬,你不是说你能帮我们警方破案么,我倒要看看你有什么本事!”

    “李队长。”张扬一脸轻松道:“咱们已经说好了如果我失败了是什么结果,万一我真的把坏人揪了出来,那该怎么办,不能有罚无赏吧?”

    “哼,你要是真能协助警方破获这件杀人案,我亲自为你颁发一面锦旗,警方还会奖励你十万元现金!”

    哈,又能白赚十万块。

    张扬点了点头,对这个决定很满意。

    “不过你要是帮不上忙的话,我便以妨碍公务的罪名逮捕你,咱们新账旧账一起算!还有你何夕,这么重要的案子你擅自披露给一个外人,你的职业素养在哪里?张扬要是起不到什么作用,你的处分也少不了!”

    “好的,闲话少说,咱们开始吧。”

    众目睽睽之下,张扬走到了那位陈医生的面前,漫不经心的打量了他一番。

    “您就是陈世美陈医生吧。”

    “……是我,你想干嘛?”

    “很高兴认识你陈医生,你真的是取了一个好名字啊!”

    张扬极为热情的主动和陈医生握手。

    陈医生还没反应过来,张扬又迅速走到了另一名医生的面前,再一次主动和对方握手。

    “哦,这位医生小哥长得好帅啊,年轻轻轻就当上了医院的主治医师,将来必定前途无量啊!”

    “啊?哈,过奖过……”

    对方一句话还没说完,张扬又走到了他身旁的一名护士面前,将他晾在了一边。

    “哇,这位护士小美眉真的好漂亮啊,有没有男朋友啊?”

    张扬的举动让人有些摸不着头脑,握了手,一番褒扬,不等对方回话,又继续对另一个人重复这样的做法。

    “这小子在干吗?”李政一脸懵逼的询问何夕道。

    “我也不清楚……或许扬哥自有他的想法吧。”

    最后,张扬来到了那名瘦弱娇小的护士面前,主动握住了她那有些骨干的小手。

    还不等张扬开口,倒霉点突然开始增长,一连长了两百点才停了下来。

    张扬没有表现的太过惊奇,不动声色道:“这位小妹妹,你叫什么名字啊?”

    众人微微愣了一下,为什么张扬唯独对这名护士态度不同。

    这名护士先是一愣,随后轻声道:“我叫安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