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伯父,鞋下留人啊!”

    张扬左手右手分别一台,轻松接住了飞来的皮鞋。

    “额,好重的味道。”张扬皱了皱眉头,将皮鞋放在了地上。从这皮鞋的样式和质感来看绝对是一等一的品质,要是因为砸自己而损坏了,张扬可赔不起。

    “肖伯父你您是不是有脚气啊,我知道一个牌子的喷雾对治疗脚气有奇效,我大学舍友就用这个。”张扬一脸真诚道。

    “住嘴,我再重申一遍,我没你这么个侄子……”

    “爸,快住手!”晓玲终于升起,猛地甩开了肖战的胳膊,一脸的怒气。

    肖战终于是被女儿的举动给镇住了,情绪稍稍安定了下来,但双眼还是充满了对张扬的敌意。

    “爸,是扬哥他为我出的气,你不感谢人家,还要打人家,这要传出去,以后谁还敢再帮你的忙?”

    “哼!”肖战怒瞪了张扬一眼,怒气冲冲地返回了屋内。

    晓玲转身对张扬使了个眼色,张扬苦笑一声点了点头,随后跟着晓玲一起进了屋。

    肖战一屁股坐在了柔软的沙发上,刚点燃一支香烟,就被晓玲夺过来掐灭了。

    “爸,医生说了你身体不好,你就不要再抽烟了。”

    肖战重重地叹了一口气,瞥了张扬一眼,冷冷道:“你,给我过来!”

    “好嘞伯父!”张扬呵呵一笑,恭恭敬敬地走到了肖战的面前,却也是不敢坐下,生怕肖战回头一个烟灰缸丢在了自己的脸上。

    “说,你要多少钱?”

    “?”

    “我不管你们俩是怎么回事,我要你离开我的女儿,以后永远也不准再见他!”

    “爸!”晓玲握住了肖战的手,却被肖战毫不犹豫的掸开了。

    “肖伯父,您真的误会了,我和您的女儿真的没什么,先前在游泳池……”

    “你还敢提这事!”肖战怒吼一声,“啪”地一巴掌砸在了桌子上。

    肖伯父情绪这么活跃,想必年轻时肯定也是个不安分的家伙。

    张扬暗暗想了想,随后道:“对不起,肖伯父,我和你您的女儿晓玲确实是在酒吧偶然认识的,我们话聊得很投机,结果那个郑步凡过来捣乱,还打了晓玲,我久顺手把他送进了医院。”

    “对对对!”晓玲连连点头:“这几天扬哥一直都很忙,我一直没机会当面感谢他,恰好他今天有时间,我便邀请他来我们家做客,聊表心意,结果就被你撞到了……”

    看这晓玲的眼神不像是在说假话,肖战思索了片刻,点了点头。

    “臭小子,当真是这样?”

    “字字珠玑,绝无半句假话!”

    “我不在的时候,你有没有对我女儿做什么不该做的事?”

    “这……”张扬思索了片刻,随后一脸郑重道:“肖伯父请放心,晓玲她现在还是一个纯洁的少女,白璧无瑕。”

    晓玲被张扬这一番话说得满脸通红。

    “哼,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这些混小子脑子里想的都是什么,说,你有没有对我的女儿动过什么肮脏的念头?”

    “爸!”二人你一眼我一语让一旁的晓玲羞得满脸通红。

    “你闭嘴,这是男人的之间谈话!”肖战毫不客气的喝住了晓玲,双眼直视着张扬。

    “赶快如实招来,不准撒谎!”

    看着肖战一脸严肃的样子,张扬暗暗咽了口口水,思索了片刻,沉声道:“肖伯父,实话实说的话,我确实对你的女儿有过……的想法。”

    “什么?”肖战双眼圆瞪,对张扬直接了当的承认有些吃惊。一旁的晓玲看着张扬的眼神也有了更多不一样的意味,不过却没有厌恶的意思,到是有很多莫名的情绪在里面。

    “您的女儿有花容月貌之色,但凡一个正常的男人都会有些蠢蠢欲动的,那些对您的女儿毫无感觉的男人才不正常。”

    肖战目不转睛的盯着张扬,面无表情,足足半分钟有余,晓玲不敢打搅他,迎着他的目光的张扬更是一动不敢动。

    “哈,你还是诚实的年轻人,不错不错,你可以滚了。”肖战笑了笑,摆了摆手,示意张扬可以离开了。

    “爸?”

    “肖伯父?”

    肖战点了点头,随后继续道:“你小子要是敢说对我的女儿没动过歪心眼,我立马就叫门外的保镖打断你的腿!一是为了惩罚你的眼瞎,二是惩罚你的不老实和说谎,三是为了我的眼睛!”

    “都是男人,我还能不知道你心里想的是什么?但我没想到你小子竟然敢说实话,难能可贵,所以我决定放你一马,但从今以后你永远都不能再靠近晓玲一步,否则我打断你的腿!”

    “爸!”一旁的晓玲不满意了:“人家都实话实说了,为什么你还这样对他?”

    “我怎么对他了,我已经决定放他一马了,难道这还不够么?”

    “可扬哥他是我的朋友!”

    “屁,你爸我就是从他这个年龄过来的,这些混小子心里想的什么我太清楚了,这是就这么定了,以后你不准再见她。管家,把她带回房间去给她换好衣服,成何体统,晚上我要带她去参加宴会,多交一些朋友,免得成天和一些不三不四的人混在一起。”

    “是,老爷!”

    站在不远处的管家带着两个仆人走到了晓玲的身边:“小姐,快回房去换衣服吧,当心着凉!”

    晓玲恋恋不舍地看了张扬一眼,又怒气冲冲地瞪了肖战一眼,冷哼一声,起身快步离开了。

    见晓玲走了,肖战长舒了一口去,刚拿出一根烟,犹豫了片刻,又把烟塞了回去。

    “抽烟有害健康,少抽为好!”张扬笑嘻嘻道。

    肖战皱了皱眉头:“你小子怎么还不走,是不是非要等我叫人把你轰出去才肯走!”

    肖战激动地站了起来,但由于没穿鞋,脚下的实木地板又刚打过蜡没多久,肖战险些滑倒,张扬眼疾手快,迅速上前扶住了他。

    “肖伯父别激动,您的鞋在这儿!”张扬恭恭敬敬地把先前肖战丢掉的鞋子递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