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同伴得手,青年男子不由地咧嘴笑了起来。

    “先生,请问您到底有什么事?”见面前的男子举止怪异,安柔不由地皱了皱眉头。

    “护士小姐,我对你挺有好感的,能留个微信交个朋友么?”青年男子嘿嘿一下,问道。

    安柔脸色顿时沉了下来,转身推车就走:“对不起,我有男朋友了。”

    刚说完这句话,安柔的小脸腾地一下就红了,安柔立马加快速度向电梯走去。

    看着安柔远去的身影,二人皆阴险的笑了起来。

    病房里,张扬美美的伸了个懒腰,暗暗感叹如果安柔去当一名按摩师的话,肯定比当护士挣的钱多。

    “张扬,今天晚餐改改口味吧。”这时,张扬的脑海里突然传来了系统的声音。

    “哦?换什么口味,这里晚餐顿顿都是稀饭包子煎鸡蛋,有什么可换的?”张扬一脸不在乎道。

    “过去你晚饭不是一直都喝的小米粥么,今晚换换口味,喝绿豆汤吧。”

    “啊?有什么区别么?”张扬有些不解。

    “照我说的做就是,系统何时骗过你?”系统的语气不容置疑。

    “好吧好吧,你是老大,你说啥就是啥!”张扬撇了撇嘴,拿起手机准备给安柔打电话。

    安柔快步登上电梯,正要关门,突然她的同事婷姐推着小车快步跑了过来,一脸急切道:“小柔!等等我!”

    安柔见状,连忙按了下开门键,关了一半的电梯门有打开了。

    “呼,谢谢你啊小柔!”婷姐推着餐车走进了电梯,气喘吁吁道。

    “没关系婷姐。”安柔甜甜一笑道。

    婷姐打量了一眼身边的安柔,微微一挑眉,笑问道:“小柔,你的脸怎么那么红,是不是和你的扬哥在病房里做了什么不可告人的事呀!”

    “哎呀,婷姐你别瞎说,才没有那回事啊!”安柔本就红得小脸顿时变得更红了,仿佛掐一下就会出血。

    婷姐哈哈一笑,轻轻拍了拍安柔的肩膀道:“好啦,我跟你开玩笑的啦,我看得出来那个张扬是个有贼心没贼胆的家伙,他肯定不会对你做什么过分的事的。”

    安柔轻轻点了点头,没有言语。

    说罢,婷姐长叹了一口气,一脸阴沉道:“不过我就没有那么好运了,我病房里那个叫郑步凡的家伙,蛋蛋都没了还不老实,每次我给他换药他都在偷窥我的领口,每次我背对着他他就摸我的屁股,还装出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真是太可恶了,这样的人活该变太监!”

    “好了婷姐,别生气了,当护士嘛,什么样的人没讲过,大不了你就和护士长反应一下,让李婶去照顾他嘛。”安柔微微一笑,说道。

    “对啊!”婷姐顿时也笑了出来:“李婶那个大屁股,郑步凡要是敢不老实的话,李婶肯定会一屁股坐死他的!”

    说罢,两人皆开心的笑了起来。

    “叮铃铃!”这时,安柔的手机响了起来。

    “哟,又是你的扬哥啊!”婷姐看了一眼手机上的备注,一脸坏笑道。

    安柔白了婷姐一眼,接通了电话:“喂,扬哥,有什么事么?”

    “小柔啊,我今晚不想喝小米粥了,我想喝绿豆汤。”

    “知道啦,真是的,你也不早说,害得我又得下去一趟。”安柔笑着嗔怪一声,挂断了电话。

    “你扬哥打电话找你什么事啊?”婷姐很八卦的问道。

    “他说他今晚不想喝小米粥,想喝绿豆汤了。”安柔轻轻撇了撇嘴道。

    “这样啊,那正好我带的是绿豆汤,咱们俩换一下吧,免得你又再跑一趟。”婷姐大方的将安柔餐车上的小米粥和自己的绿豆汤换了过来。

    “啊?这样没问题么?”安柔不免有些担心道。

    “放心吧,郑步凡那个混小子,有钱人家的公子,咱医院食堂的这些东西,人家才看不上呢,他老爹可是每天晚上都给他带好吃的呢。”婷姐双手抱胸,一脸不屑道。

    “嗯,谢谢你婷姐。”

    正说着,电梯停了下来。

    “那我先走一步了啊,回见!”婷姐对着安柔微微一笑,推车离开了电梯,向郑步凡的病房走去。

    片刻后,安柔也推着小车走进了张扬的病房里。

    向安柔表达谢意后,张扬立马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三下五除二的就把饭统统解决了。

    “我说系统,这绿豆汤和小米粥有什么区别,你让我喝绿豆汤是为了让我去火么?”张扬在心默默问道。

    “嘿嘿,待会你就知道了。”系统神秘的笑了笑。

    五分钟后,郑乾带着两名仆人快步走进了郑步凡的病房。

    “儿咂!老爹今晚让厨师给你炖了一只东莞老母鸡,给你好好补一补!”

    郑乾刚一进门,就看到护士正喂郑步凡吃着饭,而郑步凡正一边吃一边瞟着婷姐的胸,婷姐是一脸的气愤却有无可奈何。

    “儿咂,你为什么吃这种猪食?赶快吐出来,爸比给你带好吃的了!”郑步凡连忙走上前,将婷姐推向一边,夺过了她手中的碗,放在了桌上。

    “哎呀爸,你烦不烦啊!”郑步凡正偷看婷姐胸前的春光,突然被老爸打搅,心中极为不爽。

    “你这小混蛋,老爸这么疼你你竟然……”郑乾话刚说一半,突然注意到了桌上那还剩半碗的小米粥。

    “不是说要给我儿子带绿豆汤的么,他现在受了伤,不能上火!”郑乾冲着婷姐厉声喝道。

    “对……对不起。”婷姐脸色一沉,向郑乾微微鞠了个躬。

    “哎呀爸,你别吓着人家了,我倒是觉得这小米粥味道挺不错的,尤其是还有这么可爱的护士喂我吃!”郑步凡又瞄了婷姐一眼,一脸*道。

    这时,郑乾的两名手下回来了。

    “老爷,事办好了!”

    郑乾瞪了他们俩一眼,随后对着婷姐大手一挥:“出去吧。”

    “是。”婷姐巴不得离这个小色狼和老混蛋远点,毫不犹豫的就离开了。

    令手下关上门,郑乾沉声问道:“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我们兄弟俩办事,老爷你就放心好了!”

    “我趁着那个小护士不注意,直接就把断肠丹放进了她那碗小米粥里,瞬间就化掉了,没有人发现!”

    “嗯,很好。”郑乾满意的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