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看张扬的爆蛋龙爪手正钳着自己的命根子,李伟哪敢不从。

    “扬哥,我爸就我这么一个儿子,他一直等着我给他抱个孙子呢,求你务必放我兄弟一马啊!”李伟连忙高举双手,以示臣服。

    “很好。”张扬满意的点了点头,随后问道:“你知不知道王猛和陈浩在哪里?”

    “不知道……”

    “嗯?”张扬眼色一寒,右手微微一用力,李伟顿时感觉自己的小兄弟命悬一线。

    “等等等等!我说我说!”李伟顿时汗如雨下,用力咽了一口口水,颤抖道:“自从你出狱后,我们兄弟三人就一直胆战心惊,生怕你来找我们报复,得知你昨天爆了郑少的蛋后,我们仨更是胆战心惊,整日闭门不出,生怕被你找上门来……”

    “事先声明。”张扬突然打断了李伟的话,淡淡道:“郑步凡的蛋和我一点关系也没有,纯粹是他自己作死,害了自己。不过如果你要是敢不老实的话,我可以向你保证你的小兄弟今天肯定会栽在我的手里。”说罢,张扬手头又微微一用力。

    “扬哥!你是我哥!只要你肯手下留情,你让我干什么都行!”李伟连忙求饶,她可不想变成太监。

    “告诉我王猛和陈浩在哪里!”张扬厉声问道。

    “扬哥,自从你出狱后我们仨就分道扬镳了,我是真的不知道他们在哪……”看着张扬逐渐变得阴沉的脸庞,李伟又连忙说道:“不过我有办法把他们都引出来!”

    “快说,什么办法!”张扬厉声叫道。

    “我可以打电话叫他们来一起吃顿饭,我们兄弟仨感情那么好,他们肯定会欣然前来的!”李伟一脸的谄媚,生怕张扬辣手无情。

    张扬思索了片刻,李伟在这种高压下应该不会撒谎,他应该是真的不知道王猛和陈浩在什么地方,自己亲自去找的话或许会惊动他们,若是李伟真的能把他们都引来的话,倒是也给自己省了不少功夫。

    “好。”张扬点了点头:“那就照你说的办,我不过我可警告你,如果你敢伙同你那俩兄弟耍什么花招的话,那你可要当心你这俩小兄弟的安全了!”

    “扬哥你放心,我的命根子都被你掌握了,我怎么敢不老实?”

    李伟讪讪一笑,拿出手机,拨通了陈浩的电话。

    “喂,是伟哥啊,找我有什么事啊?”电话里传来了陈浩的声音,听起来极为的惬意。

    “你这段时间在哪儿藏着呢,闷不闷啊?”李伟强装镇定,笑着问道。

    “嗨,被那个该死的张扬的搞得,这几天只能躲在家里干女人,连太阳也不敢出去晒,可无聊死我了。”陈浩重重地叹了一口气,说道。

    “我说陈浩,要不你干脆到我的玲珑会所里来放松放松得了,有美酒有女人有兄弟,张扬那小子找不到我们的,我在这儿都待了好几天了,哪有什么事啊!”李伟嘿嘿一笑,说道。

    电话另一头,陈浩突然沉默了。

    张扬皱了皱眉头,正以为陈浩是不是发现了什么,陈浩突然又开口了:“李伟?你确定要我去你的玲珑会所么?”

    “你小子是不是怕了,我在这儿待这么久了都没事,你怕什么?”李伟笑道。

    陈浩又沉默了片刻,随后应道:“好,我这就去,你等我。”

    说罢,陈浩便挂断了电话。

    “扬哥你看,这不是上钩了么?”李伟对着张扬一脸谄媚道。

    张扬总感觉哪里有些不对劲,但又说不上来,思索了片刻,张扬对李伟厉声道:“少废话,把王猛也给我带过来。”

    “好嘞,扬哥你稍等!”李伟出乎意料的没有了一开始的紧张感,整个人陡然放松了许多,似乎完全不在意自己的命根子被张扬抓在手中。

    接着,李伟又给王猛打去了电话。

    “伟哥?你小子这时候给我打电话想干什么?”

    “王猛,今晚陈浩要来我的玲珑会所好好放松放松,你要不要一起来啊?”

    王猛也和陈浩一样沉默了片刻,随后一口答应了:“好,李伟,我马上到,等我!”随后便马上挂断了电话。

    “扬哥你看,他们俩都上当了,你就等着他们俩送上门来就好了!”李伟一脸笑意道。

    李伟在与陈浩和王猛通电话时两人都不约而同的沉默了片刻,这到底是巧合还是另有其因?

    另外,张扬分明记得王猛是三人中年纪最大的,从面相看李伟是最小的,可刚刚李伟却直呼他们的名字,王猛和陈浩却管他叫哥,随后也改口叫了名字。

    如果只是普通的纨绔的话,他们三人是绝对不会被封得东海三混蛋的称号的,他们肯定更为无耻更为狡猾。

    “扬哥,我已经照你说的做了,你能不能先把手松开?”见张扬一时间滞在了原地,李伟讪讪一笑,问道。

    张扬抬起头看了李伟一眼,先前目光中的躲闪和畏惧完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丝不易察觉的狡黠,不住颤抖的身体也不知在什么时候稳定了下来,这和他先前胆小鬼的人设完全变了两样。

    “扬哥?”见张扬直勾勾地盯着自己,李伟心里不由地有些发毛。

    “我知道了,辛苦你了。”张扬冲着李伟微微一笑,松开了他的手。

    不等李伟反应过来,张扬迅速一拳砸在了李伟的面门上,李伟当即就晕了过去。

    “臭小子,虽然我不知道你们到底在打什么暗号,但在我的手里你还想搞这些小动作,你未免也太小瞧我了!”

    张扬冷哼一声,解开了李伟的皮带,像绑着一头烤猪一样将他的双手双脚绑了起来,丢在了沙发上。

    “不管他们到底是在盘算些什么,王猛和陈浩肯定已经有所准备了。”张扬思索了片刻,随后快步走出了房间将该层所有的工作人员都赶下了楼。

    十五分钟后,王猛和陈浩各自带着大批人马赶到了玲珑会所,浩浩荡荡有十多辆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