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洋直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不可思议的看着切割的机器,自己刚才已经是万分小心了,不敢有一丝丝的差错。

    每一次进给都是一毫米一毫米的进给,怎么可能会垮掉?

    一定是机器的问题,一定是机器有问题!

    吴枫在下面,看到切垮的玉石,心里正在乐呵着,旁边的张扬果然是个乌鸦嘴,竟然一句话,对方就把一块帝王玉给切垮了。

    虽然切垮了那一点并不影响整个玉石的价格,可是他这一次可是对着场所的人直播,切垮一块帝王玉绝对是耻辱!

    更何况孙洋还是一个珠宝商,自己也有自己雕刻的产品,这样的话,他的产品肯定也会打到折扣,自己回去找人宣传一番,这一次制定治他死死的!

    吴枫想到的这些,孙洋自然也是想到了,不然他不会在切垮以后,一屁股做到地上,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

    吴枫对着张扬悄声说道“张兄弟,额……果然是铁口神算!”

    张扬听到这句奉承话,差点没有一口老血喷出来,商人就是不一般,自己的这个乌鸦嘴,扫把星竟然被人家说成了铁口神算。

    这种拍马屁的能力,真的是让人叹为观止。

    “你还是说我是扫把星吧,我就是扫把星,谁欺负我,谁倒霉,我欺负谁,谁倒霉。”张扬说了一句自己良久没有说出来的口头禅,其实是给吴枫一个示威。

    让吴枫知道,自己不可能是白白帮助他的,这一切都是有代价的,毕竟不能做归本的买卖。

    吴枫听了这话,自然听出了张扬的意思,伸出大胳膊,揽住张扬的肩膀说道:“张兄弟放心吧,以后在东港你就是我的客人。”

    张扬听到这句话,满意的点了点头。

    而可怜人孙洋则是坐在地上,一动不动,完全就像是被抽走了精气神一样。

    张扬看到他这没落的样子,突然有些于心不忍,自己是不是做的有些过了?

    很快张扬摇了摇头,这种事情还是少想的好,想得越多,对自己越难受。

    “喂,不就是切垮了一点吗,有必要这样吗?”有人实在看不下去了,对着孙杨吼道!

    “就是啊,就算是切垮了整个玉石应该还要被9000万多,根本就不亏好吧!”有人也跟着说道。

    可是他们根本没有人懂得孙洋的心情,孙洋是做珠宝商的,之前采购原石,解石,根本就没有出过任何问题。

    自己这么多年的大风大浪都见过,可是没有想到,最后竟然在阴沟里翻了船。

    “或许这就是报应吧,自己以前买过假珠宝的报应。”孙洋抬起头来,眼神变得坚定,和吴枫针锋相对,毫不动摇。

    他已经做好了离开南港市的准备,以后也不会在南港出现了。

    他收拾好自己破碎的心情,对着台下的人说道:“是我太激动了,接下来我把整个玉石解石完毕。”

    吴枫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微微皱了皱眉头,竟然还要解石,他靠近张扬轻声问道:“张兄弟,他又要解石了,让他再切垮一块?”

    张扬听到这话以后,不屑的哼了一声,对着吴枫说道:“吴老板,得饶人处且饶人。”

    吴枫听完这句话,点了点头,既然这样,那就明天在说吧。

    晚上,吴枫亲自请了一顿,张扬没有料到他酒量竟然差到一杯酒就醉了。

    回去的路上,醉酒的吴枫叽叽歪歪的和张扬说起了自己的发家史。

    张扬听完以后,不由得叹气,真的是人比人气死人。

    他竟然是因为在赌石大会上,捡了别人的一块石头,成功赌出了石头,开始在圈子里逐渐有了名气,这种只有在小说中才会出现情节,竟然出现在了吴枫的身上。

    可是发家以后,吴枫也没少受人排挤,反正生活还是很艰辛的,运气虽然一直很好,可是很多事情,并不是运气能够完成的,很多事情还是要靠自己的能力。

    吴枫聊着聊着,已经把张扬当成了自己无话不谈的朋友,他这么多年,在商海里打拼,什么样的人都见过。

    他需要阿谀奉承,需要假装高端,需要做很多很多事情,这些都是为了利益,没有别的办法。

    吴寒还是第一次看到自己父亲这个样子,在他印象中,父亲一个是个强人,无论是对待自己还是对待他的儿子,都是一个强人的样子。

    他透过后视镜看到父亲眼角中的泪水,心里也是一颤,或许自己的父亲一直都在假装。

    一阵急促的喇叭声惊醒了走神的吴寒!

    他负责开车,开车走神可是大忌,吴寒立马一个急刹,顺带一个漂移,把这几天学到的飙车技术都展现出来。

    可是那辆车还是朝着自己这边撞了过来,这明显是故意的!

    张扬本来以为要撞上了,可是吴寒一险之又险的操作,不由得让张扬也叫了一声好!

    可是那辆车竟然跟了上来,这样的话肯定是要撞上的,而且他要撞得是后车座,明显是吴枫的位置!

    这是有目的!

    “装歪!”

    “扣除10000倒霉点。”

    啊,肉疼啊,肉疼!!

    张扬心里都在滴血,虽然有信徒一直给自己提供倒霉点,可是一次上万上万的扣除,自己的心都在滴血啊。

    而开车的人本来要撞上的,可是没想到竟然一个方向盘没有打稳,没有撞上去,反而自己飞了出去,嘭的一声!

    轰天震地的响声,让吴枫的酒醒了大半,看到一辆车撞在路边的墙上,浑身打了一个机灵,冷汗都流出来了。

    “走,小寒赶紧走!”吴枫结结巴巴的说道。

    “别走!”张扬轻喝一声,从后者坐上走了下来。

    而撞到墙上的那辆车此时走出来了一个男人,他额头被撞破,流出了鲜血的血液。

    他狞笑着,看着张扬,手中拿着一个纯黑色的枪支,他举起手枪,黑洞洞的枪口对着张扬。

    “张兄弟,快上车,上车。”吴枫自然不相信张扬打得过眼前这拿枪的人,喊了两声,张扬没有上车,他开始催促吴寒,“小寒,开车,开车!”

    可是吴寒也没有动,还把车窗给放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