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不其然,就在中午,张扬正准备吃午饭,突然何夕打来了电话。

    “喂,小夕,啥事啊?”张扬接通了何夕的电话,笑问道。

    “扬哥,李科长要你赶快到警局来一趟,我们警方要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这一次的战果,还要特别的嘉奖你一番呢!”电话里,何夕的语气很是激动,显然他很为张扬感到开心。

    张扬并没有因为警局的嘉奖而感到特别兴奋,反而笑着调侃道:“你们警局管饭么,我这中午饭都还没吃呢!”

    何夕嘻嘻一笑:“当然管了,李科长还说要亲自请你下馆子呢,这面子够大吧!”

    “李科长亲自请客?那这面子我一定得给,稍等,我马上就去!”

    说罢,张扬便挂断了电话,立马离开了家,向警局赶了过去。

    半个小时后,张扬抵达了东海市警察局,直接去了何夕的办公室。

    见张扬抵达,何夕顿时心中一喜,连忙起身向张扬走去。

    “扬哥你怎么来的这么慢,再过十五分钟新闻发布会就要开始了,我正要再和你打一遍电话呢!”

    张扬微微瞥了瞥嘴:“谁叫你们不早通知我,知不知道路上堵车有多严重!”

    何夕嘻嘻一笑:“我们警方也没有料到这件案子会受到这么多人的关注,所以也是临时决定召开这个新闻发布会,向民众公布案情的进展。”

    “那叫你们李科长赶紧的,我还没吃饭呢!”张扬一脸的不耐烦。

    “扬哥你别着急,李科长他正在准备要说的台词呢,他代表的是我们东海市警察局,可不能马虎呢!”何夕轻轻拍了拍张扬的肩膀笑道。

    张扬无奈的摇了摇头,只得耐着性子等待。

    过了一会,东海市各大媒体的新闻记者纷纷来到了东海市警察局,在警务大厅聚成一团,等候新闻发布会的开始,李科长也派人让何夕带着张扬到警务大厅等候下一步的指示。

    终于,神神秘秘的李政出现在了众人的视线之中,走到了事先布置的演讲台前,说起了他事先准备好的台词。

    出了公布案情的进展外,李政还说了不少为人民服务,学习先进精神,保持初心这种官话,就像例行公事一样,大家也就只是听着而已。

    待轮到何夕上前讲话的时候,一众记者们着实是吃了一惊,这可是警花级别的啊,明明可以靠脸吃饭但却非得靠实力。

    比起先前李政的讲话,何夕在讲话的时候现场记者们的反应就激烈了许多。

    “何警官,请问你在面对毒贩的时候心里害怕么?”一名记者提问道。

    何夕轻轻摇了摇头,笑道:“不害怕,为人民服务是我们警察的职责!”

    刚刚李政也说了这么一番话,然而现场的记者没有任何反应,但这话从何夕口中说出来的时候,现场的记者,尤其是男性记者皆爆发出了热情的掌声,这就是所谓的区别对待。

    “请问何警官,你们是如何得到这些毒贩的情报,并将他们顺利抓获的?”

    何夕笑了笑,随后指了指另一边正站在墙角的张扬:“这多亏了我们警方的线人张扬先生,是他孤身一人深入龙潭虎穴,面对着重重危险得到了宝贵的情报,并顺利等到了警方的支援,否则我们绝对不可能顺利端掉这个窝点!”

    说罢,何夕便闪到一边,让张扬过来讲话。

    “总算到我了,我都快饿死了……”

    张扬无奈的摇了摇头,随后深吸了一口气,在数十名记者的注视下走到了演讲台前。

    “竟然是张扬?”

    “真的是他!”

    “我就知道这么大一件案子警方不可能这么迅速的就宣布告破,原来是得到了张扬的帮助啊!”

    台下的一众记者们顿时议论纷纷起来,对张扬的出现显然感到很是惊奇。

    “咳咳!”

    张扬干咳了一声,一众记者们顿时安静了下来,高举着话筒,等待张扬开口说话。

    “我们的国家在百年之前被人用鸦片打开了国门,国力衰弱,百姓们也如同行尸走肉一般,这是前车之鉴,我们绝对不容许这种事发生第二次,禁毒的力度只能加大,不能减少,对于毒贩,一定要给予他们最为严厉的惩罚!”

    比起李政与何夕的陈述,张扬的慷慨陈词显然更得一众记者的胃口。

    “张先生,请问你为什么不顾自己的个人安危,要去帮助警察对付穷凶极恶的毒贩呢?”一名记者高举着话筒,向张扬问道。

    张扬淡淡一笑:“我个人的小家不足为提,全社会所有人的大家才更为重要,为了能让大家健康顺利的生活,我张扬在此郑重向全社会发出声明,我一定会和不法势力斗争到底,我就是扫把星,是所有罪恶的扫把星,谁敢招惹我谁就会倒霉,如果被我盯上了,你也一样会倒霉!”

    张扬这一番惊骇世俗的言论令所有的记者都感到震惊,就连身后的李政也是微微一皱眉,这小子还真敢说。

    有人觉得张扬只是在吹牛,当然也有不少根据张扬过去的惊人事迹认为张扬既然敢说出这样的一番话那一定是底气十足。

    随后,众多记者纷纷冲了上来将张扬团团围住,询问了他不少问题。

    虽然张扬的主要目的还是为了给自己造势,但他现在毕竟和李政有那么一层关系在那里,所以张扬在回答记者问题的时候,也不忘为李政,为东海市警察局说上几句好话。

    现场的画面通过记者们的摄影机传到了电视和网络上,很快张扬的形象和话语便在整个东海市传播开来。

    张扬正回答着一众记者的问题,突然发现自己的信徒和倒霉点数量在飞速的增长,在不到十分钟的采访时间里张扬的信徒就突破了二十万,直到采访结束仍旧在保持着低速稳定增长。

    “我去,看来这一次我真的赚大发了,果然毒这个东西真的是人人得而诛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