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名警察苦口婆心的劝说了半个小时没有任何的结果,而张扬仅用了不到五分钟的时间就让他亲自缴械投降,实在是令赵青云感到始料未及。

    “兄怼,你快告诉我,到底怎么样才能发财致富啊!”男子被摁在地上,连忙问道。

    “很简单。”张扬淡淡一笑,走到他身边,蹲了下来,贴在他耳边悄声说道:“世界杯不是马上就要到了么,你听我的,纱特肯定得冠军!”

    说罢,张扬便起身,在一众警察的目瞪口呆下,缓缓离开了。

    后来,一些人知道了张扬就是那个大名鼎鼎的扫把星,便纷纷通过各种渠道向案中的这名男子询问张扬所说的发财致富的道路究竟是什么,不惜以重金。

    结果这名男子并没有通过买球发家致富,倒是通过倒卖消息获取了大量的收益,十年后出狱,摇身一变成了一个土财主。

    然而他最后还是重新走上了滥赌的道路,没过多久就又变成了穷光蛋。

    而从他那里获取消息企图投机倒把的人,在散尽家财买了纱特后也纷纷走上了天台。

    后来有记者公开询问过张扬这件事,张扬给出的理由也很简单粗暴。

    “我是扫把星,不是幸运星,否则的话我早就成了世界首富了!”

    ……

    成功的将持刀男子制服后,张扬和一众警察下了楼。

    被挟持的女子只是脖子受了轻伤,有些脱水和情绪不稳定以外,其他一切正常。

    而被抓的那名男子却是一副洋洋得意的样子,直到上了警车也一直在怪笑着:“我要发大财啦,我要发大财啦!”

    人质被成功救出,而过程被高空中的新闻直升机全程拍了下来,张扬终于在南港市成功的收获到了第一份人气。

    赵青云还是没搞清楚为什么张扬的嘴这么灵,虽然不懂是什么原理,但他也的确不敢再小瞧张扬了。

    事后,张扬要求和赵青云一同前往警察局,赵青云也没说什么,同意了张扬的要求。

    “好吧,你到底想怎么样?”赵青云令人将犯人押下去后,随后向张扬问道。

    张扬淡淡一笑:“别误会,我不是来找麻烦的,我就是想知道你们警方手头有什么棘手的案子,我可以帮你们处理。”

    赵青云眉头微微一拧:“你为什么要帮我们警方办案,你有什么目的?”

    “目的?”张扬无奈的摇了摇头:“铲奸除恶这个理由难道还不够么?”

    张扬见赵青云还是有些不放心,遂继续说道:“听着,如果你不放心的话,你可以派人跟着我一起,反正案子办好了功劳还是你们警方的。”

    “这买卖这么划算,赵警官你要是个聪明人的话我想你一定不会拒绝的!”

    看着张扬若有深意的笑容,赵青云陷入了思索。

    本以为他只是一个大陆来的游客,没想到竟有这般令人惊奇的本领,而且还要帮助警方办案。

    “怎么样,考虑好了没有?”张扬笑着问道。

    赵青云抬头看了张扬一眼,随后点了点头:“好,我手头正好有几件棘手的案子难以处理。”

    “如果你真的能协助警方破案的话,那你可真的是为南港市的人民做了一件大好事了!”

    赵青云笑着向张扬伸出了手,不料张扬并没有接过。

    “不过帮你们归帮你们,我也不能白干啊你们说对不对?”

    看着张扬一脸的坏笑,赵青云就知道事情没有那么简单:“那你想要什么?”

    “我什么也不要。”张扬摇了摇头,笑道:“我只想请你们在案子办完后多请一些记者来宣传就可以了,这个要求不过分吧!”

    赵青云想了想,手头这些案子已经困扰了他很久了,如果张扬真的协助他破了案,既能宣传警方的功绩,还能体现警方的亲民和广集民智,一举两得。

    “好,这个要求简单,我同意。”赵青云笑着说道,眼中透着一丝狡黠。

    看着赵青云的笑容,张扬料到他已经上钩了。

    赵青云还以为自己捡了个大便宜,然而这只是张扬计划中的一环而已。

    ……

    之后的三天的时间,张扬一直在不遗余力的协助警方办案。

    这些案子之所以棘手,是因为涉案人员都是本地的一些大人物,有高层的庇护,所以才能逍遥法外。

    但张扬可是有诚实棒棒糖的,只要能抓到涉案人员,张扬都能轻易的撬开的他们的嘴,让警方得到他们想要的信息。

    有了这些坚实的证据,警方毫不费力的便得以把他们正式逮捕起来。

    由于这些拥有保护伞的人落网,普通老百姓皆感到大快人心,再加上张扬在媒体前频繁露面,不断说出一些惊人的言论,张扬的名气迅速就在南港市打响了,人们皆称他为南港市的救星。

    随着张扬的名气不断扩大,魏琛也是终于注意到了这个张扬。

    这一段时间下面的手下一直都在躁动,魏琛的死对手也在虎视眈眈的盯着他,加上前段时间进军东海市的计划失败,青山帮现在是外强中干,魏琛一直在竭力维稳,养精蓄锐。

    魏琛正有气没处撒,突然从电视上看到张扬在新闻上露脸,与警察关系甚密,深得南港市市民的支持,顿时火冒三丈。

    “他妈的,我没去找这个混蛋算账,他竟然自己跑到南港市来了!”

    魏琛手下一个叫林威的男子走上前,看了魏琛一眼,随后淡淡道:“琛哥,要不要我带人做掉他?”

    “不行。”魏琛摇了摇头,恶狠狠道:“这小子现在这么高调,我们要是贸然对他动手,一定会给我们招来麻烦的。”

    “况且,这小子很是邪门,我带着这么多人和他交手都不是他的对手,正面冲突恐怕我们会吃亏!”

    看着魏琛满脸的愤怒却又无可奈何的样子,林威思索了片刻,随后笑道:“琛哥,明的不行我们可以玩阴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