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样莫先生,想清楚了就派人来拟一份合同吧,我们就在这里等你。”张扬淡淡一笑,坐着沙发上翘着二郎腿,神色好不轻松。

    “拟合同?哼,拟麻痹!”莫桀怒骂了一声,大喝道:“马润,我要你不惜一切代价弄死他,否则你也给我去死!”

    说罢,莫桀干脆利落的挂断了电话。

    “不是吧,真要和我来个鱼死网破?”张扬本以为莫桀至少会和他讨价还价,没想到他竟然就想要自己死。

    “张老弟,我就说你太贪心了吧,这下可糟了!”刘涛看着马润手下两倍于自己的人数,不由地有些担心起来。

    “哼,莫桀这混蛋还真有种,他既然真的想不顾一切,那我们也奉陪到底,反正不管是哪一种结果,吃亏的都是他!”张扬缓缓站了起来,冷眼看着面前趾高气扬的马润。

    “张扬,你听清楚我们老板说的话了么?”马润冷笑一声,大喊道:“弟兄们,这群混蛋竟敢骑在我们头上拉屎,那我们就毫不客气的爆他的菊花,给我上!”

    马润大喝一声,手下的人立马抄着家伙向张扬扑了过来。

    “妈的,打就打,当老子怕你啊!”

    刘涛大喝一声,正要带着手下的人和马润他们拼个你死我活,不料张扬突然拉住了他,带着手下一众人撤到了后面狭长的走廊中,和马润他们展开了拉锯战。

    张扬就是独自对付这群人也不会费太大的功夫,毕竟身上的倒霉点足够充足。

    但张扬不能置刘涛以及手下这么多人于不顾,况且真要是把这一百多人统统放倒,那也是要消耗上万的倒霉点的,倒霉点对张扬来说非常珍贵,一次消耗几百或者一两千张扬还可以接受,上万的话,张扬真的就有些舍不得了。

    对方虽然有人数优势,但这毕竟不是在荒郊野外,难以施展开来,这狭窄的通道最多只能容五人并排站立,这样一来,马润的人数优势就荡然无存了,前排的人受伤了,后排的人继续顶上去就可以了。

    带着刘涛他们退到了走廊中,张扬立马将手机里拍到的证据发送给了李政,虽然带着刘涛一行人加入到了战斗当中。

    ……

    此刻,李政正坐在警局办公室内值班,查看着手头的案子。

    突然,李政的手机响了起来,拿出手机一看,竟然是张扬给他发送了邮件。

    “奇怪,这小子大半夜的给我发什么邮件?”

    李政眉头微微一皱,打开了邮件,赫然发现里面竟是一些淫秽的照片和视频。

    “妈的,张扬这个混蛋真是胆大包天,竟然敢给我发这种东西!”

    李政气的面色通红,正要打电话质问张扬到底在搞什么名堂,突然发现邮件最下方还有张扬附上的一行文字。

    “这是我收集到的帝王会所从事色情交易的证据,现在我和我的人被他们一百多人堵在了帝王会所内,企图杀我们灭口,如果李科长你还想让我见到明天的太阳话,请你火速派人赶往帝王会所来救我们!”

    看到这里,李政这才意识到张扬这小子又去“见义勇为”了。

    考虑张扬过往的事迹,李政相信张扬提供的情报是切实可信的,不过考虑到张扬说对方有一百多人,那就真的是一场大型的混战了,影响肯定极其恶劣。

    思索了片刻,李政立马召集警局的警员火速向帝王会所赶去,并联系手下的何夕也参与到任务中来。

    何夕早已下班回家,此时已经沉浸在梦乡之中了,突然放在床头的手机响了起来,何夕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接通了电话。

    “喂,李队长,发生什么事了?”

    “何夕,你马上到帝王会所来,我们怀疑张扬有生命危险,警局现在正组织警力赶过去!”

    李政语气急促,但却吐字清晰。

    “什么?扬哥他有生命危险?”一听到张扬有生命危险,何夕顿时清醒了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事不宜迟你赶快赶来,回头我再和你解释,时间紧迫!”

    听李政的语气如此坚决,何夕也不再犹豫,立马起身穿上衣服准备动身。

    换上了警服,何夕立马向外面跑去。

    “小夕,深更半夜的,你这是要去哪儿啊,警局有什么紧急情况么?”王颖穿着清凉的睡衣从房间里走了出来,揉了揉眼睛,打了个哈欠,问道。

    “王姐,警局传来消息,说扬哥他有生命危险!”

    “什么!”王颖听到这个消息,反应和何夕一样激烈。

    不等王颖继续追问,何夕又立马说道:“时间紧迫,我先不和你多说了,王姐你先回去睡吧,一有消息我会马上通知你的!”

    说罢,何夕“嘭”地一声关上了房门,离开了。

    王颖虽然还在为张扬的事情感到生气,但她心里依旧是非常在乎张扬的,只是表面上表现的很冷酷无情而已,而反观何夕,就没有王颖这般内敛了,听到张扬出事,她比谁都着急。

    “张扬,你这个混蛋……你可一定要平平安安的啊!”看着空无一人的房间,王颖轻叹了一口气,神色焦急,自言自语道。

    就在王颖担忧的同时,何夕已经来到了楼下的车库。

    往常何夕都是乘坐公交车去上班的,一是为了响应国家低碳出行的号召,二也是因为警局离家不算太远,何夕一般也不赶时间。

    然而今日一听到张扬有生命危险,何夕直接从车库骑出了她的小摩托,戴上安全帽,一路英姿飒爽的向帝王会所赶了过去。

    何夕虽然是一名警察,但考虑到扬哥有生命危险,加之深夜的道路很是空旷,何夕几乎是把摩托的速度飙到了极限,就连*也难以遮掩发动机的噪音。

    往常需要半小时才能赶完的路,何夕如今只用了十多分钟就感到了帝王会所。

    待何夕赶到现场,她发现帝王会所外已经有几辆警车在待命了,但却没有一名警察进入帝王会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