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扬嘿嘿一笑:“我现在闲来无事,不知晓玲美眉可否赏光一起出来玩啊?”

    “这还差不多,你想带我去哪里啊?”

    张扬思索了片刻,道:“去莱格餐厅吧,据说那里的牛排很不错哦。”

    莱格餐厅是本市一家著名的西餐厅,一顿饭起步一千元,过去上学的时候不少校外的公子哥到本校猎艳大多数都是带着女大学来这个地方消费,吃饱喝足然后就该去开房了。

    “不过像我这么正直的人怎么可能会打着吃饭的旗号把小姑娘骗上床呢!”张扬暗暗想道。

    其实根本就不是张扬正直,只是由于有倒霉系统的干扰,他不能随心所欲的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而已。

    先前在医院他本想趁机揩一揩安柔的油,可他刚要动手,突就听到头上的灯柱发出了细小的噼啪声,张扬只得作罢。

    张扬本以为晓玲会欣然同意张扬的提议,不料竟被晓玲一口回绝了。

    “那个地方啊,我去过,一般般吧,我不喜欢那里。”

    通过这几天的聊天张扬就觉得这个女孩不一般,谈吐气质都不像一个无知少女。

    “好吧,那你想去哪里?”

    晓玲嘿嘿一笑,说道:“不如来我家吧,待会我去接你。”

    “去你家?”张扬吃了一惊:“我们才认识几天啊,这也太快了吧。”

    “切,你少胡思乱想了,一看你就没怎么见过世面,我只是觉得莱格餐厅太寒掺了,所以我想让你来我家见识见识什么叫真正的西餐。”

    “你们家也是开餐厅的?”

    晓玲哭笑不得:“不是,我们家有一个法国大厨。”

    感情晓玲还是富家千金,真没看出来。

    “好吧……”张扬苦笑一声道。

    “你现在在哪儿,我去接你。”

    “我在市人民医院外。”

    “好的,我十分钟内道。”

    说罢,晓玲匆匆挂断了电话。

    当初张扬在魅惑酒吧初遇晓玲的时候还以为她只是一个追求刺激的普通都市女人而已,这么看来,这个晓玲的来头还不小。

    十分钟后,晓玲如约开着一辆银色的玛莎拉蒂来到了医院。

    一辆豪车驶来就已经足够吸引眼球了,片刻后,车门打开,车上下来的亮眼的女人更是吸引了周围所有人的目光,一个病人甚至被晓玲的光彩夺目闪瞎了他的眼,不小心把输液瓶弄掉了。

    “看什么看,又不是没看过我。”

    嘴上虽这么说,看着张扬目不转睛狂吞口水的样子,晓玲脸上的满意之色却是毫无保留的暴露了出来。

    “看过是看过,但你比那天晚上好看多了。”

    那晚在酒吧,晓玲的穿着颇具潮流,紧身牛仔加贴身衬衣将晓玲玲珑火爆的身材完美的展现了出来,而烈焰般的红船和魅惑的烟熏妆更是让晓玲充满了一样的魅惑,而在即将分别的时刻晓玲所展现的与她的外表截然不同的性格更是让晓玲充满了别样的魅力。

    而今日,出现在张扬面前的却是一个截然不同的晓玲。

    衣着一改当日的潮流火爆,宽松的长裤和轻薄的上衫让晓玲显得格外的高贵,简单的妆容搭配一顶宽大的草帽更是给人一种浮想联翩的感觉。

    但这都不重要,毕竟脱光衣服后什么样才是真的。最让张扬感到反差的是晓玲的性格,在酒吧的时候魅惑的晓玲表现的却丝毫不像她的外表那般狂野,反倒有些安静和乖巧。而现如今,衣着打扮回归了清新正常,但性格却是张扬了不少。

    虽然这几日在网上的交流张扬心里已经有了一些低,但见面带给张扬的感官上的刺激着实还是不小。

    张扬这一番话是由衷的赞美,不料晓玲却双手叉腰,嘟着嘴,轻哼一声道:“那你的意思是那天晚上的我很丑喽?”

    “才没有!”张扬立即矢口否认:“那晚上的你有沉鱼落雁之姿,而今日的你却有闭月羞花之容!”

    晓玲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打趣道:“你嘴巴那么甜,肯定祸害过不少小姑娘吧!”

    “怎么可能?”张扬一脸的委屈:“我单身二十五年,唯有左右两福晋与我作伴,我怎么可能去祸害别的小姑娘呢?”

    “恶心,贫嘴!”嘴上骂着,晓玲的肖榕却是异常的灿烂。

    “好了,快上车吧,再不走,整间医院就要被堵住了。”

    看着周围聚集的越来越多的人流,张扬点了点头,嘿嘿一笑,二话不说就跳上了晓玲的车。

    玛莎拉蒂虽然算不上是什么顶级名车,但也不差了,一个女孩子家能开的起这样的车,要么是嫁了个好老公,要么是自己足够努力,要么就是出身好。但就目前看来,显然不是第一种。

    “晓玲,你的脸……好多了吧?”

    晓玲神情先是一滞,随后笑道:“没什么大碍了,多谢你那天为我出气。”

    “不过你最后塞给我一千块钱这事真是让我哭笑不得,其实能消费的起魅惑酒吧的人有几个出不起这一千块钱的?”

    看着晓玲这一身行头,张扬确实感觉晓玲真的不差这一千块钱。

    “其实当时我也没有多想,你为我出头说话,还挨了打,这一千块你可以当做报酬,也可以当做补偿吧。”张扬如实说道。

    “哈,说一句话就能赚到一千块钱,那我和你说了那么多话,那你岂不是欠了我很多钱?”

    “这……”

    “哈,我和你开玩笑呢!”见张扬一脸懵逼,晓玲笑容满面。

    此时此刻,张扬不禁暗暗感叹果然没个女人都是出色的演技派,这前后的反差也太大了。

    “对了,你家在哪?”

    “在城东的檀都那里。”

    “檀都?”

    听到这两个字,张扬着实是吃了一惊,城东的檀都可是名副其实的富人聚居地啊,那里别墅众多风景优美消费昂贵,就算东海市将那里设置成一个旅游景点也是没问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