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为什么突然说要搬出去?”王姐仔细审视了张扬一番,问道。

    “扬哥,你该不会是傍上了那个富家千金肖玲,要搬过去和她一起住吧?”何夕一把将张扬的胳膊甩到一边,一脸怒色道。

    张扬顿时哭笑不得:“你这都想哪去了,我这趟回来谁都没有告诉,我就是单纯的想要搬出去而已。”

    “你骗人!”何夕不依不饶:“先前你和那个肖玲一起去泰国旅游,接着她先回来了,你让我派人密切关注他,让我们注意安全,结果什么都没有发生,这你突然回来了,然后就告诉我们你要搬出去,你打算怎么解释?”

    “什么,你和那个肖玲去了泰国旅游?”王颖的眼神顿时出现了一丝失落和难过,但随即便一闪而过。

    张扬直接被何夕的这一番追问给问倒了,而且看起来她确实没有和王姐提起自己的事。

    “好吧好吧!”张扬苦笑一声道:“你们先别着急,听我慢慢和你们解释。”

    接着,张扬把从公司给他放假开始,一直到和肖玲去了曼谷以及随后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和王姐他们说了一遍。

    “事情就是这样。”张扬长舒了一口气,随后说道:“我是扫把星,我只是和肖玲在曼谷游玩了一番便差点给她招来了杀身之祸,你们长时间和我待在一起肯定也会倒霉的,我不想连累你们。”

    看着张扬真切的眼神,王颖作为一名心里分析师,她相信张扬不是在信口开河,只是这事太过突然,一时令王颖有些无法接受。

    “那你搬出去后住哪儿?”听了张扬的一番话,小夕暗暗埋怨自己误会扬哥了,连忙问道。

    “以天为被,以地为席,天下之大,处处为家!”

    张扬潇洒的拽了一句文言文,随后继续说道:“况且,郑乾那几个老混蛋得知我还活着的话,肯定会担心我会报复他们,而且我确实打算这么做……所以,如果他们做出什么更加冲动的举动的话,我怕会让你们也陷入危险当中。”

    听了张扬的一番话,小夕不觉从中感到一股牺牲小我拯救大我的感觉,顿时感觉张扬在他心中的形象又高大了许多。

    “不行,这太危险了,而且也是违法的,如果事情真如扬哥你所说的那样,我一定会彻查这件事,将他们绳之以法的!”何夕一脸坚定道。

    张扬轻轻摇了摇头:“你奈何不了他们的,猎杀者的人在泰国就都被处理了,你们警方找不到证据的,要想永绝后患,只有我亲自出马。”

    “可是扬哥……”

    “这是就这么定了。”张扬打断了何夕的话,笑道:“放心,我肯定不会违法的,相信我。”

    “好吧……”既然张扬都这么说了,何夕也只能选择相信他。

    “那这事就这么定了?”张扬嘿嘿一笑,说道。

    “等等。”王颖突然提出了反对意见,淡淡道:“你不能搬走。”

    “为什么?”

    张扬一脸的疑惑,何夕也在一脸期许的望着王颖。

    王颖轻笑一声,缓缓道:“你走了谁给我们做饭吃,你看看你不在的这段时间我和小夕都瘦了多少?”

    听了王姐的一番话,小夕也是心中一喜,连忙跟着帮衬道:“就是就是,我和王姐每天工作那么辛苦,你要是不给我们准备好吃的,到时候我们俩身体要是垮了你负得起责么?”

    “我……”王颖的这个理由让张扬无力反驳。

    “而且你现在工作也还没稳定下来,口袋里也没有多少钱了吧?”王姐看了张扬一眼,笑道。

    这一趟张扬去了泰国,口袋里的钱全部兑换成了泰铢,还差点不够用,多亏了查猜警官资助张扬才得以顺利回国。

    张扬尴尬的摸了摸自己的口袋,讪讪的笑了笑。

    “所以你现在就踏踏实实的先住在这里吧,反正多出来的房间空着也是空着,而且有了你,我们也省得做饭和打扫卫生了呢。”王颖微微一笑,眼中闪出了光芒。

    王颖是一个成熟聪明的女人,张扬明白王颖的这一番话肯定不止字面意思那么简单,她是真心想留下自己的。

    既然王姐和小夕皆盛情相邀,张扬也不再坚持。

    “好吧,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以后我们还要继续像一家人一样的相处哦!”

    “呸,谁和你是一家人!”王颖笑骂道:“我只是看你可怜,暂时收容你而已,等你找到了稳定高薪的工作,马上给我滚蛋!”

    “得嘞您嘞!”张扬,王颖和小夕三人皆愉快的笑了起来。

    ……

    与此同时,郑乾的豪宅内。

    “王总,这时间都过去半个多月了,怎么还没有收到猎杀者的消息,那个张扬到底死没死?”郑乾在房间里来回踱步,拿着手机,一脸的怒色。

    “郑总请放心……我和猎杀者已经合作过多次了,他们是非常讲究诚信的,而且你也看到了,我也是和你一起交了钱的,肯定没问题的!”电话另一头,王伟强讪讪一笑,说道。

    “哼,最好是如此,如果让我发现你和那个所谓的猎杀者组织是合伙来骗我的,我会让你用整个振兴集团来抵债!”郑乾冷哼一声,重重地挂断了电话。

    挂断电话,王伟强脸色一寒,攥紧了拳头:“妈的,郑乾这个混蛋真是欺人太甚,当初把我从东海市赶出去我没有和你计较,现在竟然还想着侵吞我的振兴集团,果然是奸到骨子里了!”

    这时,一名仆人快步向王伟强走来,低头讪讪道:“王总,电话还是打不通……”

    “给我继续打,打到他接通为止!”王伟强厉声呵斥道。

    “是!”收到王伟强的命令,仆人马上转身跑出了房间。

    “这个该死的张扬,真的有这么难对付么,莫非他们失败了,拿钱跑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