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通话结束以后,吴枫看着张扬说道:“张兄弟,这样的话,你就晚点回去了吧?”

    张扬点了点头,如果何夕没有什么事情的话,自己也就没有暂时没有必要回去了。

    此时门敲了敲门,吴枫摆正了自己的姿态,沉声说道:“进来!”

    门口的壮汉走了进来,他满头大汗,对着老板说道:“吴老板,我们问了很久,他就是不说。”

    吴枫听到这个回答,皱了皱眉头,他知道这两个大汉的能力,不由得惊叹这个人的忍耐力。

    “一点都没说?”吴枫惊疑的问道。

    大汉的脸色有些难看,支支吾吾的说道:“一点,一点都没有说出来了。”

    吴枫气愤的一拳砸到了桌子上,震得上面的杯具叮叮当当的响。

    “继续去问,用什么方法都要问出来!”吴枫气愤的咳嗦了两声,“自己最近实在是太倒霉了,要是今天没有张扬,可能就命丧黄泉了。”

    “不用了!”张扬急忙制止了这个大汉,那个大汉停顿了一下,明显是在等老板的消息。

    吴枫听到张扬说话,生怕怠慢了张扬,急忙说道:“以后张兄弟说的话,就是我的意思。”

    这一句话说的,大汉直接流下了一头的冷汗,这个小子到底有什么本事,不到一天的时间,已经和吴老板平起平坐了?

    吴老板可是南港市的首富,虽然近几年走背运,但是很多人还是要敬他一尺的。

    “你们不用管他了,就让他饿着,等他饿的差不多了,我再去找他。”张扬说完之后,思考了一会,“还有就是,给他包扎一下受伤的那只手,别出什么太大问题。”

    听到这个说法,大汉有些摸不着头脑,不够还是照着张扬的话去做了。

    时间过得很快,三天一眨眼就过去了,吴枫每天都给张扬安排的稳稳妥妥的,让张扬几乎产生了一种乐不思蜀的感觉。

    而吴寒最近则是和王师傅出去练车了,外面的那些飙车族再也没有找过他们的麻烦,而且还跟着王师傅学起了车技。

    这种事情是王师傅一开始也没有预料到了,自己一眨眼就成了一个老师,而且身份不低,赚到了小百万,自己作为一个出租车司机的时候,可是从来没有想过这种事情的。

    他在想着,等着有时间,一定要去拜访一下张扬,毕竟自己发生这么多变化,还是因为张扬而起的。

    这种戏剧性的事情,真的让人说不清,摸不透。

    三天时间一过,张扬从系统里兑换了一个诚实棒棒糖,虽然便宜,但是在这种事情上最实用。

    他拿着一个棒棒糖就到了关押男子的地方。

    那是一个小黑屋,周围有几个亮如白昼的灯,男子则被双手双脚都被束缚在椅子上。

    这样的灯光,他肯定是睡不着的。

    他眼睛已经有了一层黑眼圈,头发蓬乱,还有几只虫子从里面飞出来。

    张扬看到这个景象,心中也发自内心的佩服,在这种环境下,竟然还是没有说出来,不得不说让人敬佩。

    要是这种人成了自己的信徒,以后一定会成为自己的一大助力。

    张扬想着,等着做完这些以后,要不要保一下这个人。

    “我什么都不会说的,有本事你们就弄死我!”男子和一条恶犬一样,狌狌狂吠!

    张扬假装没有听到他的话,拿出来自己手中的棒棒糖说道:“饿不饿,想不想吃?”

    男子看到以后,咕噜一声,自己真的是饿了,三天没吃没睡,此时看到一个棒棒糖,自己的肚子都不争气的咕咕叫了起来。

    张扬一看有戏,意味深长的笑了,果然人的身体才是最实诚的。

    “你回答我三个问题,我就给你吃。”张扬拿着棒棒糖,和哄一个孩子一样。

    吴枫看到这个操作,心里更是疑惑不解,可是对张扬,他就是有信心,这个年轻的小伙,给了自己太多的惊喜。

    旁边的壮汉,看到这个场面,几乎都要崩溃了。

    “这是什么做法,真的当这个人是小孩吗?一根棒棒糖就打发了?”

    “这个人到底做了什么,把老板耍的团团转?”

    “我是不是要考虑辞职了?”

    众人心中都出现了不同的想法,反正就是不看好张扬。

    “我是不会说是谁让我来的?”果然没错,男子就是一毛不拔。

    “你叫什么名字?”张扬晃了晃棒棒糖,哄小孩一样的说道,“这是第一个问题。”

    男子明显愣了一下,嗤笑一声说道:“楚云浩。”

    “今年多大,干这一行多长时间了?”张扬连续问了两个问题。

    “今年二十八,二十年了。”楚云浩说完以后,看到张扬手中的棒棒糖说道,“说话算数?”

    张扬看着这个二十八岁的男的,真的没想到他竟然从八岁那一年就开始干这一行。

    “当然”他把棒棒糖放到了楚云浩的嘴里。

    大约过了五分钟,张扬还是没有离开,楚云浩感觉奇怪了,东西自己也吃了,话也说了,这个人怎么还不走?

    从事这一行二十年,楚云浩从这个人身上感觉到了一丝恐怖。

    看着这个比自己年轻五六岁的人,他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张扬感觉这个诚实棒棒糖的药效差不多已经发挥了,脸上挂着一抹意味深长的笑。

    “接下来,我问你几个问题,你都要好好回答我?”

    “好!”楚云浩想都没想就回答了上来。

    什么情况?我怎么自己就要说话,这一说话,他才想到自己刚才吃的那个棒棒糖,大意了!

    竟然会有人把药物放在棒棒糖里,这种人心理到底是有多变态。

    他这么想着,想要张嘴咬断自己的舌根!

    张扬用手直接抓住了他的嘴巴,眼神里露出一抹凶残,如同恶犬一般:“你最好老实一点,我们还可以好好谈谈。”