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新闻上不是说张扬在南港市么,他什么时候回来的!”

    杨光本想趁着张扬不在,挖他的墙角,可一见张扬这么精神抖擞的站在他面前,杨光顿时就知道自己的计划泡汤了。

    “我去,那不是张扬么,怎么那么巧,他竟然也在,他压根就不是我们商学院的学生,他凭什么进来?”周新宇见到张扬后,着实也是吃了一惊。

    “杨少,怎么办,要不咱们撤吧?”董阳深知张扬的厉害,她生怕再和张扬起什么冲突,一时间心里打起了退堂鼓。

    “撤个屁!”杨光怒骂了一声,一巴掌拍在了董阳的脑袋上:“张扬是你爹么,一见到他你就吓成这样!”

    “咱们是来找乐子的,不是来找事的,再说了,这混蛋本来就不是我们学校的人,真出了什么事也是我们占理,怕什么!”

    “好吧……”董阳讪讪的点了点头,不在多说了。

    杨光看了前方的张扬一眼,冷哼了一声,却直接跑到了另一旁人多的地方,混入人群,消失不见了。

    张扬并没有注意到杨光的存在,和肖玲一起入场后就被众多人围了起来搭话。

    片刻后,一个三十来岁,看起来颇有一番味道的女老师拿着话筒走到了场地中央,笑道:“我宣布,东海市商学院第九届学生舞会现在开始,请大家尽快挑选自己的舞伴,尽情的吃,尽情的玩,尽情的跳,要是被我发现谁玩的不开心,我可是要扣他学分的!”

    话音一落,操场上响起了悠扬的华尔兹。

    早已拥有舞伴的学生立马携着自己的舞伴走到了操场的中央,欢快的跳了起来。

    大部分人的舞技都算不上好,但就像那个女老师说的,开心是第一位的。

    随后,张扬也和肖玲一起走到了场地中央,欢快的跳了起来。

    杨光一行人生怕引起张扬的注意,都不敢找舞伴去快活,只得忿忿地坐在人群中,郁闷的喝着香槟。

    这时,杨光注意到张扬位上的香槟还没有动,心中顿时萌发出了一个邪恶的主意。

    “杨少,我在这儿好无聊啊,要不咱们还是回去吧?”

    看着一众学生在操场中央跳的那么欢快,自己只能坐在一群没有舞伴的吊丝中间喝着闷酒,周新宇的心里感到很不爽。

    “先别急。”杨光奸笑一声,指着正在和肖玲跳舞的张扬说道:“这混蛋还没发现我们,要是我们在他的酒杯里下药,等他跳完舞回来的话,一定会把那杯酒都喝了的,到时候就有他难看得了!”

    董阳眉头一挑,连忙问道:“杨少,难不成你今天把你那个发*带来了?”

    “去去去!”杨光连忙堵住了董阳的嘴:“我今天就没打算去玩女人,我带那玩意干什么?”

    “那你打算给张扬下什么药,用口水么?”周新宇阴笑一声,咂了咂嘴。

    “切,我才没有那么低俗,口水什么的,那是吊丝才会用的招数!”杨光沉思了片刻,随后说道:“跟我来,我上学的时候记得咱们校医务室有泻药开塞露一类的东西,咱们去搞一点,趁着他不注意,给他加点作料!”

    周新宇和董阳想都没有想,当即就同意了杨光的主意,随后便跟着杨光一起悄悄离开了操场,向校医务室跑去。

    天色已晚,医务室的工作人员早就已经下班了,杨光趁着没人发现,踩着周新宇的后背,直接顺着窗户爬进了医务室。

    “唉,想不到我堂堂董家大少,竟然会做偷盗这种事!”站在一旁望风的董阳看了一眼窗户上杨光那滑稽的样子,不由地轻叹了一口气。

    “嘘,别出声,只要没人发现,谁知道会是我们干的,张扬过去整我们杨少那么惨,难道你不想看他出臭的样子?”周新宇拍了拍自己的衣服,轻声问道。

    董阳沉思了片刻,点了点头:“这混蛋确实太嚣张了,是该给他点颜色瞧瞧。”

    就在二人聊天的时候,医务室里传来了杨光的声音:“找到了,强效泻药,这下可有张扬那小子受的了!”

    随后,杨光费力的爬上了窗户,跳了下来,差点摔了个狗吃屎。

    “奇怪,校医务室里为什么会有强效泻药这种东西?”董阳看了一眼杨光手中的泻药,不由地疑惑起来。

    杨光奸笑一声:“这你们就有所不知了,医务室的那个变态校医喜欢玩后入,经常让护士吃泻药拉干净后开搞,所以经常备着泻药!”

    “你是怎么知道的?”周新宇连忙问道。

    杨光嘿嘿一笑:“我搞那个护士的时候她跟我说的。”

    “……”

    “……”

    拿到了泻药,杨光一行人立马离开了医务室,向操场跑去。

    操场上,热情的华尔兹依旧在空气中飘扬着,张扬还在和肖玲在操场中央欢快的跳着,浑然不知杨光一行人的小动作。

    杨光正想快步跑到张扬的位上给他下药,可刚走没两步,杨光心里顿时又犹豫了起来。

    “怎么了杨少,快去啊!”周新宇和董阳皆是一脸的期待。

    杨光快速思索了片刻,随后说道:“下药的主意是我出的,泻药也是我搞到的,下药这事不能也让我来做吧,你们俩去!”

    说罢,杨光直接把泻药塞到了周新宇的手里。

    “为什么是我,刚刚可是我帮你爬进医务室的,董少,你去!”周新宇又把泻药丢到了董阳的手上。

    “靠,我替你们望风也很辛苦的好不好,我不去,你们谁爱去谁去!”董阳也不愿意干这一档子破事,又把泻药重新丢到了杨光的手里。

    “靠,你们几个混蛋,关键时刻掉链子啊!”杨光大骂他们俩不讲义气。

    就在这时,杨光注意到了前方正努力寻找舞伴的钱郎,然而由于形象不过关,没有女性接受他的邀请。

    杨光眉头微微一皱,他在学校的线人和他说过,学校最近有一个叫钱郎的矿二代一直在纠缠肖玲,还把偷拍到的照片发给他看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