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厅是中午和黄昏时段生意最好,而到了夜晚,便是酒吧等一众娱乐场所的天下。

    大街上的行人愈来愈少,但酒吧里却是越来越热闹。

    来到了飞扬酒吧,张扬下了车,信步走了进去。

    “哟,是扬哥大驾光临啊,快请进快请进!”

    “扬哥我们不知道你要来,都没有准备一下!”

    酒吧门外,两个看场子的手下见张扬前来,热情迎接道。

    张扬淡淡一笑:“我也就是顺道过来看看,不用搞得这么隆重。”

    说罢,张扬从兜里掏出了一包软中华,随手丢给了一人。

    虽然张扬不爱抽烟,但也并不是不会抽,而且出门在外,兜里揣着烟,逢人也好说话好办事,之前在殡葬公司工作的时候去见客户,香烟就经常能派上用场,只不过那时候张扬的薪水不算高,用的都是杂牌香烟,现在当了店长,才提高了档次。

    接过张扬丢来的香烟,两个看门的手下心情更加激动了,恭敬的对着张扬点了点头,笑着送张扬走了进去。

    酒吧里一片歌舞升平,音响里放着嗨到爆的dj音乐,舞池里一个个妖娆的*和饥饿的狼在恣意扭动着自己的身体,而远处的吧台那里也有不少人聚在一起吹逼聊天,服务员也端着托盘四处走动,一派生意兴隆的景象。

    刘涛的飞扬酒吧共有四家分店,但只有这家总店位于市中心,规模最大,名气最高,生意最好,而且刘涛基本上就待在这里,所以张扬一般要找刘涛都会到这里来。

    “扬哥,涛哥还在之前的那个包房里,不过他今晚心情有点不太好,弟兄们都有点担心,劳烦您好好劝劝他。”其中一名送张扬进来的手下略微有些担心道。

    “知道了,这件事包在我身上了,你们回去忙吧!”张扬淡淡一笑,拍了拍两个手下的肩膀,随后转身向刘涛所在的包房走去。

    “涛哥,听说你今天心情不太好?”张扬推开包房的大门,探头笑道。

    “张老弟?你怎么来了!”刘涛一见到张扬前来,顿时两眼放光,立马掐灭了手头的香烟。

    “怎么,不欢迎我?”张扬白了刘涛一眼,笑道。

    “瞧你说的,张老弟前来,我刘涛高举双手双脚欢迎,你要来也不提前和我说一声,我好提前准备准备!”刘涛嘿嘿一笑,一脸的痴汉样。

    “你到我店里来也没打过招呼啊,再说了,我手机不是给你弄坏了么!”张扬轻笑一声,拍了拍刘涛的肩膀。

    “唉。”说到这里,刘涛重重地叹了口气:“实话实说张老弟,我就是因为你的事才心情不好的,不光帮了倒忙,还不小心砸了你的手机!”

    “啧,我都说了咱们是兄弟,这事就让他过去吧,而且胡铮的事我已经摆平了,他不会报警的,另外明天我再去重新买个手机,就万事大吉了。”

    听了张扬的一番话,刘涛脸上的乌云逐渐散开来:“张老弟真有你的!你是怎么和那个胡铮说的?”

    “这你就别管了,反正这事暂时是告一段落了。”

    张扬苦笑着摇了摇头,刘涛的心情是好了,自己的心情可是差得很呢,因为刘涛,自己的信徒和张扬吧的吧友都认为张扬是个基佬,张扬都没地说理去,越是反驳大家还越是来劲。

    “张老弟,我本来今晚心情不好,便叫了两个小妞过来陪我,既然你来了,那咱们俩就一人一个吧,兄弟我够意思吧,为了请这两个小妞,我可是花了大把的钞票呢!”刘涛奸笑了一声,拍了拍张扬的肩膀。

    “小妞?”一听到刘涛叫了小姐来,张扬瞬间就来了精神。

    哼,你们不都说老子是基佬么,老子今天就干个娘们给你们看看!

    “年轻人,别忘了,你现在的等级还不够解锁啪啪啪的功能哦。”张扬刚一动歪心思,脑海里便传来了系统扫兴的提示音。

    “我……”张扬的心情刚刚有些好转,瞬间就被系统泼了一盆冷水。

    “怎么,张老弟,是不是激动的说不出来话了,我请的这两个小妞可是帝王会所的头牌哦,和路边站街的那些妖艳贱货绝对不是一个档次的!”

    “谢谢你涛哥,兄弟我无福消受,还是你自个儿享用吧。”张扬苦笑了一声,摇了摇头。

    “啧,张老弟你又给我装,你不是说你那可是非洲进口的小钢炮么,原装未拆封,我到要见识见识你这是真货还是山寨的!”刘涛戳了戳张扬的肩膀,一脸的贱笑。

    “不是,涛哥,我是真的有难言之……等等,你刚刚是不是说那两个小妞是帝王会所的头牌?”张扬突然想起了什么,连忙问道。

    刘涛正要回答,突然一名服务生敲了敲门,走进来说道:“涛哥,她们俩来了。”

    “太好了,我的大刀早已饥渴难耐了!”刘涛兴奋地一个鲤鱼打挺站了起来,笑道:“张老弟,今天我就让你开开眼,顺便再开开苞!”

    片刻后,两个无论是姿色还是气质都属上乘的女子缓缓从外面走了进来,一脸的高傲,但只看第一眼你就知道,这两个人肯定能让你欲罢不能。

    “怎么还有一个人?”其中一个女人微微一皱眉,随手将皮包放在桌上,坐在了真皮沙发上:“再多一个人可是要加钱的,否则没得商量!”

    “好,今天我和我弟兄都很开心,只要你们俩能让我们满意,你们要多少钱我都没问题!”

    刘涛哈哈一笑,毫不犹豫的答应了。

    “等等。”另一个女人仔细审视了张扬片刻,随后连忙跑到门边,打开了房间的明灯。

    “张先生?原来是你!”

    张扬讪讪一笑,真是造化弄人啊。

    “晚上好,小丽小姐!”张扬颇为绅士的打了个招呼。

    “张先生?”坐在沙发上,正准备点燃一支女士香烟的小雅听到了小丽的叫喊,也连忙向张扬望去。

    “真的是你!”

    二人见到张扬后明显十分的欣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