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哈!认识……”张扬尴尬的笑了笑,点了点头。

    “张先生!”小丽兴奋地叫道,热情的跑到了张扬的身边,挽住了张扬的胳膊,坐了下来:“张先生,我们都给了你我们的联系方式了,你怎么一直不来找我们啊!”

    “是啊张先生,你是不是早就把我们俩给忘了你?”小雅也过来坐在了张扬的身边,一脸的媚态。

    两个顶级美女,与张扬这般的亲密接触,令刘涛感到异常的羡慕。

    “我说,两位美丽的小姐,你们是不是分出来一个人……”

    不等刘涛把话说完,小雅转身对刘涛笑道:“刘先生,你早说你是为了张先生才把我们请来的我们就不收你的钱了,张先生对我们有恩,我们一直想找机会好好报答张先生呢!”

    刘涛顿时一惊,连连摇头:“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想让你们其中一个人……”

    “一个人怎么行!”小雅顿时眉头一拧:“张先生对我们俩可是有救命之恩的,我们俩都要好好伺候张先生才行!”

    小丽也跟着点了点头,微微一笑:“有劳刘先生费心了,你放心,我们一定会伺候张先生的,至于收你的那二十万,我们会退给你的。”

    “二十万!”

    听到这个数字,张扬着实是吃了一惊,二十万可不是一个小数目啊,都快赶上他们娇娇简餐近一个月的净收额了,也够孙俊那小子一日不停的玩上一年了。

    虽然小雅和小丽二人长得确实很标致,但也不至于那么贵啊,同样都是两个皮球一个凹,为什么价位差得那么多?

    刘涛今晚咬牙出高价吧小丽和小雅从帝王会所请了过来,就是希望能让她们俩好好伺候伺候自己,让自己发泄一些,正好张老弟来了就直接分给他一个。

    没想到这两个女人为了张老弟竟然连钱都不要了,根本就不理会自己这个东道主。

    张扬也看出了刘涛哥的脸色有些纠结,毕竟是涛哥花了高价费了老鼻子事才把这两个帝王会所的头牌小姐给请了过来,自己只是一个客人,怎么能横刀夺爱呢?

    “那个,涛哥,我今晚来就是想和你聊聊天,喝两杯小酒而已,既然你已经有了活动,那我就不打搅了,我就先回去了,改日再来和你叙旧。”

    张扬轻轻甩开了两个美女的搂抱,起身就要离开。

    “慢着!”

    张扬没料到自己刚走没两步,就被小雅霸气的拉着自己的裤腰带给拖了回来,直接又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

    “张先生,莫非你是嫌弃我们俩是小姐,看不起我们?”

    小雅的脸色顿时有些阴沉了下来,小丽看起来也有些难过。

    “这么怎么可能!”张扬脸色一红,连忙解释道:“你们救了我的命,我感谢你们都来不及呢,怎么可能瞧不起你们呢!”

    “再说了,小姐也是一份工作,你们用你们的青春和身体为维护社会的治安作出了巨大的贡献,而且十年前西南大地震的时候,来自小姐的捐款也是数不胜数呢,瞧不起你们的人都是那些自命清高的人!”

    刘涛也是吃了一惊,他还从没有听人把小姐这份职业说的这么高大上的,不过张扬说的也却有他的道理,刘涛一时间也无力反驳。

    所有人都把她们俩当成玩物,即便她们的身价再高,在帝王会所一众小姐里的身份在突出,在外人看来,她们终究是鸡,是*,而张扬是至今为止唯一一个把她们俩当人看的,一时间小雅和小丽皆感动不已。

    “张先生,谢谢你,你是这么久以来第一个对我们评价如此之高的人,当然我并不是指我们的技术……”小丽的心突然异样的颤动了起来,她已经有多年没有过这样的感觉了。

    “张先生,就凭你这番话,今晚你想让我们姐们俩怎么样都行!”小雅默默地注视着张扬,随后掐灭了手中的香烟,一脸正色道。

    刘涛从小雅和小丽的眼神中看得出来她们俩确实很欣赏张扬,自己要是再在这里坏兄弟的好事,那就太不够意思了。

    “罢了罢了。”刘涛苦笑了一声,摆了摆手:“既然张老弟你们是互相认识的,那我也不能再横刀夺爱,自讨没趣了,这样吧,今晚我就成人之美,你们的酒水我全包了张老弟,祝你们玩得愉快!”

    说罢,刘涛背着手,摇了摇头,快步离开了包间,为张扬关上了门。

    “涛哥,你等一下,我是真的不能……”

    张扬刚刚起身,这次又被小丽拽着裤腰带给拉了回来。

    “张先生,看不出来你还是挺害羞的一个人嘛!”小丽轻轻捂着嘴,嘻嘻笑道。

    “不是,两位美丽的小姐,你们误会我的意思了,我是真的……不能碰你们!”张扬深吸了一口气,对着身边二人一本正经道。

    “你有老婆孩子了?”小丽眉头一挑,问道。

    “没有……”

    “你有女朋友了?”小雅也跟着问道。

    “母胎solo二十五年……”

    “你是同性恋?”

    “我是钢铁直男!”不说还好,一说这个张扬顿时又来气了,我长得就那么像基佬么?

    “你短小不自信?”

    我去,只要是个男人都绝对不会这么说自己的,张扬当即拍案而起,指着自己的裤裆大叫道:“我这可是二十二厘米的巨型火炮,弹药充足,火力凶猛!”

    “那你该不会是得了性病吧?”一连问了那么多,小雅得到的都是否定的答案,那除了这个可能以外,小雅实在是想不出其他的可能了。

    “我都说了我母胎solo二十五年,一直洁身自好,怎么可能染病?”张扬一脸的无奈,他活了二十五年还从来没被女人这么羞辱过。

    “张先生,你该不会是那种传统的男人吧,我以前在网上好像听说一个词汇,叫什么柏拉图式的爱情。”小丽突然嘿嘿笑了起来,问道。

    “并不。”张扬坚定的摇了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